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5年“警戒”号反潜舰兵变事件

苏联官方极少公开报道国内时有发生的群体抗议活动,比如1961年亚历山德罗夫市、克拉斯诺达尔市、穆罗姆市的大规模暴动。其实武装部队也不例外,今天为您简要介绍1975年苏联海军“警戒”号(Сторожевой)大型反潜舰兵变事件。

1975年11月8日傍晚,在里加港参加完海上阅兵的“警戒”号反潜舰政治副舰长瓦列里·萨布林(海军少校)进入军官餐厅,通知舰长阿纳托利·波图利内:“声纳兵岗位打起来了”。舰长下舷梯刚走进水声舱室,萨布林在他身后迅速锁闭舱门,命令旁边的图书管理员兼电影放映员亚历山大·舍因(一等水兵)阻止任何人接触舰长,又交给他一支手枪。

被锁在声纳兵舱室的波图利内发现一张字条,上写:“对不起,我不能不这样做。抵达目的地后,你有权决定自己命运”。

萨布林顺利控制了“警戒”号,立即通过广播下令:“全体军官和准尉到军官餐厅集合!”

13名军官和13名准尉见了萨布林(部分军官休假未在舰上),首先问:“舰长呢?”萨布林答:“在休息室考虑我的提议”。接着说:“我集合大家宣布,我舰今天将驶往喀琅施塔得锚地,并那里要求发表电视讲话。”

讲话内容大意如下:

“党和苏联政府背叛了革命信念。没有自由,没有公正,唯一出路是发动新的共产主义革命。革命是剧烈的社会思想运动,势必引起大规模群众响应,并体现为社会经济形态的物质变化。哪个阶级会成为共产主义革命的领导者?只能是劳动的工农知识分子阶级,毕竟革命的核心问题就是权力问题。他们将清洗当前的国家机器,打碎一些节点,丢进历史垃圾箱。那么这些问题能否通过领导阶级的专政来解决?一定能!只有全体人民最高的警惕性才是通往幸福社会的道路。”

提出五点要求:

1.宣布“警戒”号一年内独立于党和国家机构。
2.每天21:30-22:00,允许一名舰员发表广播和电视讲话。
3.保障“警戒”号各项给养。
4.允许“警戒”号的电台接入“灯塔”广播电台(译注:苏联国家广播电台之一)。
5.舰员登岸期间不受侵犯。

“用两个小时等候对我们要求的正面答复。如果遭到拒绝,一切责任由苏联政府和苏共中央政治局承担”。

说完,萨布林提议投票支持他的行动。一些军官表示赞成,10名反对者被关进宿舍。之后众人在军官餐厅再次集合,萨布林说:“我们今天要到喀琅施塔得去,在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上声明革命变革的必要性。全国都该听听我们的话语。每个军官和准尉必须发表自己的意见。”

就在他们开会同时,一位В.В.费尔索夫上尉摆脱控制,通过系泊索到达附近停泊的潜艇报告情况。萨布林察觉后命令提前起锚,“警戒”号驶向里加湾出口。舰队司令部担心反潜舰目的地不是喀琅施塔得而是叛逃瑞典(鉴于1961年约纳斯·普列什基斯事件),迅速调动力量进行拦截,边防部队和波罗的海舰队9艘舰艇紧追不放。11月9日凌晨三时许,距离尤尔马拉20千米的图库姆斯机场668轰炸机团拉响战斗警报。

清晨时分伊尔别海峡灯塔看守人报告:“大型反潜舰警戒号航向210度,航速18节”。驶往喀琅施塔得的航向应该是337度。此时距离瑞典领海约43海里、2.5小时,距离喀琅施塔得330海里、18小时。情况表明萨布林很可能不去喀琅施塔得而想投奔瑞典,必须予以坚决制止。

于是轰炸机瞄准、轮番投弹。一枚航弹直接命中甲板中后部,炸开覆层导致船舵卡死,“警戒”号开始大半径回转并减速。海军少将雅科夫列夫见状跑进舰队指挥室呼喊:“警戒号反潜舰已经停止,指挥员同志。不能再攻击啦!”而在舰上,一队水兵潜入军械库拿取枪支,成功释放波图利内舰长和其他军官。舰长率人分两路冲上舰桥,开枪打伤萨布林腿部,夺回控制权。上午10:35,舰长呼叫舰队司令部:“我舰已停。形势受控。”此刻空中的轰炸机正准备进行第二轮投弹,千钧一发之际接到取消攻击命令、拉升返航。

在拦截“警戒”号的过程中,一架轰炸机错误攻击了一艘从文茨皮尔斯驶往芬兰的苏联干货船,炸弹碎片击伤该船,幸无人员损失。由于668团表现出的一系列失误和指挥混乱,几乎整个航空师和航空团的领导层都受到了以空军总司令名义做出的警告处分。

苏联最高法院军事委员会1976年7月6日至13日举行审判,认定萨布林叛国罪成立,8月3日在莫斯科执行枪决。协助萨布林拘禁舰长的水兵亚历山大·舍因判处2年监禁、剥夺自由8年。针对另外6名军官和11名准尉提起刑事诉讼,法院判决无罪释放,但分别被行政或党内处分。“警戒”号大型反潜舰全体人员解散,降级为护卫舰,移交太平洋舰队继续使用到2002年。

萨布林1975年11月8日写给父母的信中说:
“亲爱的、敬爱的我的好爸爸好妈妈!开始写这封信令我十分为难,因为可能会让你们焦虑、痛苦,甚至可能生我的气……我的行动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尽我所能,使我们的人民、我们国家优秀而强大的人民从政治昏睡中醒来,因为它对我们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有损害……”

在临刑前写给儿子的诀别信中说:
“相信历史会诚实评判这件事,你也永远不必为你父亲的所作所为感觉羞耻。不要做那种只会口舌批评却不采取行动的人,这种人是伪君子、是无用之辈,没有能力把他们的信念和行动结合起来。亲爱的儿子,我希望你勇敢,坚信生活是美好的。保持乐观吧,革命终究会胜利。”

在致父母的诀别信中说:
“我相信革命的觉悟会在我国人民心中燃起火种。”

1994年俄联邦最高法院军事委员会“根据新情况”重审萨布林一案,改判军人违反职责罪(越权、不服从和违抗上级)、处10年监禁。判决同时指出,萨布林和舍因的名誉不应被完全恢复。

这起兵变事件后来成为汤姆·克兰西小说《猎杀红色十月号》的灵感来源。

附录:

格列奇科关于”警戒”号反潜舰部分人员的违纪行为致苏共中央的报告
(1975年11月10日)

特件
绝密


现报告如下:
“警戒”号反潜舰政治副舰长、海军少校萨布林,1939年出生,俄罗斯人,1973年毕业于列宁军事政治学院。今年11月8日夜,他用欺骗手段将该舰舰长海军中校А.В.波图利内隔离起来,使两名军官和10-12名人员站到自己方面,于11月9日3时20分从里加起锚,驶向波罗的海,并向舰员宣布:应该开往喀琅施塔得。
萨布林对返回基地的命令拒不执行。
在空军航空兵沿航线进行警告性射击和轰炸后,该舰停止了航行。
舰长海军中校А.В.波图利内靠舰上人员的力量得到释放并进入指挥。萨布林被逮捕。
11月9日15时,该舰在里加湾停泊。
现在正进行侦讯。


安·格列奇科
(注:时任苏联国防部长)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