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3年赤塔109航班空难

1973年5月18日,当地时间上午九点多(莫斯科时间凌晨三点多),赤塔市郊约100千米地方的伐木场工人正在作业。忽听天空一声巨响,本能地抬头观望,赫然看见飞机碎片和人体从空中四散坠落。这一幕令他们终生难忘……

与此同时,赤塔机场调度员正用颤抖的手指打电话报告:苏联民航109航班在雷达屏幕上突然消失!他很清楚发生了什么,因为数分钟前刚刚收到飞机遭劫持的消息。

遭劫持的Tu-104A客机尾号42379,前一天18:12从莫斯科起飞,目的地是赤塔。途中降落三次,一切都很平静。第三次降落在伊尔库茨克机场后,轮班机组成员登机继续飞往赤塔。机上共81人,包括9名机组成员及4名儿童。该型号飞机原本只有70个座位,经过改造可容纳85位乘客。当时这架飞机已飞行了19329小时、8841次起降。

当飞机进入赤塔航空管制区,调度员允许飞行员下降至3900米高度。然而短短四分钟后(莫斯科时间03:36),机载无线电连续三次发出遇险代码,接着飞行员告知调度员:客舱内有人要求改变航线,机组将维持在6500米高度。正当调度员向上级汇报情况时,再次传来遇险代码,意味着情势陡然加剧,之后Tu-104的雷达光点化为“云雾状”,随即消失……

一个半小时后,搜索直升机在赤塔以西97千米处发现飞机残骸散落在10千米范围内。这表示飞机在空中爆炸解体,不可能有人生还。随后赶至的搜救人员从地面和树顶收殓了乘客和机组成员尸体。

伐木工人的目击证词也确认飞机在空中发生爆炸。事故原因直接指向恐怖袭击。

1970年10月布拉金斯卡兹父子成功劫持一架An-24客机飞往土耳其,空姐娜杰日达·库尔琴科遇害,导致苏联修改民航安全条例。三年后再次发生类似案件,且导致大量人员死亡,政府感觉难以向人民解释,于是严密封锁消息。

结果多年后传出流言,称109航班遭到军机或防空导弹射击坠毁。这实际上不可能,因为即使当局决定击落即将跨越国境的被劫持航班,也无法在警报发出几分钟内“火速完成”。

1970年布拉金斯卡兹案发生后,政府秘密规定:沿国境线飞行的航班必须有内务部或国家安全委员会(“克格勃”)便衣官员随行。5月18日随行109航班的是警察少尉弗拉基米尔·叶日科夫。地面搜索过程中发现他的配枪,弹匣少了两颗子弹。

死亡乘客中有一男子,后背左下肋骨区域有两个弹孔,查明其身份是1941年出生的成吉斯·尤努斯-奥格雷·勒扎耶夫。难道他就是恐怖分子,所以警察向他开枪吗?

或者,弗拉基米尔·叶日科夫瞄准别人,却不幸误伤成吉斯·勒扎耶夫?

侦查人员进入勒扎耶夫的住所搜查,很快确认他就是恐怖分子。房间内起获爆炸装置和松发引信——也就是按下后必须保持按压,否则引爆。

尚不清楚勒扎耶夫带上飞机的炸弹是否采用了松发引信。

随着调查深入,劫机者动机逐渐明朗。成吉斯·勒扎耶夫生于基洛瓦巴德(今阿塞拜疆国占贾市),毕业于第比利斯,梦想成为外交官。为此他曾到莫斯科报考国立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可惜未被录取,因其包括俄语在内的语言能力较弱。

勒扎耶夫考学失败,应征入伍当工兵,退役后靠着某种差事为生,但始终未放弃自己的外交梦。

勒扎耶夫的一位熟人表示:劫机发生一周前他忽然谈起要移居中国。熟人听闻这话一笑置之,毕竟大家早就习惯了成吉斯的古怪行为。

万万没想到勒扎耶夫当真买了109航班的机票,手里拿着一包东西从伊尔库斯克登机落座。抵达赤塔前夕他叫来空姐,表示自己有炸弹,命令改变航线。

专家还原现场情况认为,空姐将劫机消息告知机组人员,很可能也悄悄通知了警察。或者,弗拉基米尔·叶日科夫目睹或听到勒扎耶夫的企图,职责要求他必须采取一切手段制服罪犯。

然而机上警察只在万不得已时才能开枪。叶日科夫极大可能去抢夺炸弹,却被甩脱,勒扎耶夫跑向驾驶舱,叶日科夫追击并开枪。法医鉴定子弹打中勒扎耶夫的致命部位,但他死前启动了相当于6千克TNT的爆炸物,飞机解体碎裂。

勒扎耶夫当过工兵,技能足以自制炸弹。至于炸药的来源问题一直悬而未决,推测是从无名氏地质学家手里非法购买的。如果系其他来源获取,那么很多官员就要有大麻烦了。

总之,109航班空难造成80人死亡(不包括劫机者),事故原因被确定为一名有精神问题的恐怖分子单独行动导致。但我们无法肯定或排除勒扎耶夫有无同伙协助。

部分遇难者亲属获知情况后,将全部责任归咎到警察身上。

弗拉基米尔·叶日科夫时年22岁,当天上飞机是帮同事替班。他是个多才多艺的人,很会画画,希望有朝一日改行当新闻记者,经常给当地报纸写杂文。熟悉叶日科夫的人确信他一定会开枪,因为那种电光火石的瞬间无从选择。

109航班空难调查结束后,苏联政府再次修订民航安全条例。实践证明内务部或克格勃官员武装护送民航飞机的做法过于冒险,应当着重加强对乘客与行李的安全检查。

至今在赤塔郊外难以接近的土地上,仍遗留有部分飞机残骸,提醒今天的人们不要忘记1973年5月发生的苏联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劫机悲剧。

原文:俄文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翻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