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上校、北约间谍理查德·库克林斯基

1972-1981年,波兰前上校理查德·库克林斯基向美国提供了大量华约组织机密文件。卡特总统国安顾问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称赞他是“北约在的波兰头号情报官”。

破碎童年

理查德·库克林斯基1930年生于华沙一个工人家庭。纳粹侵略波兰那天,正在上学的库克林斯基被响彻全城的凄厉警报吓呆了。

德占期间,库克林斯基亲眼目睹纳粹军队在华沙街头的暴行,一群人的酷虐和另一群人的苦难给他幼小心灵留下了深刻阴影。13岁的他试图参加抵抗运动“波兰家乡军”,因太年轻未被收留。于是转而加入地下组织“剑与犁”,协助大人满城张贴招募志愿兵的海报。

没多久悲剧降临他家。理查德爸爸也是抵抗运动成员,被盖世太保俘虏,暴打一通送进集中营。1945年战争结束,理查德从德国劳改营返回波兰,四处寻找父亲下落,起初徒劳无果,后来才知早已死于萨克森豪森集中营。

孤儿库克林斯基搬到波兰西南部找工作,曾在弗罗茨瓦夫一家肥皂厂看大门。1947年入伍波兰陆军,年仅17。

思想动摇

此后二十年库克林斯基的军旅生涯顺风顺水。1967年已担任高级军官,是制定波兰同华约其他国家举行联合军事演习计划的关键人物之一。

虽然事业成功,但库克林斯基却被一个隐忧困扰:波兰军队“苏联化”倾向愈发严重,完全比照苏军进行改革。无论军事训练、教官、服装、思维方式等,任何偏离规定路线的行为都要受责罚。

入伍之初库克林斯基以为苏联的统治是暂时性的,希望有朝一日本国军官——比如自己——能够取代苏联指挥官,为波兰的利益而非苏联的利益服务。他厌恶苏联,盼着总有一天俄国人会停止对波兰的掌控。可惜事与愿违,苏联的铁手越抓越紧,沮丧的库克林斯基这才意识到波兰战后处境实际是新侵略者取代旧侵略者,人民终有一难。

库克林斯基陷入激烈思想斗争:我究竟为谁而战?为波兰人民,还是为苏联?二十年努力捍卫祖国利益,到头来竟沦为苏联镇压机器的一颗螺丝钉?!

突然变节

1967年库克林斯基作为国际管制委员会波兰代表团成员派驻越南六个月。该委员会主要负责监督1954年分割南、北越的《日内瓦会议宣言》执行情况。

苏联一向要求波兰实行反西方宣传,尤其妖魔化美国。库克林斯基在越南接触美国人,与他们面对面友好交流,发现人家并非青面獠牙。他早就知道苏联反西方言论夸大其词,越南之行让他亲身体会了其中虚伪。

从越南回国后库克林斯基受命参加“多瑙河行动”。表面看这次行动是多个华约国家在捷克斯洛伐克边境进行军事演习,但深入了解情况后库克林斯基发现真实目的是入侵该国镇压“布拉格之春”,因为当时的捷克共产党严重违背了苏联教师爷的意旨。1968年事件的结局和波兰军方的积极配合,令库克林斯基深感震惊、愤懑。

两年后波兰发生经济危机,政府决定大幅提高食品和日用必需品价格。波兰人民被激怒了,因为大多数人现在连维持生活都力不从心。波兰北部遍地涌现不满和抗议的呼声。鉴于两年前的“布拉格之春”,共产主义执政党:波兰统一工人党担心抗议会动摇国家稳定。他们也害怕如果表现不够强硬,华约军队将不可避免地开入华沙。于是政府决心彻底镇压民间反抗情绪,哪怕采取最暴力的手段。

当硝烟散尽,44名抗议者被杀,1000多人住院。军内许多人认为政府的镇压正当且必要,但库克林斯基却非常愤怒。他想不通政府为什么如此对待国民,尤其他们只是为了争取活下去的机会。

库克林斯基早就对波兰军队失望透顶,1970年残酷镇压民众抗议是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如今他彻底明白了,波兰军队已经背叛波兰人民,他不愿为出卖波兰利益的集团继续服务。

此外,库克林斯基认为世界和平的主要威胁是苏联而非西方国家,这方面他受到波兰总参谋长博列斯拉夫·霍哈观点的极大影响,此人曾私下表达过对波苏不平等关系以及与西方发生战争的忧虑。库克林斯基后来说,如果东西方阵营爆发大战,“我们的前线只会变成洒满波兰人血肉的红色帝国祭坛”,担心北约军队投放战术核武器轰炸快速推进的苏军,令波兰全境化作荒漠。

这就是他为什么向铁幕另一边寻求援助的原因。

首次接触

1972年8月,库克林斯基和其他几位波兰高级军官乘坐总参谋部游艇出访德国、荷兰及比利时的港口城市,执行观察任务。这次旅行给他提供了接触西方情报机关代表的绝佳机会,于是他在船上用蹩脚英文写了封信,寄给美国驻波恩使馆:

“亲爱的先生,抱歉我英文不好。我是一名来自共产党的前MAF。我希望跟美军军官(中校、上校)见面(秘密),8月18、19日阿姆斯特丹,或21日、22日奥斯坦德。没有更多时间了。我和同志一起他们不知道。”

美国情报机关经过研判决定重视这封信,派出特工到阿姆斯特丹会见库克林斯基。交谈中库克林斯基解释了自己的动机、与美国人合作的愿望,表示自己的职位能够接触高度机密文件,包括苏联涉及东欧和西欧的战略计划、最新军事演习数据、武器装备进步等重要信息,相信CIA会对这些材料感兴趣。

危险游戏

结束出访返回波兰,库克林斯基甚至没告诉妻子他私下接触美国人。对家庭成员隐瞒重大事项心里并不好受,但为了安全不得不如此。

在波兰与美国特工的首次见面中,库克林斯基交出18盒苏联绝密文件的照相胶片,对方回赠一只伪装成打火机的间谍相机,因为他每天烟不离手。此次见面双方还约定了行动细节,诸如交接包裹的地点和方法、粉笔暗号等。行动指示必须简明易懂,因为任何小失误都可能导致身份暴露,付出生命代价。

随后几年库克林斯基连续向美国人提供各种绝密材料,到1980年已交付了约3.5万页,其中包括:

  • 揭示苏联动用战略核力量的计划和条件的文件。
  • 当时最新型武器装备的战术-技术性文件,如T-72坦克和“箭-1”防空导弹。
  • 波兰人民共和国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防空基地的位置。苏联通过伪造、伪装躲避卫星侦查的各种方法。
  • 苏联告知华约盟国其在对北约军队发动进攻性战争时的武装力量战略部署计划。
  • 发生大规模冲突时华约国军队的指挥机制。文件显示除罗马尼亚军队外,战时华约各国军队统一划归苏联直接控制。波兰军队司令部的地位将被降为执行苏联指挥员的命令,仅负责联络和后勤保障。
  • 华约国家军事演习的计划,透露出战争爆发时进行动员活动的细节。
  • “信天翁”项目:位于波兰、苏联和保加利亚的三处地下大型掩体,全球战争时作为军队通信和指挥中心。这些文件包含波兰掩体的具体地点、构造数据和加密通信设备数据等。
  • 多达几十种苏联先进武器和电子战系统手册。
  • 在波兰实施戒严的计划(1981-1983)
  • 及其他……

需要指出的是,库克林斯基上校从未收取美国人金钱报酬。他的间谍行动完全基于自己心中的反苏意识形态。

惊险逃离

尽管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但库克林斯基清楚自己就快暴露了。军队已经确信有人长期向西方泄密,只是查不出内鬼身份。库克林斯基侥幸躲过几次怀疑,可好运气总有用尽之日。

1980年团结工会成立,短时间吸引几百万人加入,在国内外获得了强有力支持。波兰政府原本默认民间组织独立工会,后来顶不住苏联压力翻脸,实施全国戒严,对工会成员展开政治迫害和军警镇压。

由于身居高位,库克林斯基很早就掌握政府的计划,可想而知多么焦虑。他急于把准备戒严的消息传递给美国,希望西方能防止团结工会崩溃、遏阻苏联可能的武装入侵。

相关文件交给美国人不久,库克林斯基被叫去开会,会上宣布发现了泄密事件。库克林斯基是有权接触这些文件的少数人之一,所以是重点怀疑对象,肯定会被逮捕审讯。库克林斯基通知CIA,自己、妻子和两个儿子面临急迫危险。后者迅速制定撤离计划,让库克林斯基偕家人在华沙指定地点与特工会面,带他们越境进入东德再去西德。

于是库克林斯基全家先被带往大使馆,藏身纸板箱装上卡车,直奔边境检查站。到了边检站遭遇意外情况,库克林斯基听见美国司机跟边防军人起了争执,原来这辆卡车的牌号事先未登记,所以有权搜查。

当边防军人走近卡车,库克林斯基和家人吓得不敢喘气,生怕他打开后车厢乱翻。所幸车门没开,又等了一会儿,司机点火发动继续前进……

身份转变

全家抵达弗吉尼亚州的第二天,CIA授予库克林斯基“杰出情报勋章”,表彰他在重大任务中的出色表现。1982年CIA局长威廉·卡西致信罗纳德·里根总统,称“过去四十年里,没有谁比那个波兰人对共产主义造成的破坏更大……”。

美国人不吝赞美之词,家乡对他的态度则复杂得多。1984年5月波兰军事法庭缺席判处库克林斯基死刑,1989年改判25年有期徒刑,1995年宣告无罪——认为他当时的行为在冷战大背景下符合波兰利益。

1998年库克林斯基终于重返祖国。迎接他的是欢呼雀跃的人群、合唱团、阅兵和庆典。返程前库克林斯基面向全国发表人们期待已久的讲话,他说:“我认为自己仅仅是一名共和国的兵,履行了为陷入困境的祖国服务的神圣职责。我和众多参与到波兰及欧洲历史变革之中的人的不同点或许是,我的使命(及其后果)的特殊性。因此,我仍然很难相信自己现在经历的一切是真实的。”

2004年2月理查德·库克林斯基因中风在佛罗里达州逝世。CIA为他举行葬礼,棺椁运回华沙军人公墓安葬。格但斯克、克拉科夫等几座大城市追认他为名誉市民,2016年波兰政府追授准将军衔。

尾声

库克林斯基的长子1994年8月在美国某大学校园内被一辆无牌卡车碾死。次子1993年12月驾驶小船在风平浪静的海面翻覆,不幸溺亡。库克林斯基从未表示两个儿子遭克格勃暗杀,但也没排除这种可能性。

一种声音认为理查德·库克林斯基是苏联情报总局(“格鲁乌”)的双重间谍,持这种观点的人包括苏联驻波兰武官尤里·雷列夫、历史学家帕维尔-维乔凯维奇、前波兰陆军副总参谋长弗朗西舍克·普哈拉等。据说波兰人民共和国前内务部长切斯拉夫·基什恰克曾言:“库克林斯基背叛了国家。我们怎样定义波兰不重要,无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民主主义,波兰始终是波兰,是我们的祖国。”鉴于库克林斯基服役期间待遇很好,加之他逃亡出境后苏联没追究负责反情报工作的切斯拉夫·基什恰克,似乎间接表明库克林斯基的另一重身份。

还有些历史学家指出库克林斯基的作用被夸大了,因为他根本拿不到波兰军官无权接触的苏联绝密材料。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