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洛托夫的妻子为什么被流放

波琳娜·热姆丘任娜(娘家名:珀儿·卡尔波夫斯卡娅)是维亚切斯拉夫·莫洛托夫的第三任夫人,当过党的高级干部,与斯大林妻子友善,最后被逮捕、流放到库斯塔奈州五年。

热姆丘任娜的经历常被用作约瑟夫·斯大林冷酷的例证,甚至对自己最亲密的战友家也不留情。还有人说这显示出“苏联制度”反人性的一面——莫洛托夫身为事实上的“二号人物”,妻子遭难居然默不作声。然而,这件事可能没那么简单。

热姆丘任娜1949年1月29日被捕,官方指控她“同犹太民族主义分子多年保持犯罪联系”。此种说法并非空穴来风,毕竟热姆丘任娜一直是1942年4月份成立的“犹太人反法西斯委员会”活跃成员。

虽然该委员会背后有内务人民委员部的积极参与,但并非苏联独有。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和巴勒斯坦托管地都有类似委员会,只不过苏联的“委员会”后来在以色列建国进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1948年5月14日大卫·本-古里安依据联合国分治方案宣布建立独立的犹太人国家,阿拉伯世界对此当然无法接受,第二天就集结军队发动进攻,史称“第一次中东战争”,以色列称“独立战争”。

斯大林认为犹太民族建国在外交上对苏联利大于弊,所以在这场战争中援助以色列。可惜苏以友谊十分短暂,因为以色列很快选择倒向西方世界,尤其美国。

1948年苏联政府举办外交招待会纪念十月革命胜利,多国外交官出席,包括以色列首任驻苏大使果尔达·梅厄。据目击者描述,波琳娜·热姆丘任娜与梅厄夫人进行了长时间的私下交谈,之后当众用意地绪语讲话,自称是“犹太人的女儿”,赞扬梅厄夫人访问莫斯科犹太会堂,并表示“如果以色列人民过得好,那么世界其他地方的犹太人也会过得很好”。

“犹太人反法西斯委员会”当时仍然属于很有影响力的组织,但当其最活跃成员之一发表此番言论之后,斯大林迅速断定:自己亲手培养了近在咫尺的“阴谋圈子”。

说到这里,也要考虑到“委员会”方面和“老一辈列宁主义党员”关于斯大林路线政策的意见分歧。许多人对斯大林的特殊保守主义深感不满,据传莫洛托夫本人也说过斯大林的路线是“错误的”。另外早在1946年,“委员会”首任主席所罗门·迈尔斯就向热姆丘任娜反映过“地方上压迫犹太人”的现象,热姆丘任娜随后将此意见转告斯大林。

总之,1948年12月29日热姆丘任娜被开除党籍,次年1月被捕。稍早前她和丈夫假离婚,有人说是热姆丘任娜坚持要求如此:“如果这是党的需要,那么,我们就该分开。”

两个月后莫洛托夫被免除外交部长职务。热姆丘任娜流放库斯塔奈州,亲属亦遭株连,一个兄弟、一个姊妹死于狱中。

关于热姆丘任娜的案子还有另一种版本,涉及外交、海外亲属和间谍活动。波琳娜的兄弟之一萨穆伊尔·卡尔波夫斯基1920年代移民美国,改名“萨姆·卡普”,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大萧条时期生意十分艰难,1930年代他来苏联拜访波琳娜,迅速被苏联情报机构招募。之后他的公司开始从事汽车进出口贸易,实则购买美国军用物资运往苏联供拆解仿制。

1939年萨姆·卡普拿了苏联政府五十万美元,试图促使美国向苏联出售战列舰,结果协议未成。战后1948年他又成了美国政府针对反美活动调查的被告,审理期间供述了苏联方面贿赂、游说活动的细节和他自己获取的利益。

于是他变得两头不讨好。苏联觉得萨姆·卡普有“双面间谍”之嫌,渐渐转为“潜在敌人”。而他与热姆丘任娜的密切联系虽然止于1939年,但在两国交恶的大背景下,热姆丘任娜被怀疑也不能说完全无凭无据。

而且话说回来,在当年严苛的政治环境中,热姆丘任娜所受的处分已然“很轻”了,毕竟那时的间谍罪和叛国行为最高可判死刑。

斯大林葬礼后第二天,拉夫连季·贝利亚安排波琳娜·热姆丘任娜恢复自由、恢复党籍,流放岁月计入党龄。有意思的是,经此磨难的波琳娜仍然是一位坚定的共产主义者和斯大林主义者。

斯大林女儿斯韦特兰娜·阿利卢耶娃1960年代中期曾探望莫洛托夫一家,她回忆热姆丘任娜对她说:“你父亲是天才。他铲除了我国的第五纵队,战争爆发后团结党和人民。如今革命精神无存,机会主义横行。”莫洛托夫女儿女婿则低头不语,因为他们是另一代人……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