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7年斯卢茨克骚乱事件

1967年秋季白俄罗斯古城斯卢茨克发生骚乱,起因是群众不同意一桩斗杀案的判决结果。骚乱导致一名警察、一名法官死亡,法院被烧毁。

案件主要被告名叫根纳季·加帕诺维奇,28岁,共产党员,在斯卢茨克市苏维埃执委会主管文化工作。1967年4月9日他在家和25岁亲戚(可能是小舅子)列昂尼德·希科喝酒,之后站在单元门口抽烟。建筑维修部门工人亚历山大·尼古拉耶夫斯基醉酒后行至此处,加帕诺维奇和希科试图把他赶走,三人发生撕扯,尼古拉耶夫斯基被推下台阶。加帕诺维奇和希科继续殴打,尼古拉耶夫斯基逃跑,次日发现死于公园喷泉内。官方说法:尼古拉耶夫斯基患胃溃疡,强力击打导致出血,摸黑进入公园后失去意识,跌落喷泉溺毙。

警方并未对外公布案情,流言在四万人的城市中不胫而走,称尼古拉耶夫斯基“实际”死于刺伤或扼颈(据说尸检发现颈椎骨折、半裸的尸体旁有木桩)。被告身份传开后更加火上浇油,变成了党员干部残杀普通工人。一些市民私下议论,说尼古拉耶夫斯基家战争年代是游击队员,而加帕诺维奇父亲是(为纳粹效力的)伪警察,两家旧有世仇。其实,并无任何证据证明加帕诺维奇是警察之子。

加帕诺维奇和希科被控“流氓罪”,1967年10月10日第一次开庭,主审法官是亚历山大·克里斯克耶维奇。尼古拉耶夫斯基之父表示不相信地方法院的公正性,要求到明斯克(首都)审判。

大批工人群众站在死者家属一边,希望判处凶手死刑。但法院认为该案属于日常斗殴,应判处8年监禁。10月11日中午12点,约1.5万名市民聚集在法院大楼周边。由于拒绝设置大喇叭广播庭审实况,各种失真的消息口口相传。人们愤怒高喊“共产党官官相护!”、“交出凶手!”,并阻拦加帕诺维奇的妻子进入法庭作证。

10月12号情况变得愈发不可收拾。加帕诺维奇穿正装打领带、乘坐救护车出庭——因为拘留所某囚犯自杀,唯一一辆警车被调走;正装领带则是便于未成年目击者辨认。结果围观群众以为这是他将被无罪释放的信号,深感愤慨,互相传说“共产党要包庇杀害普通工人的凶手了”。

随着群众越聚越多,法庭担心出事儿,决定提前结束审判。当法警押解加帕诺维奇和希科出大楼时,人群爆发骚动,扬言除非交出被告私刑处置,否则谁也别想离开。

这时市内各企业已经下班,聚集人数很快增长到三千多。工人们收集铺路石,拆除篱笆做成棍棒,又拦截一辆运菜车,向法院投掷土豆和甜菜。情况立即报告给明斯克,接着上报莫斯科,内务部派出350名内卫部队官兵前来处置。

士兵们拉起警戒线阻止人群未果,形势更加严峻,遂发射催泪瓦斯强行驱散(系白俄罗斯战后首次使用催泪瓦斯)。人群散开后,一辆囚车将被告救出,加帕诺维奇身穿拘留所负责人斯坦尼斯拉夫·塔图尔上尉的警服做掩护,仍遭乱石丛击,囚车大灯及车窗碎裂,凹痕数十处。

当愤怒的群众意识到两被告已不在楼内,转而向士兵扔石头、打棍子、扬沙土,合力冲破警戒线。由于现场士兵没有武装,导致7人受重伤、35人受轻伤。有人从附近汽车油箱接出汽油,做成简易燃烧弹投向法院木墙,随即被灭火器扑灭。人群冲上二楼,泼洒汽油纵火,把没穿制服的斯坦尼斯拉夫·塔图尔上尉暴揍一顿,扔出窗外(或称自行跳楼),很快死于送医途中。

大火熊熊蔓延,人群不准消防车靠近,直接把水龙带剪断了。女法官加琳娜·阿列克谢耶娃困在楼内无法逃生,不幸葬身烈焰。之后人群觉得正义已经伸张,各自散去回家。斯卢茨克河大桥附近,当地驻军首长斯科罗杜莫夫上校拒绝出动军队镇压市民,赶赴现场劝说,结果也遭殴打。

为防范最坏的情况出现,斯卢茨克市党政主要领导集中在一处,受到20名持枪军人保护。

骚乱次日当局展开调查。斯卢茨克区委书记称该事件是“工作中的巨大污点”,当地党委企图把责任推诿给执法部门,指责他们未能采取有效措施维护社会秩序。10月13日夜晚来自明斯克、莫斯科的联合委员会抵达,斯卢茨克市警察局长和检察长被就地免职。法院废墟彻底拆除,夷为平地,以免再“引起联想”。

70多名市民因参与骚乱被捕,大部分是工人、学生和退休者。其中,纵火的两人(尼古拉·格里纽克、伊万·波波夫)执行死刑,另外15人分别判处3到15年监禁。

杀人案被告加帕诺维奇最终获刑8年,刑满释放后居住在巴拉诺维奇市,2006年亡故。至于无辜的亚历山大·尼古拉耶夫斯基究竟遭遇了什么,至今无法核实确知。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