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外交部关于朝鲜战争的背景报告(1966年8月9日)

抄送:勃列日涅夫(2份)、柯西金(2份)、葛罗米柯、库兹涅佐夫、科瓦廖夫、柯涅克、苏达里科、外交部外交历史档案管理局、外交部国际问题司、外交部东南亚处、存档(2份)。

绝密

关于1950-1953年朝鲜战争及停战谈判

一、战争准备及战争第一阶段

自1948年南北朝鲜分别进行选举,南方成立李承晚傀儡政府,北方建立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以来,南北方之间的关系即急剧恶化。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和汉城政权都宣称对整个朝鲜享有主权。苏军和美军于1948年从朝鲜撤出后,三八线地区的形势变得愈加紧张起来。

此时,金日成和其他朝鲜领导人已下定决心,以武力方式统一朝鲜,而未对当时存在着的和平统一的可能性——通过南朝鲜广泛发展的民主运动来达到统一的目的——给予必要的注意和考虑。

当时朝鲜人民军在人员和装备上都大大超过南朝鲜的武装力量。至1950年1月,朝鲜人民军总数已达11万人,一批新的战斗师正在迅速组建。

由于估计美国不会介入在南朝鲜爆发的战争,金日成一再坚持要斯大林和毛泽东同意他用武力统一国家的计划。(第4-51、233号电报,1950年)

开始时,斯大林对金日成的反复要求持保留态度,认为“这样一个与南朝鲜有关的重大问题……需要做非常周密的准备”,但他原则上并不反对这个计划。对朝鲜人所拟方案的最终认可,是在1950年3月至4月金日成访问莫斯科期间。随后,金日成于5月访问了北京,并得到了毛泽东的支持。

朝鲜政府预计分三步实现他们的目标:
(一)把部队集结在三八线附近;
(二)向南方发出和平统一的呼吁;
(三)在南方拒绝和平统一建议之后开始军事行动。

根据斯大林的命令,北朝鲜人有关提供武器装备以组建人民军新的战斗部队的一切要求,都以最快速度给予了满足。中国领导人也向北朝鲜移交了一个由朝鲜籍士兵组成的师,这些朝鲜籍士兵曾在中国军队中服役。中国还许诺提供食品援助,并调一个军驻扎在靠近朝鲜边界的地方,“以防日本人站在南朝鲜一边介入战争”。(第62号电报,1950年)

至1950年5月底,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和苏联军事顾问团共同报告,在三八线的军事集结已经完毕。在金日成的坚持下,军事行动的发起时间定为1950年6月25日。(第408号电报,1950年)

在进攻即将开始时,北朝鲜的军事力量与南朝鲜相比占有很大优势。南北朝鲜双方力量对比的情况如下:军队人数1∶2;步枪1∶2;机关枪1∶7;冲锋枪1∶13;坦克1∶6.5;作战飞机1∶6。朝鲜人民军拟定的作战计划预计,每天向南推进15-20 公里,整个军事行动在22-27天内基本完成。(第468号电报,1950年)

〔此处有一段对1950 年10 月之前战争进程的简短叙述,从朝鲜人民军在6月、7月和8月的最初胜利直到9月美国人在仁川两栖登陆后他们几乎被彻底击败。〕

在朝鲜人民的这个最严峻关头,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和朝鲜政府竭尽全力组建新的部队,并利用中国边界地区来完成这一任务。被包围于南部的人民军各部队,则在山区坚持分散作战。

二、中国人参与朝鲜战争

在金日成于1950年5月访问北京期间,毛泽东同他谈话时强调指出,他确信美国不会“为像朝鲜这样的区区之地”而卷入战争。毛还提到,中国政府将在沈阳地区部署一支部队,以便在南朝鲜拉日本军人参与军事行动时,向北朝鲜提供必要的援助。中国领导人一直认为美军不会介入战争,因此没有打算以派遣大量兵员的方式帮助北朝鲜。

1950年8月,美军飞机开始对靠近鸭绿江的中国领土进行轰炸。1950年10月,也就是在美军实施仁川登陆不久,战线很快移至接近中朝边界的地区,敌方的大炮开始轰击中国一侧。美国第七舰队进入了台湾海峡。

此时,朝鲜人民军实际上已经完全失去了作战能力。逃出包围圈的残余部队正在夺路向中国退却,以便重新整编。

在斯大林的压力下,中国政府只是在中国的安全确实受到威胁,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真正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刻,才决定派遣志愿军进入朝鲜。1950年10月的下半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开始入朝作战。随后不久,中国入朝部队的总数达100万人,还有大约同样数量的人员被派往朝鲜做运输工作。至1951年底,朝鲜人民军总数约33.7万人。在敌人一方,约有70万官兵加入地面战斗,其中包括38万南朝鲜军和28万美军,而执行海上封锁任务的美国海军未计算在内。

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参战和苏联军事顾问的积极介入——他们参加了所有重要战役的组织和筹划——在军事方面造成了决定性的突破。美军和南朝鲜军被迫退回三八线,在有些地段向南后撤更远。在西线作战的中国部队于1951年1月初占领了汉城。

然而,中国军队按照中共领导人守住三八线的战略方针,放弃汉城实施北撤。他们未对人民军试图将东线美军赶过三八线的作战提供支援。

在战争的这段时间,金日成同以彭德怀为首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之间发生了尖锐矛盾。朝鲜人不同意中国人民志愿军放弃汉城的做法,并指责他们未对东线人民军部队提供支援。

在中国的志愿军驻扎朝鲜这段时间里,出现了许多中国人干涉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内政的情况。通过对朝鲜民情的考察,他们给中共中央委员会送去的报告强调民间的贫困状况,并批评朝鲜当局的政策。中国人企图拉拢朝鲜人民军的指挥官,说明这种看法的例证之一是朴一禹事件。朴是朝鲜人民军驻中国志愿军司令部首席代表。金日成不只一次宣称朴一禹的言行俨然是毛泽东的私人代表,他试图诋毁朝鲜劳动党的领导权威,把自己凌驾于党之上。中国人煽动各种阴谋,利用朴一禹来反对金日成。彭德怀大言不惭地发表对金日成军事指挥能力低下的看法。中国指挥官明显地蔑视朝鲜人,表现出一种大国主义态度。有一次金日成到彭德怀的司令部时,曾遭到中国警卫的阻拦,并被他们扣押了很长一段时间。朝鲜地方当局抱怨说,中国志愿军经常专横地强迫老百姓修筑工事,任意砍伐森林、屠宰牲畜等等。

很多朝鲜人为朝鲜人民军的败退和重大损失而责备中国,他们认为“如果中国的援助早一个月到来,一切困难都不存在了”。朝鲜领导人当时说,如果不是因为中国人的主张,很可能在1950年冬天中国志愿军取得进攻胜利的时候,就已经把美国人赶出朝鲜半岛并实现全国统一了。

尽管如此,但正如人们所知道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扭转战局和使战线保持在三八线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志愿军在参战的第一年伤亡超过30万人。

中国领导人利用志愿军长期驻守在朝鲜这一情况,试图加强对北朝鲜的长期影响。1953年7月27日停战协定签字以后,中国人民志愿军又在朝鲜驻扎了5年多。直到1958年10月底,在朝鲜人的压力之下,志愿军才最终撤回国内。

中国领导人甚至现在还通过各种可能的方式,利用志愿军在朝鲜参战这个历史来迫使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支持他们的冒险主义立场。

三、联合国和美国对朝鲜的干涉

〔此节为一段简短的概述。〕

四、停战谈判

至1951年中,朝鲜的局势已清楚表明,以武力方式解决统一问题实际上是不可能的。中朝领导人都被迫承认了这一点。在同中朝方面进行初步磋商之后,苏联政府于1951年7月23日提出解决朝鲜军事冲突的建议。苏联代表指出:“第一步,应进行停火谈判,为此双方军队应撤离三八线。”这一建议引起了全世界的注意。

1951年6月27日,美国(驻莫斯科)大使柯克拜访葛罗米柯(当时的苏联外交部副部长),就有关这些建议的大量问题向他提出要求。葛罗米柯向柯克阐明了苏联政府的立场,指出停战谈判必须是在美军司令部和南朝鲜军司令部为一方代表,而朝鲜人民军司令部和中国志愿军司令部为另一方代表的情况下,才可以举行。葛罗米柯同志特别提出,谈判必须限制在军事问题方面,并且首先是停火问题。

6月29日,当时在朝鲜的“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通过广播向朝鲜人民军总司令金日成呼吁,建议开始停战谈判。

7月1日,金日成和彭德怀在电台发表联合声明,对李奇微的呼吁做出答复。答复表示他们同意与美军司令部的代表举行会议,“就停止军事行动和实现和平进行谈判”。

战争各方司令部的代表于1951年7月10日举行谈判,以后时续时断达两年以上,直到1953年7月底。

在整个谈判的过程中讨论了这样一些基本问题:在双方之间划定一条分界线以建立一个非军事区,作为在朝鲜停止军事行动的条件;详细制定实行停火和停战的实际措施,包括监督实现停火和停战条件的一个机构的人员、权力和职责。

到1952年5月初,除了如何对待战俘的问题外,对所有问题都达成了协议。后来,战俘问题也在双方都可以接受的基础上得到了解决。

斯大林去世后,苏联政府采取多种措施促进停战协定的缔结。周恩来在莫斯科参加斯大林葬礼期间,同苏联领导人就朝鲜问题举行了一系列会谈。在这些会谈中,周恩来以中国政府的名义,急切要求苏联帮助加快停战谈判进程和签订停火协定。中国人的这一立场同我们的立场是一致的。为确保在复杂形势下各种有效措施得以实行,1953年3月,莫斯科派出一位特别代表,携带着关于加速和平谈判的建议前往平壤。到这时,朝鲜人也明确表示了他们以
最快速度停止军事行动的愿望。

7月27日,停战协定在板门店签字。

停战协定划定了军事分界线并规定双方的军队从这条线后撤两公里,以建立一个非军事区,还规定停战协定生效后72小时之内,双方军队都撤出非军事区。

〔此处列举了协定的条款。〕

五、停战后的朝鲜问题

朝鲜停战为这个国家实现和平的重新统一建立了前提条件。为达到这一目标的第一步是必须召开停战协定中设想的政治会议。

由于美国的破坏,关于朝鲜问题的政治会议直到1954年4月26日才在日内瓦召开。美国代表竭尽全力阻止通过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苏联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在朝鲜半岛建立单一的、真正民主的政府为目标的各项建议。会议没有通过任何对朝鲜有建设性的决议。

朝鲜问题直到现在仍然在联合国机构中被作为悬而未决的问题。这是联合国大会每一次例行会议“讨论”的一个问题。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明确反对在联合国讨论所谓朝鲜问题,主张撤销“重新统一和恢复朝鲜委员会”,要求美国军队撤出朝鲜。朝鲜政府的这一主张得到苏联政府的全力支持。

(本文来源:《朝鲜战争:俄国档案馆的解密文件》)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