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基米尔·科米萨罗夫怒海逃奔

1965年夏天,26岁的前游泳冠军弗拉基米尔·科米萨罗夫计划游过黑海投奔自由。幸运的是,他既未葬身鱼腹,也没被关进精神病院。

弗拉基米尔1939年生于列宁格勒,战争封锁期间随母亲逃往新西伯利亚。战后娘俩去德国住了几年,1949年回国定居莫斯科。这个10岁的男孩开始参加体育队,很快发现自己有游泳天赋。1958年他被邀请尝试现代五项运动,经过四个月勤奋训练,获当年苏联青年锦标赛第四名,1959年夺得冠军。

次年弗拉基米尔·科米萨罗夫和其他队友前往欧洲社会主义国家(匈牙利、罗马尼亚等)参观。尽管不是资本主义西方世界,但他仍亲身体会到这些地方比苏联境内更自由,于是产生了逃跑念头。国外参赛期间申请政治避难是最直接的办法,但弗拉基米尔不愿这样做,免得牵连队友、教练和组织方。

此后五年科米萨罗夫一直在筹划可行的逃跑方式,即便失败也只需本人承担责任。因此他决定将运动才能不仅用于“为国争光”,也服务私人目的。1965年弗拉基米尔来到格鲁吉亚度假胜地巴统,花一个月时间观察、研究沙滩浴场地形和黑海海况,顺便参加当地游泳赛,拿了几个冠军。在此期间他得知:政府规定黑海游泳者不准离岸超过50米,每天21点之后禁止下水。为了绕开这些阻碍,科米萨罗夫决定趁着风暴实施逃跑计划,降低被沿海居民和边防部队发现的几率。

等待合适天气的日子里,弗拉基米尔和信得过的两位朋友到沙滩踩点。即使21点之后这里仍然人声鼎沸,许多度假者喜欢闲坐岸边吹风看光景。

终于有一天,大风刮起来了。深夜22点弗拉基米尔和朋友从沙滩边缘悄悄潜入,尽量远离无遮挡的中心区域。为防偶然目击者注意到三人过去、两人返回,他们耍了个小计谋:一位朋友走在远处,弗拉基米尔和另一位朋友紧紧搂抱着,使背影看起来就像一个人。4级风暴中游离海边并不是件容易事,弗拉基米尔被巨浪三次打回,第四次才在朋友奋力协助下深入黑海。

出于远离近岸礁石的本能,弗拉基米尔先横向游了2千米抵达巴统边界,再往南边土耳其进发。入水刚20分钟,他的小腿开始抽筋,这并非由于身体条件不佳,而是心理压力过大、神经紧张所致。弗拉基米尔用事先准备的大头针反复戳腿,肌肉放松下来不再痉挛。之后,他又被迫抛弃装有尼龙裤、衬衫和球鞋的小包,因为它们制造了额外阻力。

一旦进入公海,最重要的是不被边防部队察觉。弗拉基米尔之前听说潜艇装有某种侦测鱼群的科学设备,可以远距离探知游泳者呼吸和划水声。但在惊涛骇浪中,他并未因此被发现。另一大危险是遍布海岸线的强力探照灯,能够刺破黑暗5-7千米,万一被照到极易暴露。于是弗拉基米尔在光柱扫过瞬间潜入水下约半米,几秒后再露头呼吸,如此重复……

就这样,弗拉基米尔8个小时游泳25千米。虽然无法肯定位于土耳其一侧,但清晨6点必须就近登岸,因为巡逻直升机会出动低空搜寻越境者。他在岸上确实看见这些直升机了。之后弗拉基米尔·科米萨罗夫在土耳其住了四个月,被土耳其政府强迫会见苏联领事讨论回国问题。结果很可笑,当他与土耳其代表坐下后,苏联领事及秘书照例重复对每个越境者的那套话:“你父亲、母亲、哥哥和妹妹特别想让你回去”。弗拉基米尔当场反问:“对不起,你在哪儿找着我妹妹的?我没有妹妹!”领事尴尬地脸红了,会谈迅速告终。弗拉基米尔坐飞机从伊斯坦布尔抵达纽约。

科米萨罗夫在美国的生活可以说一帆风顺。起初落脚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在多所学校教游泳、足球和击剑。随着英语水平日渐提高,弗拉基米尔搬到佛蒙特州,进入某大学攻读俄罗斯文学硕士学位。1973年8月记者采访,他表示要继续深造俄罗斯文学、历史,争取留校做全职教师。至于长远计划,他说自己注意到美国人对美味佳肴的热烈追求,所以除了教书,当一名餐饮业者也不错。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