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摩棱斯克连环奸杀妇女案

弗拉基米尔·斯托罗任科1954年生于斯摩棱斯克市,少年时因小偷小摸、虐杀动物被警察登记在案。成年后他对女性表现出浓厚兴趣,两次入狱,据说曾犯强奸罪。第二次重获自由后斯托罗任科在汽车总站当司机并结婚生子,因家庭和睦、工作积极,被同事们称为模范男人。

正如侦查人员后来查明,斯托罗任科的“正常生活”仅仅维持到24岁,当时他心中的杀戮欲令他的精神失常进入新阶段。1978年9月一个早晨,住在老城区的新婚女子娜塔莎出门买面包。丈夫站在阳台目送她出门,毕竟面包店不算远,没什么好担心的。可娜塔莎始终没回家,后来在圣母升天大教堂附近灌木丛发现尸体。

没多久又发现第二位受害者(12岁女学生,弃尸采砂场,有虐杀痕迹),但当地警察并未采取积极行动搜索凶手。随着时间流逝,斯摩棱斯克的水沟、荒地和灌木丛连续惊现女尸,其中包括逃离醉酒丈夫的主妇、公交车抛锚下车步行的女乘客、来探亲的莫斯科女青年等,均系扼颈窒息、强奸、劫掠财物,警方这才意识到出了连环杀人犯。

这个在主街道附近大胆行凶、似乎不怕被抓的“疯子”重复作案,吓得市民人心惶惶。斯摩棱斯克航空制造厂工人拒绝上夜班,管理层出于安全考虑也同意暂停,导致该厂无法完成年度国家计划。消息一路上报苏共中央总书记勃列日涅夫,列昂尼德·伊里奇亲自签署命令,指派特别重大案件侦查员伊萨·柯斯妥耶夫赶赴斯摩棱斯克抓捕杀人犯。

起初侦查工作充满各种忙乱和错误。就在柯斯妥耶夫空降斯摩棱斯克一个月后,又发生一桩女性被杀案。线索称一辆缓缓行驶的小车尾随受害者,十分可疑!警惕的目击者记下车牌号,车主竟是检察官尼古拉·冈察洛夫,结果他和另一位交警朋友被捕,看守所蹲了九个月,洗清罪名后不得不辞职搬家。岂料他俩刚被捕又有妇女遇害,除强奸痕迹外还有多处刺伤,目击者说她看见的嫌疑人跟检察官一点儿不像,于是抓获某个战争时期进过监狱的看门人,他顶不住压力自证其罪,承认“在航空厂附近杀害一名女子”,1980年判处十年徒刑。第三个被捕者是个酒鬼,邻居看见他握着刀钻出灌木丛,次日河边发现被刺死的女尸。该酒鬼承认“因嫉妒杀妻”,判九年徒刑。

事儿还没完。斯摩棱斯克警察接获一起报案:某巡游马戏团的女演员跟同团男友吵架,负气出走,途中遭遇强奸未遂。在她男友住处搜出带血的锥子,最后证实这柄锥子是用来戳刺大象、控制它行走方向的——很残忍,但跟连环杀手无关。

侦查就这样在黑暗中摸索进行。时间进入1981年,一名叫娜迪亚的女工坐夜班公交回村探望父母,下车时司机提醒:“你这么年轻漂亮,不怕自己走夜路吗?人家都说有个疯子掐脖杀女人呢!”娜迪亚摆摆手跳下公交,没走多远察觉身后陌生人靠近。那人把她拖到一个地方强奸,又把她的头摁进烂泥。娜迪亚用尽最后一口气装死,成功骗过对方。万幸,这个顽强的女人不仅保住性命,还记起凶手胸前两处纹身图案:“天使”和“豹头”。柯斯妥耶夫顿时感觉曙光显现:服刑人员中,“天使”纹身代表经验丰富的罪犯打算开始新生活,“豹头”纹身代表“打击积极分子,消灭告密者”,也有“独行侠”之意。而经验丰富的侦查员能够鉴别不同劳改营的纹身图案。于是柯斯妥耶夫请求莫斯科增派工作队,同时将本地警察撤出专案组,并找来斯摩棱斯克地区全部前科人员资料照片让娜迪亚辨识,她确定无疑地认出了弗拉基米尔·斯托罗任科。

这里必须指出,地方警察绝非昏庸无能。早在1978年9月,斯摩棱斯克内务局女刑事侦查员瓦莱丽娅扮演下班妇女在昏暗街头徘徊一个月,希望引诱凶手现身,当她终于发现有人跟踪自己,缓缓把那人引向埋伏同事之际,对方突然逃窜。尽管追之不及,却在折断的灌木枝上找到新鲜血迹,与受害者指甲下的生物检材血型一致。通过研究案发地点,警察也正确分析出凶手系私人车主或职业司机,随即暗中监视全部该血型的司机。而斯托罗任科之所以躲藏到1981年,重要原因之一是他拥有模范员工、模范丈夫的好名声,且是警察局线人,曾参与寻找“扼颈者”外围工作,有机会误导警方、隐藏自己。另外他并非独自行动,残疾母亲和未满十八岁的弟弟谢尔盖帮他把从受害妇女身上掠夺的金饰融成金锭藏于床下。

如今弗拉基米尔·斯托罗任科落网,通过倒查他的发车单,证实其出车时间与案发时间完全一致。斯托罗任科妻子说丈夫给过她一枚耳环,经受害者家属辨认确系失物;搜查住所缴获残疾母亲床下的金锭、金块;弟弟谢尔盖也提供了关键证词。最终弗拉基米尔·斯托罗任科承认13次谋杀、20次袭击妇女。虽然柯斯妥耶夫怀疑不止此数,但已足够定罪判刑。为保险起见,柯斯妥耶夫小组准备了13个穿受害妇女服装的假人,以及17个穿无关服装的假人,斯托罗任科统统指认正确。

更惊人的是,斯托罗任科还供称在森林埋藏了手枪和炸药,正计划着和谢尔盖在发薪日爆炸、抢劫国有企业。这些东西都被找到,又在电站湖边起获更多属于受害者的物品。

1982年4月弗拉基米尔·斯托罗任科精神鉴定属于正常人,判处死刑,9月22执行。他直到最后一刻仍保持冷静,不相信自己真会被枪毙,亦未说过悔恨的话。弟弟谢尔盖作为本案共犯判处15年监禁,之前他表示自己内心十分痛苦,不知道怎样面对受害者家属、不知道怎样继续活下去。谢尔盖服刑期间越狱失败,加刑3年,释放后改名亚历山大·波楚法洛夫,2012年3月因涉嫌武装抢劫再次被捕。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