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烈焰中飞行的亚历山大·马姆金

亚历山大·彼得罗维奇·马姆金1916年生于沃罗涅日省一个农场的多子女家庭。1918年失怙,母亲拉扯四个儿女长大。1931年亚历山大在集体农庄工作并上学,1934年考入奥廖尔财经技校。1936年通过共青团招生进入巴拉绍夫民航飞行学院,三年后以优异成绩毕业,分配到塔吉克民航管理局。1938年成为候补党员。自1939年起他在塔吉克和乌兹别克之间执飞邮递任务,不到三年时间飞行了1700小时,无任何违规违纪,被评为本单位先进分子。战争爆发后自愿要求上前线。

1941年7月9日苏联国防人民委员部命令:民用航空飞行大队全力支援红军现役部队行动。这些单位的组织架构和人员得到保留,在其基础上成立民航特种飞行大队,因此其成员通常被认为参加了红军。亚历山大·马姆金编入民航第120独立航空团,1942年又和同事们转入民航第105独立航空团,隶属第3航空军。

第105独立航空团主要承担往返前线运送物资和伤员的任务,通常在夜间、气象条件不佳时飞行。亚历山大·马姆金的飞机是一架拆除武器的Р-5单发双翼机,长约10.5米,在1940年代初广泛用于侦查、轰炸、救护、货运等。

1943年8月22日,亚历山大·马姆金因在浓云密布的暗夜成功向前线游击队递送无线电操作员和弹药,荣获第一枚勋章:“1级卫国战争勋章”。此时他已执行了74次军事任务,其中15次是夜间降落在游击队附近,共运送13249千克武器弹药、人员16名、伤员24位。

至1944年3月,亚历山大又继续执行了33次军事任务,往返前线运送9吨武器弹药、人员41名、伤员113位。到目前为止他的飞行从未遭遇失败或紧急情况,尽管经常面临敌军地面火力或战斗机拦截,但他总能设法躲避攻击。1944年2-3月亚历山大每昼夜飞行3-4次,因功荣获“红旗”勋章。

“小星”行动

1943年夏季“邵尔斯”游击队转移到白俄罗斯波洛茨克周边森林,环绕游击区建立长约300千米的防线,开始侦察其中的乡镇村庄。

1943年秋季侦察小组偶然发现波洛茨克第1孤儿院搬到了别利奇察村,连大人带小孩约200名。当天秘密接触孤儿院院长福林科得知,德国占领军原本打算把这些孩子送回德国“教化”,或为伤兵提供血液,但因缺衣少食、营养不良导致面黄肌瘦、伤寒病流行,目前正面临集体处决的危险。

消息报告给游击队指挥部,决定加强监视别利奇察村、持续接触福林科,务必摸清村内敌军人数、武器、火力点、哨所等情况,伺机解救孤儿。后来命名为“小星”行动。

1944年2月18日,“邵尔斯”游击队出动约200人(总兵力三分之二)赶着50辆马车急行军20公里接近波洛茨克。随着夜幕降临,在别利奇察村外雪地悄悄挖掘一条带有机枪阵地的战壕。预定时间一到,苏联飞机在村上空来回盘旋迷惑敌人,精干小队快速进村带出孤儿、保育员、地下抵抗者及家人。走不动路的病孩被大人和大孩子抱着、搀扶着以最快速度抵达森林边缘。

他们被装上马车,直奔游击队营地。之后在叶梅利亚尼基村村民家吃饭、治疗、洗澡、休息,一段时间后又转移到更安全的斯洛文尼村解放区。

值得指出的是,整个救援行动自始自终未被德军发现,更未交火。成功的消息迅速传开,极大鼓舞了敌占区人民斗志。

1944年春,德军开始对波洛茨克-列佩利游击战区的抵抗力量展开惩罚行动,最终目的是彻底消灭他们。随着围剿兵力越聚越多,游击队照顾的孤儿变得不再安全,必须撤往更深大后方。波罗的海沿岸第1方面军司令巴格拉米扬责成第3航空军转移儿童,于是飞行员亚历山大·马姆金、伊万·朱可夫、德米特里·库兹涅佐夫和同事们每天夜间飞行好几次,接送儿童和受伤的游击队员。到4月10日仍有约28名儿童等待后送,而德军包围圈持续收紧,地面防空火力密度骤增。

4月10日-11日夜晚亚历山大·马姆金驾机来回飞行8次。第9次降落在敌后临时机场,他把10个小孩、一位女保育员塞进Р-5飞机的领航员舱和货舱,2名腿部严重受伤的游击队员躺在机翼下的吊舱里。不料返航越过前线时突遭德军夜间战斗机拦截,Р-5发动机舱起火,迅速蔓延至驾驶舱。亚历山大·马姆金奋力操纵失去高度的双翼机远离前线、靠近友军,尽管情况危急,按规定可以跳伞逃生,但他不能让机上13个人活活摔死。马姆金的飞行服开始阴燃,两条腿被烈焰包裹,头戴的耳机和风镜融化,舱间隔板洞穿,几个孩子的衣服也冒烟了……

14岁的弗拉基米尔·西什科夫全程目睹了一切,他坐在领航员舱,起飞前亚历山大曾教他怎样打开舱门并协助乘客下机。

终于,亚历山大·马姆金安全迫降在紧邻红军阵地的冰湖湖面。他挣扎着爬出驾驶舱,已无法起身行走。少年弗拉基米尔和保育员瓦莲京娜·拉特科快速卸下儿童与伤员,一起跑到距离岸边200米处,身后飞机爆炸。

红军士兵闻讯赶至,亚历山大·马姆金最后一句话是:“孩子们活着吗?”听到肯定的回答,立即陷入昏迷。送医院抢救六天,因烧伤过重牺牲,期间从未恢复清醒。医生也无法解释一个风镜烧化在脸上、双腿烧至露骨的人如何能够控制飞机准确着陆又自行爬出。

整个行动期间共后送约200名儿童、保育员等平民,以及数十位伤员,运输大量弹药物资支援游击队。亚历山大·马姆金自己在4月10日-11日夜晚撤出了90人。

航空团指挥部申请上级追授亚历山大·马姆金中尉“苏联英雄”称号,但由于某种原因,他并未因这最后一次烈焰中飞行的惊人壮举获得任何称号或奖励。遗体下葬斯摩棱斯克州马克洛克村,1970年代举行仪式隆重迁葬“利多瓦格拉”烈士陵园。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