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恐怖时期的刑场与葬地

斯大林时代的一个标志性做法是对所谓“人民公敌”进行大规模镇压。其中许多人遭枪决,亲属往往被通知此人“剥夺十年通信权”,其实早已弃尸乱葬岗。行刑的地方和掩埋的地方长期属于绝密信息,近十几年才见公开报道。

科穆纳尔卡刑场

20世纪20年代,莫斯科郊外“列宁”地区建立了多个隶属国安部门的国营农场和设施,其中之一位于科穆纳尔卡村(公社村),革命前是地主庄园,后来曾作为亨利希·亚戈达的夏季别墅。

该特殊设施占地20公顷,带刺铁丝网和铁栅栏严密包围。自1937年起,那些在卢比扬卡、莱福尔托沃、布提尔卡和苏哈诺夫卡监狱处决的人的尸体夜间运至此地。甚至有传言说:苏哈诺夫卡特别监狱和科穆纳尔卡村之间挖了条隧道,以便秘密运送尸体。另有说法称,科穆纳尔卡设施原本的用途是掩埋被镇压的国家政治保卫总局(ОГПУ)“内部人”——巧的是亚戈达最后也躺在这儿——但渐渐的也用于埋葬在莫斯科各监狱被“三人小组”决定处死的其他“人民公敌”。

据俄联邦安全局公开资料,此地当年埋了约10000-140000人,大部分身份不详,仅能确定约5000人的姓名,包括政治家尼古拉·布哈林、阿列克谢·李可夫、作家鲍里斯·皮利尼亚克、阿尔乔姆·韦肖雷、布鲁诺·亚申斯基、蒙古国政治家道尔扎布·鲁布桑沙拉布、奥勒扎·巴德拉克、共产国际领导人等……

布托沃射击场

与主要埋葬“精英分子”的科穆纳尔卡不同,莫斯科郊外布托沃村附近的布托沃射击场最初就是为普通人准备的,1935年建成运行,革命前也是一处地主庄园。在此地被杀被埋的人包括蒙受荒谬罪名的农民(有时甚至全家灭门)、工人、职员和劳改营囚犯(约占总数三分之一,如科学家、神甫、教派分子、惯偷等)。另一部分死者是残疾人——由于盲人、聋人和肢残者难以从事体力劳动,长期关押等于“浪费粮食”,于是经过正式医学检查后“处极刑”。

根据文献资料研究,1937年8月8日-1938年10月19日布托沃射击场处决了20765人,确定姓名者3000余位,如作家谢尔盖·奥斯伦德、所罗门·布罗伊德、神甫弗拉基米尔·阿姆巴尔楚莫夫、女演员玛丽亚·莱科等。

列瓦索沃

今天的列瓦索沃是圣彼得堡郊外一处纪念公墓。1937-1954年的列瓦索沃则是个恐怖之地,来自列宁格勒、诺夫哥罗德、乌克兰、白俄罗斯、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的公民,甚至外国人:波兰人、德国人、瑞典人、挪威人和意大利人被大批拉到这里集体处决、埋葬,总数约4.5万。包括原列宁格勒地委第一书记阿列克谢·库兹涅佐夫、原国家安全部长维克多·阿巴库莫夫、历史学家谢尔盖·杜宾斯基等。

如果你现在去列瓦索沃参观,不仅能见到各国、各民族大镇压遇难者纪念碑,还有为不同宗教信仰遇难者和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者设立的纪念碑。比较著名的是一口“纪念钟”与“十二拉比纪念碑”。

桑达莫赫

这片林地距离卡累利阿半岛波韦涅茨镇约20公里。1934-1939年许多人在此被处决后抛入深坑,目前已发现了236个埋尸坑。研究者统计,国安部门在桑达莫赫枪杀了5130名“白海波罗的海”劳改营囚徒、卡累利阿居民和“特殊定居者”,以及1111名索洛维茨基特别劳动营囚徒和众多社会名流,包括古画修复家亚历山大·阿尼西莫夫、诗人瓦连京·瓦尔塔诺夫、外交官格里戈里·什克洛夫斯基等,总数至少6241人。自1997年以来,桑达莫赫纪念公墓陆续树立了“索洛维茨基巨石”、穆斯林纪念碑、犹太人纪念碑、哥萨克十字架、波兰人纪念碑、芬兰人纪念碑等十多个大型纪念碑和不计其数的个人小型纪念物。

皮沃瓦里哈

20世纪30年代,在伊尔库茨克州皮沃瓦里哈镇天然林区建立了隶属本州内务局的“五一”国营农场,附近有内务局员工夏季别墅和子女夏令营。1937年在国营农场内开辟特殊区域,掩埋那些被“三人小组”处死的伊尔库茨克市及周边居民。判决和行刑通常在伊尔库茨克市利特维诺夫街13号内务局地下室和巴里卡德街63号内务局监狱执行,夜晚运送尸体到皮沃瓦里哈埋葬。

至今当地人挖土时仍能发现人骨、鞋履和纽扣。据统计,大恐怖时期约17000人长眠于此。

亚古诺夫卡

1937-1938年,今克麦罗沃州境内亚古诺夫斯基村有一个所谓的“处决营”,掩埋大恐怖受害者。目击者描述,被杀者尸体扔进沟壑,衣服集中烧毁,周围居民成天听到枪响,看见烧焦的布料残片在营地外随风飞舞。

如今在营地原址建起一座小型纪念教堂。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