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大林的顽劣幼子瓦西里

斯大林的小儿子瓦西里·约瑟夫维奇是第二任妻子娜杰日达·阿利卢耶娃1924年所生。1932年娜杰日达“自杀”身亡,幼小的瓦西里失去母亲,平常由负责斯大林警卫工作的尼古拉·弗拉希科将军及下属代为照顾。

众所周知,斯大林溺爱独生女斯韦特兰娜胜过其他孩子。但当小女孩渐渐长大,父亲的专制作风使她不堪忍受,从而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斯大林和两个儿子的关系则更加复杂,尤其是自幼顽劣的瓦西里。这个男孩精力旺盛,成天跟一群没什么道德品质和自制力的男人(警卫员)厮混,早早学会了抽烟喝酒,让斯大林身边工作人员和学校老师深感头痛。他喜欢爬墙、爱搞恶作剧,坚信自己无论做什么都不受惩罚,这无疑对他的人格形成极其有害。

目前能见到的历史档案中,斯大林曾多次要求下属管教幼子。例如1933年9月致信祖巴洛沃别墅警卫队长叶菲莫夫,让他“好好看着瓦夏,别让他胡闹,不要放纵瓦夏,对他一定要严格要求。如果瓦夏不听保姆的话,或者惹她生气,你们就给我罚他。”

当然,瓦西里的行为、心态与缺乏纠正直接相关,毕竟哪个苏联人敢真正责罚斯大林儿子?他从“风气不好”的学校转入莫斯科第25模范学校,大多数老师选择对其劣迹视而不见,甚至在“自家孩子”跟前表现谄媚——这样做等于火上浇油。终于他们最后一丝耐心耗尽,不得不给斯大林写信,请求最高领袖约束闹腾的儿子。

斯大林对此类“告状信”一向抱着理解和宽容。做父亲的心里很清楚,瓦西里的成长环境把他惯坏了,令他本就不易相处的个性更加难缠。所以斯大林不仅阅读老师的信,还亲自回信,其中一封1938年6月写给“马尔特申同志”的保存至今:

致马尔特申老师:
您的关于瓦西里·斯大林的不良行为的信我已经收到了。谢谢您的来信。
由于工作耽误了给您回信,请原谅。
瓦西里,一个被惯坏的且天分一般的少年,是一个没有教养的人(粗野型的),并不总是诚实的,喜欢恫吓软弱的“师长”,经常是厚颜无耻,意志薄弱,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无组织性。
各种各样的“干爹”和“干妈”有时过分强调他是“斯大林的儿子”而把他宠坏了。
我很高兴,在您身上我看到了一位有自尊心的老师,对待瓦夏能像对待所有的学生那样并要求这个厚颜无耻的学生遵守学校的全部规定。瓦西里是被校长们惯坏了,就像您提到的那位。这些弱骨头的人,学校不是他们呆的地方。而如果说瓦夏这厚颜无耻的家伙还没有来得及毁掉自己,那么这是因为在我们国家里还有这样一些老师,他们不放纵这些纨绔子弟。
我的建议是对瓦夏要更加严格地要求,不要害怕这任性的家伙以“自杀”来进行虚张声势的讹诈性的威胁。在这方面我将支持您。
很遗憾,我不可能亲自管教瓦西里。但是,我保证会时常过问他的情况。

当斯大林终于有时间亲自管教,瓦西里就遭殃了。虽然他家没有哪个工作人员敢透露严父责打儿子,但瓦西里定期受训斥的情况人人皆知。甚至传出一则故事:某次又挨训时,瓦西里顶撞父亲说自己也姓“斯大林”——意即爸爸你位高权重,干嘛抡起破拖鞋打“皇子”的屁股呢?

斯大林闻言神情自若——他总能沉得住气——回答:“你,不是斯大林。连我自己也不是斯大林”。然后指着墙上悬挂的画像说:“斯大林他在这儿”。这句话的意思是,一切光环或名耀都来自国家元首的官方形象。家门之内,你我之间,父子关系而已。

不知顽劣儿子是否理解了父亲的训教,但他的一生始终活在斯大林阴影之下。1953年3月瓦西里·约瑟夫维奇被撵出空军,逮捕,指控其“贪污”、“诽谤政府”等罪名,判刑8年。狱中患多种疾病半残,刑满流放喀山市,每月领退休金。1962年3月逝世——克格勃主席谢米恰斯内报告赫鲁晓夫称死因是“过量饮酒”,建议就地安葬。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