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入韦德洛泽洛湖的UFO

今天要介绍的所谓UFO访问卡累利阿风景如画的韦德洛泽洛湖的故事,始于1928年11月25日。湖东南岸舒克纳沃洛克村民费奥多尔·叶戈罗夫1988年接受“斯芬克斯”异常现象研究会调查员阿列克谢·波波夫采访时回忆:当年他才9岁,但清楚记得一个圆柱形、像农舍一样大的UFO从森林后面出现,无声低空飞行,缓缓滑过舒克纳沃洛克村和韦德洛泽洛村,突然坠落砸穿薄冰。费奥多尔·叶戈罗夫信誓旦旦保证这个物体掠过他头顶300米,在场目击者约50人。

巨型物体入水瞬间掀起巨浪,冲倒了齐拉克岛的树木。如果没有这个小岛浪头就会直奔舒克纳沃洛克村的街道伤人毁屋,真是万幸。

当地人怀疑该物体是不友好邻国芬兰的某种飞机,立即报官。据说国安部门首先派员赴现场,坐着船来回查看。但由于UFO坠落位置水深达7米,隔着秋末冬初的浮冰又能看见什么呢?

尽管如此,后来军队还是设法定位了UFO,发现其上沿距离水面约70厘米。国安部门想把这个“金属大桶”打捞出水,却苦于没有合适设备而未遂。转年炎热夏季,附近男孩子喜欢游到UFO附近,站在“大桶”顶部玩耍。个别勇敢的试图下潜看个究竟,但没法潜很深,因为下层水冰冷刺骨,光滑、闪亮的“桶”壁没有任何突出物。偶尔也会有成年渔民站在上面拽网。

大概就从那时起,韦德洛泽洛村和舒克纳沃洛克村的百姓开始目击某种奇怪生物。男孩们说那玩意儿一见人就跳回水中,很难看清长相。另一些居民表示那是一种矮小的人形生物,高约1米,身穿类似现代潜水服或飞行服的连体衣,腿细胳膊细,头大,眼睛在黑暗中闪绿光…… 大家刚开始都很害怕,渐渐习惯了,给它起个名字叫“耶格尔卡”,认为是水生动物。

那些没见过“耶格尔卡”的外地客或初来乍到的渔民会被它吓跑。一些人说“耶格尔卡”曾靠近他们进行“精神接触”,“潜入”熟睡者的大脑。但唯物主义的苏联公民既不相信魔鬼也不懂什么叫UFO,总是扔石头把它赶走。

就这样时间进入1933年,某天低沉的黑云从湖对面飘来,把一种怪异的凝胶状物质洒向地面,覆盖几十平米。村民们本想用扫帚、铁铲打扫,后听从乡土草药师玛丽亚·奥加尔科娃的建议,收集了一些装瓶留做药用。结果证明真有疗效,伟大卫国战争期间妇女们用这东西拯救了许多儿童和伤员。

事儿还没完。自1937年开始,UFO落水的韦德洛泽洛湖面开始出现彩色光环,天空也散发辉光。据说每到这种时候村民家的收音机就坏了,灯泡乱闪。

战争年代韦德洛泽洛湖地区被芬兰占领,水下有未知物体的传闻不可能不引起纳粹好奇。他们把附近村民统统撵走,开始进行某种考察活动。发现了什么不得而知,只知道卡车运来不少纳粹分子潜入湖中。

战后百废待兴,水下“大桶”被遗忘了好久好久。直到1980年代初这里再次被人注意,包括水面的光环、空中的辉光,以及森林和湖上频繁现身的各种UFO。舒克纳沃洛克村民收集了大量证据,比如不明飞行物在湖上盘旋的录像带——它们排成队列鱼贯而行,既有巨型白色圆球和红色闪光圆球,也有三角形、金字塔形的“经典”UFO。

于是韦德洛泽洛湖现象引起科学家、探险者等群体的关注,他们定期来这儿自行研究。但毫无成果,因为苏联和俄罗斯的官方学者似乎并不感兴趣。有种猜测认为体制内科学家之所以保持沉默,恰恰是他们确实掌握一些情况。部分当地人表示1982年曾在湖区进行过一次克格勃牵头、军队参加的大规模科考,出动大型货运直升机、潜水员甚至起重机。据称最后两手空空收兵撤离。

1990年起韦德洛泽洛湖成了民间“UFO学家”和搜索者的一大圣地,人们在不同位置潜水,用船载着设备穿梭。然而几十年沉积的淤泥阻碍了他们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与此同时,光环仍然出现,飞碟依旧掠过,麻烦的“耶格尔卡”照样跑出来惊吓渔夫和游客。2008年4月湖区几个村庄的居民目击一个闪光球体,飞过头顶时震得窗玻璃叮当响。许多人抓起电话联系紧急情况部,所以大家印象都很深。

不过,种种奇异现象背后,大自然本身才是最大变数:近百年来韦德洛泽洛湖变浅了,岸边成了沼泽,水体更加浑浊。若水位持续下降,也许有一天“金属大桶”会露出水面挣脱淤泥飞走——假如它真的存在。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