勃列日涅夫闲谈苏联制度和共产主义思想

1978年勃列日涅夫与政治局委员

1970年代初,勃列日涅夫的亲弟弟亚科夫·伊里奇问他是否相信共产主义。据亚科夫后来回忆,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直截了当回答:“你说什么呢,亚沙?什么(脏话)共产主义?皇帝被杀了,教堂被炸了,人民总得相信点儿什么……”


1970年西德总理威利·勃兰特初次会见勃列日涅夫,曾听他用赞成的态度讲反苏笑话,可见其立场。

其中一个故事版本是这样描述的:“一名宣传员到集体农庄宣讲共产党为民谋福利的丰功伟绩:同志们,如今大家人人能吃饱、人人有房住,衣服够穿,还有钱每年买新鞋!话音刚落,坐在墙角的老奶奶说(勃兰特回忆,勃列日涅夫学着老女人嗓音):哦,是的!就跟有皇帝那会儿一样!”

故事第二个版本则称,勃列日涅夫是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勃兰特。勃兰特接受采访称:“我记得,他(勃列日涅夫)有一次给我说了个视察集体农庄的笑话。他当时在大厅里对着集体农庄农民讲话,谈起当前五年计划即将取得的成就——孩子们每天喝牛奶,所有人每星期吃一次肉,钱足够花,每年都能买新靴子,妇女们每年至少买两块布料做衣服。然后,勃列日涅夫说,大厅后排有个老太婆发言:‘总书记同志,可以提问吗?’他回答:‘可以,请讲。’老太婆说:‘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你是想让我们相信,一切很快会跟皇帝统治时期一样好吗?!’”


勃列日涅夫分享给勃兰特的政治笑话大概不止一条。勃兰特还记得另一个故事,说:勃列日涅夫死后到了阴间,遇见尼古拉二世,后者问:

— 嘿,廖尼亚,我们干的怎么样啦?军队强大吗?世界畏惧我们吗?
— 是的,皇上,我们已经征服半个欧洲,并将继续前进。
— 那就好。廖尼亚,国内政权稳固吗?
— 很稳固,皇上,不比你那会儿差。
— 伏特加还好喝吗?还是38度的?
— 不,皇上,如今都40度了!
— 听着,廖尼亚,就为了这两度,值得发动革命吗?!

勃兰特和他的随员还记得,他们再次访问莫斯科的时候,勃列日涅夫问:“你们知道马克思如果今天活着会怎么说?——全世界无产者,请原谅我!”这一则轶闻从勃兰特嘴里传遍德国和东欧,某位匈牙利共产党干部表示,他听后深感震惊。

再者,勃兰特同勃列日涅夫初次见面时自己也说过反共笑话:“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区别是什么?资本主义人剥削人,而社会主义相反!”勃兰特表示勃列日涅夫喜欢这个笑话,鉴于上述情况,毫不稀奇。


曾任克格勃第一副主席、迫害过持不同政见者的菲利普·博布科夫将军表示:“人家说,他(勃列日涅夫)以前担任州委秘书的时候,处理过一起逮捕传播反苏笑话者的案子。勃列日涅夫要求查清楚笑话内容,以及是怎么传播‘反苏’的。结果发现,笑话之一是此人排队买牛奶时说的,之二是他买到变质面包跟人吵嚷时说的。勃列日涅夫宣布,此人没什么好抓的——我们不应该斗争讲笑话的人,而应该斗争那些供应变质面包和制造买牛奶长队的人!”

勃列日涅夫至少在1930年代末就已经把苏联的“宗教”——马克思列宁共产主义思想本身——等同为邪恶空虚的无稽之谈。关于这一点,可以从他跟当时的意识形态负责人、后来的反苏分子雅科夫列夫的一段对话中得知。雅科夫列夫回忆,这段对话使他第一次发觉,苏联最高领导人根本不信教,却以宗教的形式进行统治。雅科夫列夫写道:“……我本人保证,当勃列日涅夫谈论意识形态工作重要性的时候,他是虚伪的。有一回在扎维多沃的座谈会上,勃列日涅夫说起他在第涅伯罗彼得洛夫斯克(1930年代末)工作时,如何被推荐担任负责意识形态的秘书职务。勃列日涅夫说:‘……我极力谢绝,因为我讨厌这种东西,不喜欢研究没完没了的废话……’说完,勃列日涅夫抬头微笑看着我,补充道:‘就是这样’。”(亚历山大·雅科夫列夫时任中央宣传部长)勃列日涅夫的另一句话也表达了类似意思:“意识形态?与我无关。我们党有苏斯洛夫主管这摊事儿。”


另外,苏共中央总书记对苏联制度的稳定性及其导致的人民道德素养评价不高。
据他侄女回忆,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在某次谈话时说:“要改革就改革吧,来吧!我甚至不敢大声打喷嚏。上帝禁止滚石头,(因为)雪崩紧随其后。咱们的人民,根本不了解真正的自由,也不知道用什么态度对待资本主义。经济自由会引发混乱。人与人之间的撕咬……就要开始了。”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