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元帅谢尔盖·胡佳科夫身份之谜

战争中短短三年时间,谢尔盖·胡佳科夫迅速从上校晋升至元帅。然而战后发现,这位苏联空军最高指挥官之一居然不是他自称的那个人。

今天我们知道,苏联空军元帅谢尔盖·胡佳科夫真名叫阿尔梅纳克·汉费良茨,成功隐瞒真实身份长达数十年之久。亲属相信他早在内战时期就已阵亡,甚至新组建的家庭和同事都对此毫无怀疑。

早年经历

阿尔梅纳克·汉费良茨1902年生于伊丽莎白波尔省梅茨塔赫拉尔村(今属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父亲从事渔业生意,1908年逝世。

后来15岁的阿尔梅纳克被送往巴库亲戚家,进入油田打工。当时的巴库正经历社会动荡:红军、白军、达什纳克党人、土耳其人斗得不可开交。1918年阿尔梅纳克曾在报社短暂工作,之后参加工农红军。这是亲戚最后一次看见“汉费良茨”,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于内战。直到三十年后他们发现阿尔梅纳克居然还活着,身份却变成了姓胡佳科夫的元帅。

变身之谜

没人知道汉费良茨摇身变成胡佳科夫的具体过程。广为流传的故事版本一称:汉费良茨参军离开巴库,同红军指挥官谢尔盖·胡佳科夫关系友善。在某次与白色哥萨克的战斗中胡佳科夫受致命伤,临死前委任汉费良茨带队突出包围。顺利脱险后,汉费良茨就“借用”了已故战友的身份。

而且他不仅“借用”姓名,还杜撰了全新的生平经历。在各种履历表上他总是填写生于沃利斯克市,父亲是火车司机、母亲是格鲁吉亚妇女。二老据说死于内战,此外再无已知亲属。

至于真·谢尔盖·胡佳科夫的具体情况,无论在元帅受审期间或平反后,始终未能查明。

广为流传的故事版本二称:阿尔梅纳克·汉费良茨在巴库被土耳其人俘虏,他害怕暴露自己是亚美尼亚人会送命,就报了一个俄罗斯姓名。

最不可思议的故事版本称:阿尔梅纳克在巴库认识了贝利亚,并结仇,由于担心后者报复所以改换姓名。但这个版本的疑点在于,阿尔梅纳克在巴库生活期间,贝利亚只是个19岁的工厂办事员,并无多大权势,似乎犯不着为此改头换面、断绝与亲属的一切联系。

仕途发达

内战结束后胡佳科夫继续当兵服役,曾参加骑兵培训,后担任骑兵团参谋长。

1930年代中期,军队高层越来越意识到骑兵终将淡出未来战场,遂开始改编骑兵部队。胡佳科夫因此调职空军,1936年毕业于茹科夫斯基空军学院,1941年6月战争爆发后担任西部特别军区空军参谋长。

战争初期西部特别军区的空军力量损失惨重,指挥层被整肃清洗,但胡佳科夫不仅奇迹般幸存,更荣升西方面军空军首长。

他的军旅生涯从此进入快速上升期——1942年担任西方面军空军第1集团军司令,1944年担任苏联空军副司令员兼参谋长。1941年战争爆发时他只是个上校,1944年就已官拜元帅。胡佳科夫职业发展如此顺遂,就连25岁当将军的国家元首之子:瓦西里·斯大林也望尘莫及。

1945年2月雅尔塔会议上,胡佳科夫在反法西斯同盟领导人合影时站立斯大林背后,清楚显示了他在领袖心中的地位。

德国投降后,胡佳科夫立即被任命指挥空军第12集团军参加对日作战,策划了多次机降行动,包括在奉天机场抓获满洲国皇帝溥仪。

黄金之祸

溥仪被俘后,两架载有满洲国黄金储备和各种战利品的飞机前往莫斯科,其中一架离奇失踪。

1945年12月14日胡佳科夫元帅在赤塔被捕、押赴莫斯科。关于被捕原因有两种说法,其一称当局怀疑胡佳科夫图谋侵吞黄金及战利品,故意安排飞机“失踪”。其二称:胡佳科夫卷入空军总司令亚历山大·诺维科夫案,同时被捕的还有若干名空军高级将领。总之,根据《刑法》第58-1条之规定,侦查其“叛国罪”。

审讯期间胡佳科夫并未立即承认自己伪造身份。而当他终于供认不讳后,调查人员如获至宝——盗用他人身份混入军队、升至高层,很可能是外国间谍!在那个年代,几乎没有别的解释。

调查人员专门从卡拉巴赫找来胡佳科夫的叔叔,叔叔一下子认出“死了”快三十年的侄子。亲戚们得知他不仅活着,而且成了空军元帅,无不深感震惊。

由于案件极其复杂罕见,胡佳科夫元帅在监狱中关押四年多,反复受审受刑。1949年调查终结,1950年正式起诉。检察人员指控他1918年在巴库被英国情报机关招募,受命以“谢尔盖·胡佳科夫”的身份渗透进工农红军。此外他还被指控参与1918年二十六名巴库人民委员被杀案,并从失踪的满洲国黄金运输机上侵吞贵重物品(飞机残骸日后发现坠毁在原始森林深处)。

1950年4月18日,谢尔盖·胡佳科夫元帅被剥夺军衔和一切荣誉,判处死刑。骨灰埋入新顿斯科伊公墓一个不起眼的坟墓。1951年元帅遗孀瓦尔瓦拉·胡佳科娃和小儿子作为“叛国者家属”遭流放(译注:长子战争年代死于空袭),收养的义子弗拉基米尔·胡佳科夫中尉被军队开除,亦遭流放。

斯大林死后,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发布大赦令,胡佳科夫遗属被允许从流放地返回莫斯科。1954年8月军事总检察院复查胡佳科夫元帅案,发现佐证指控的客观证据不足,提请最高法院军事委员会撤销原判。1965年7月谢尔盖·胡佳科夫元帅正式获得平反,恢复军衔、党籍,生前勋章、奖章归还家属。

尘埃落定,死者已矣。然而无论汉费良茨的亲戚,或胡佳科夫元帅的家人,包括日后的研究者,都无法确知他究竟为什么、以及在何种情况下决定假借他人之名开始新生活。秘密早就被他带进坟墓了。

原文:俄文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翻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