1989年乌法附近铁路大爆炸

莫斯科时间1989年6月3日夜晚,巴什基尔共和国境内阿沙——乌卢捷利亚克铁道线附近一条管道泄漏,大量易燃气体积聚。两列客运火车相向驶来,偶然迸发的火花引发剧烈爆炸,导致约600人遇难。这是俄罗斯/苏联历史上最惨重的一次铁路事故。

随着苏联改革进程的启动,境内各种严重灾难、事故频发,几乎每隔几个月就会传出人员伤亡的可怕消息。比如两艘核潜艇沉没、“阿西莫夫上将号”轮船沉没、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亚美尼亚强震,以及接连不断的各种铁路事故。仿佛机械设备和大自然同时对苏联“发难”。

然而引发灾难性后果的原因往往并非单纯由于机械故障,更多归咎于人为过失,即操作者无视安全规范、玩忽职守。就在本次乌法附近铁路大爆炸之前两年,居然连续出现至少四次导致生命损失的铁路事故:1987年8月7日卡缅斯克站,铁路工人违反规章制度致使重载货运列车制动失灵,高速撞击客运列车,107人遇难。1988年6月4日,阿尔扎马斯1号站炸药列车爆炸,91人遇难。同年8月16日,调度员错发指令导致莫斯科——列宁格勒“极光号”城际快速列车出轨,31人遇难。10月4日斯维尔德洛夫斯克站,炸药列车撞击煤炭列车并爆炸,4人遇难、500多人受伤。上述事故中,人为过失无疑是重要原因。

这一系列悲剧本该引起相关方面人员高度警惕,对工作和安全采取更负责任的态度。可惜事实证明并没有!

五年前的1984年,ПК-1086输油管道沿着西伯利亚-乌拉尔-伏尔加河预定路线持续铺设。第一阶段基本完工后,原定输送石油的720㎜管道被命令改为输送天然气-汽油混合物。尽管技术规范禁止使用直径超过400㎜的管道输送液化气,但为了省钱,旧管道并未更换。

另外,虽然管道多次穿越居民点和铁道线,但同样出于节约资金的考虑,决定不安装快速检测气体泄漏的自动遥测系统,代之以人工巡查和直升机巡查,可惜后来也被取消。管道基本处于无人监视状态。上级认为把这个责任推诿给附近居民无疑更省钱,万一发现泄漏→打电话报告→政府派人处理,不就行了嘛。

管道投入使用后又发现另一违规之处:某段三千米长的管道距离村庄不满一千米,属于明文禁止的事项。于是不得不新建旁路管道,施工位置恰恰是后来大爆炸的位置。

一种观点认为,旁路管道施工期间动用挖掘机,铲斗可能意外损伤了管道,却未及时察觉。施工结束后管道被立即掩埋,严重违反对管道完整性进行检查的强制规定。工人疏忽尚可理解,在场领导不纠正、施工文件未签字,等于根本没人过问安全问题,简直无法原谅。

破损的管道“带病”输送液化气,直到爆炸发生前40分钟开始泄漏。但如果另一些人足够警觉、采取正确行动,悲剧本可避免。6月3日21点左右明尼巴耶沃天然气处理厂通知管道运行部门,称管道内压力急剧下降、混合物流速减低。夜间值班人员闻讯漠然。首先操控台距离现场250多千米,无法快速核实,其次他急着回家,怕赶不上公交车。所以此人没给来接班的操作员留下具体指示,只说其中一段管道压力下降,需要“增压”。

于是轮班人员开始增压。很显然,泄漏已经持续好久了,但对管道本身损害轻微。增压后破裂区域继续扩大,形成长约2米的狭隙。

泄漏点不足1千米外就是西伯利亚大铁路的铁轨。受天气影响,大量丙烷、丁烷等易燃气体积聚在该处低洼地带,变成炼狱只需一颗火星。在易燃气体逐渐累积的三小时中,多趟列车驶过该地,部分司机通报调度员发现有害气体泄漏(天然气本身无味,所以闻到的是浓重汽油味)。但调度员对此无能为力——既不知道管道运行部门的联系方式,也承担不起“阻碍西伯利亚大铁路运行”的罪名。

与此同时,两趟旅客列车正相向驶来。一趟从新西伯利亚开往阿德列尔(211号),另一趟从阿德列尔开回新西伯利亚(212号)。本来按照运行图这两列车不应交会,但新西伯利亚出发的列车上有孕妇临产,中途停车耽误了时间。

莫斯科时间6月3日23:15,当地时间6月4日01:15,两趟列车交会错车,剧烈爆炸瞬间发生。100千米外可见明显火焰,11千米外的阿沙市居民几乎全部惊醒,无数窗玻璃被震碎。

由于爆炸地点靠近森林,道路恶劣车辆难行,第一批出发的医疗队费了老劲才进入现场。其中部分医生回忆,他们感觉无比震惊,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因为得到的通知是旅客列车失火,若干伤员需要治疗。谁都没想到居然目睹此番末日场景,甚至有人觉得站在原子弹爆心。

事后估算爆炸威力相当于250~300吨TNT,最高估算12千吨,接近广岛核爆(16千吨)。过火面积250公顷,周边林木被毁,残存树干像烧过的火柴棍。长达250米的铁轨扭曲变形或不翼而飞,供电接触网构件最远被震出数公里外。满眼都是车厢碎片、人体残骸和正在燃烧的被褥。

两列旅客列车共挂38节车厢,211号20节,212号18节。部分车厢面目全非,状态稍好的车厢内外也遭火焰吞没,还有一些车厢被冲击波直接抛向路堤。

当人们意识到事故规模后,附近所有居民点的医生、警察、消防员、士兵全部被召集至现场。普通百姓也积极参与抢救。一息尚存者被汽车送往阿沙市医院,从那里用直升机转运至乌法、车里雅宾斯克、古比雪夫等地。来自莫斯科和列宁格勒的专家团队次日抵达开始调查。

两趟列车上大多是“度假客”。暑期已经开始,全家去南方玩,车厢里座无虚席。乘客加车组人员共约1300名,包括383名儿童。这些孩子不仅有随父母度假的,还有些是去夏令营的。列车停靠车里雅宾斯克时挂载一节车厢,车里雅宾斯克“拖拉机”青年曲棍球队亦在其中。

死亡人数估计为575~645名。出现误差的原因是当时不单独卖儿童票,因此实际罹难数字很可能大于官方宣布的575人。而且无票乘车者也得考虑在内——驶往度假地的火车票很容易售罄,列车员私自收钱放人上车几乎是半公开的做法。儿童死亡181名,约占三分之一。“拖拉机”曲棍球队10名队员仅一人生还,他叫亚历山大· 瑟乔夫,背部大面积烧伤,康复后重返赛场。

200多人在爆炸中当场殒命,其余的送院不治身亡。620余人受伤,绝大多数是严重烧伤,许多人至今残疾。只有几十个最幸运的乘客逃过一劫,仅受轻伤。

6月4日下午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根纳季·韦德尔尼科夫与政府事故调查委员会抵达现场。总书记表示,灾难极有可能是公职人员玩忽职守、管理混乱和经营不善导致的。同时宣布6月5日为全国哀悼日。

苏联当时实行开放政策,此次事故未被掩盖,媒体进行了详细报道。民众发现乌法附近铁路大爆炸其实是国内历史上最严重的铁路事故,遇难人数相当于俄罗斯帝国铁路运行八十年的死亡人数之和。

起初调查人员着重考虑恐怖袭击,后来发现管道泄漏的证据,遂认定天然气爆炸。但引发爆炸的确切原因至今不详,或许是扔出车窗的烟头,或许是电力机车集电弓偶然迸发的火花……

事故引发社会广泛共鸣,看起来政府这一次真想追究到底,不打算偏袒任何人了。侦查方向一度集中在高级官员身上,而非随便找几个替罪羊。石油工业部副部长沙根·东加良似乎要倒霉。

在此期间查明:出事管道基本无人维护,为节省资金,从遥测设备到巡视员等各种预防措施几乎全被取消。管线实际属于无主状态,谁也不关心。

侦查工作快速推进一段时间后趋于停滞。苏联解体带来政治、经济大震动,这场灾难渐渐被人们遗忘。1992年俄罗斯举行该案首次庭审,要求补充调查,结果侦查方向彻底扭转,高级官员从涉案名单中消失。主要被告不再是那些违反安全守则的人,而是负责旁路管道施工的人。

1995年审判重启,包括工程师、建筑部门总监、管道站负责人等九名被告全部宣判有罪,其中两人被赦免,其余人最高服刑五年。事故发生六年来,俄罗斯大地又出现了太多太多苦难,乌法附近铁路大爆炸渐渐淹没在历史长河中。

1992年在事故旧址集体墓坑附近竖立八米高的纪念碑,每年都会举行追思活动。

2009年悲剧二十周年之际,另一座遇难者纪念碑在新西伯利亚铁路客运站落成揭幕。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