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成功骗取“苏联英雄”称号之人

弗拉基米尔·彼得罗维奇·戈卢边柯1914年生于乌拉尔地区工人家庭,母亲独自养大五个孩子。中学肄业,传说其年少时曾发誓一辈子不过穷日子。

1933年第一次被判刑(盗窃)。1937年再次因盗窃、欺诈和伪造被捕,同年押送至德米特洛夫劳改营,不久即逃跑,乘火车随机窃得旅客瓦连京·彼得罗维奇·浦尔金的的证件,遂以此身份混世。

他携带假证件前往斯维尔德洛夫斯克,考入军事运输学院,并担任当地铁路报社《报单报》的通讯员。一段时间后戈卢边柯/浦尔金进入莫斯科,四处使用假身份证件及他伪造的中学毕业证、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军事运输学院推荐信和优秀个人评定,在《汽笛报》谋了份差事。很快又结识《共青团真理报》的伊利亚·阿格拉诺夫斯基和多纳特·莫吉廖夫斯基,二人将他介绍给报社责任编辑阿尔卡季·波列塔耶夫。一番交谈后浦尔金获得信任,未经规定审查程序成为《共青团真理报》记者。1939年3月17日升任该报军事部副主任。

报社同事回忆浦尔金在自己周遭制造了神秘光环,暗示跟内务人民委员部有联系,有时佩戴“红旗”勋章示众,却不肯说明因何获得这枚勋章。事后查明勋章系非法盗用:浦尔金母亲在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大楼当夜间清洁工期间,趁便进入米哈伊尔·加里宁办公室窃得勋章和空白授勋证书。浦尔金雇佣一名刻图员伪造文件,未几其母和刻图员落网,浦尔金本人携带三枚勋章逃脱,被列入通缉名单,所以从未向上级提交过授勋证明。

1939年7月浦尔金被派往远东报道渐趋激烈的日本-蒙古冲突。同年秋天报社收到消息,称哈拉哈河战役(诺门罕战役)后浦尔金在伊尔库茨克军医院治疗。待他返回编辑部,人们发现他又多了一枚列宁勋章,然而证书签发单位却是苏联西部的一个部队。后来侦查人员得知,授勋申请表和住院介绍信都是浦尔金从驻地在白俄罗斯格罗德诺市的第39独立特种师指挥部窃取的。1939年12月5日《共青团真理报》发表浦尔金的战地特写《和平的专业》(介绍英雄拖拉机手瓦连京·切列帕诺夫;自称1939年9月采写于白俄罗斯前线)。1939年底浦尔金伪造两名“拥有较长党龄”党员的担保信,成为联共(布)预备党员。

苏芬战争爆发,据说浦尔金上前线担任基层指挥员。1940年1月报社编辑部收到来自“第39独立特种师”的一封信,称浦尔金被派往列宁格勒执行秘密任务,长期不在单位就说他接受培训去了。这或许是浦尔金准备的脱身之法,以防骗局败露。事实上他借住在列宁格勒朋友家,出入饭店挥霍差旅费。苏芬战争结束,许多参战者荣获“苏联英雄”称号,浦尔金也打算滥竽充数,1940年3月他向海军人民委员部寄送39师公函申请授勋,伪称其曾获列宁勋章、红旗勋章。由于工作人员失察,申请被提交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审议,1940年4月21日做出了授予瓦连京·浦尔金等十五人“苏联英雄”称号的决议,次日中央机关报公布。其时瓦连京和妻子莉迪亚·波卡绍娃(《共青团真理报》新手女记者)正在索契休假。一个月后,5月22日该报发表了署名И.阿格拉诺夫斯基的赞扬军事记者浦尔金所谓“功绩”的文章。

1940年5月23日,由于前一天的报道配有照片,浦尔金终于被人认出,当他进入克里姆林宫领取“金星”勋章时在斯帕斯基门遭逮捕。同年8月24日苏联最高法院军事委员会判处1941年出生、两次前科、曾于1937年越狱潜逃的瓦连京·彼得罗维奇·浦尔金即弗拉基米尔·彼得罗维奇·戈卢边柯死刑,11月5日执行枪决。由于授予浦尔金/戈卢边柯“苏联英雄”称号的最高主席团决议已经生效登报,1940年7月20日又做出新决议予以撤销。

在苏联历史上,戈卢边柯的“事迹”可谓空前绝后:除他之外再无第二人使用欺诈手段骗得国家最高荣誉。

另有说法称戈卢边柯只被判处长期监禁,之后下落不明。而身份暴露的原因是他贪图中校军衔,对其经历进行审查的过程中真相大白。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