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为不端的“天潢病胄”——尼古拉·康斯坦丁诺维奇大公

尼古拉·康斯坦丁诺维奇大公

尼古拉·康斯坦丁诺维奇·罗曼诺夫大公(1850~1918)是被皇室抛弃的人。因为他有盗窃癖,而且迷恋少女少男。大公起初被流放到土库曼,可他在当地继续乱搞,令家庭蒙羞。之后又在克里木半岛居住三年,著名精神病专家给他下了无法治愈的诊断:“悖德精神病”。

“天生反骨”的尼古拉·康斯坦丁诺维奇性格叛逆,晚年多次拥护二月革命和临时政府,也算当时最富争议的人物之一。亲属回忆录和官方出版物上几乎找不到他的名字,包括尼古拉二世在内的的整个皇族似乎宁肯忘记这位“天潢病胄”,以免徒增口舌是非。

起初,年轻的大公狂热痴迷美国芭蕾舞演员范妮·莉尔,甚至从他母亲(亚历山德拉·约瑟福芙娜大公夫人)的结婚礼物中偷走三枚钻石,送到当铺换钱(1874年)。亚历山大二世皇帝亲自讯问,虽然尼古拉极力推诿,想让副官顶罪,然而事实确凿难以抵赖。皇室深感丢脸,遂让医生对尼古拉进行体检,得出预先指定的结论:“无论结果如何,对外宣布他患精神病,终生隔离‘治疗’”。

于是尼古拉·康斯坦丁诺维奇到死都是个“流放者”,先在至少10个地方辗转生活多年,1881年定居土库曼斯坦,自称“伊斯坎德尔”。热衷沙漠灌溉事业,同时开办工厂企业。

至于他在巴拉克拉瓦的三年“假期”,研究报道甚少,只知道是在宪兵队严密监视下度过的,由此可以推想大公的心理和道德状态。也正是在此期间,著名精神病专家对他做出了“精神错乱”的诊断。说实话,跟“不适当的人”发生“不适当关系”对尼古拉·康斯坦丁诺维奇而言并不稀奇。

“钻石事件”发生后大公的第一任女伴叫亚历山德拉·杰米多娃,娘家姓阿巴扎,1874~1877年“像噩梦、幽灵一般”追求纠缠失宠的大公。监管人员带着大公四处搬家,从奥列安达到乌曼再到季夫里夫,最后总能被她找到。精力充沛的杰米多娃不断在爱人附近住下,1876年终于潜入大公府邸,尼古拉把她藏在衣柜里10天!

1878年在奥伦堡,监管人员再次试图阻止尼古拉与顽固情人见面未成,结果大公迎娶当地警察局长17岁的女儿娜杰日达·亚历山德洛芙娜·德雷尔为妻,舆论大哗。婚后德雷尔诞育二子:阿尔乔姆(1878)和亚历山大(1887),生米已成熟饭,于是1899年尼古拉二世皇帝赐姓“伊斯坎德尔”、世袭贵族头衔,所以娜杰日达·伊斯坎德尔成了“天潢病胄”唯一被承认的妻子。

1883年,身在土库曼的大公又搞事情,这次他勾引了贝赫曼上校的未成年女儿,企图甩掉正妻娜杰日达再娶。为瞒天过海,他先安排贝赫曼女儿与爱喝酒的哥萨克炮兵大尉曼苏罗夫假结婚,但贝赫曼上校拒不同意,向督军告状,尼古拉·康斯坦丁诺维奇只好作罢。

之后,大公在草原生活期间与16岁哥萨克少女达莉娅·恰索维京娜恋爱,花100卢布从她父亲手中将她买下。并且尼古拉·康斯坦丁诺维奇还经常跟撒尔塔女人和男孩乱性滥交(译注:撒尔塔人是分布在塔什干、费尔干纳等地的中亚定居民)。

到了1900年,大公行为问题愈发严重。当年夏天,帝国军事医学院编外副教授、精神专家帕维尔·罗森巴赫与特沃尔科夫斯基精神病院院长弗拉基米尔·哈尔金受命前去检查病情,大公的生活环境和习惯令两位大夫深感震惊。

虽然尼古拉·康斯坦丁诺维奇的府邸豪华高大,可他却住在一间天花板低矮的卧室。每日大部分时间被六条狗环绕,胡乱屙屎屙尿。大公的寝具铺在地面,睡觉时脱光光,让狗包围自己取暖。理发师天天为他服务,不仅剪发刮脸,全身的毛都要剃干净。大公醒后不起身,躺在“床”上吃早饭,直到晚餐时才穿好衣服,最后散步结束这一天。

1901年,大公谎称自己将来能继承帝位,与15岁中学生瓦列里娅·赫梅利尼茨科娃缔结非法秘密婚姻。皇室闻讯将赫梅利尼茨基全家从塔什干驱逐到高加索地区,“天潢病胄”本人先被转移到特维尔,1901年6月22日抵达巴拉克拉瓦,时年52岁。

他的生活习惯从在土库曼开始基本没变:一直在地板的“床”上躺到下午,逗狗、读报、用镊子拔除理发师没瞧见的体表毛发,有时白天坐马车玩。大公对卫生、餐饮和体面尊严的要求极低,夏季尚能每天下海洗澡,入冬后接连数周不沐浴。温暖的日子里,他赤身裸体披一块斗篷状大布光脚在家走来走去,以这副尊容亮相阳台引人发笑亦不介意。

大公反复要求身边人找“花姑娘”来,随便什么“戴头巾的”都行,越年轻越好。而且他不主张跟女孩本人沟通,而要跟母亲谈话,务求与她们关系和睦,就好像她们“对大公毫无意见”。他对男童同样兴趣浓厚,要求找来的男孩必须12岁以下。

定期医学检查表明,大公明显存在精神疾病,但身体状态良好,比尔维斯大夫将其诊断为“悖德精神病”。离开土库曼之前,俄罗斯精神病学奠基人之一伊万·梅尔热耶夫斯基教授也做出过相同诊断,罗森巴赫副教授第二次受命到巴拉克拉瓦探访时亦同意该诊断。

按照梅尔热耶夫斯基和罗森巴赫的分析,“道德精神错乱”可能是大公青年时代感染梅毒的后遗症,也可能遗传了母亲的神经紊乱和幻觉问题。

1901年12月17日,莫斯科大学43岁编外副教授弗拉基米尔·塞尔布斯基抵达巴拉克拉瓦,事后他写道:“根据我收集的全部资料,以及个人的观察,我完全赞同罗森巴赫与哈尔金大夫的结论,即:尼古拉·康斯坦丁诺维奇大公患有以退化性精神病和道德感钝化为表现形式的精神障碍。”

1904年5月大公终于离开他讨厌的巴拉克拉瓦,被带到斯塔夫罗波尔。此前(1903年6月)他的妹妹希腊王后奥尔加·康斯坦丁诺芙娜去巴拉克拉瓦看他,写了一封请愿信捎给尼古拉二世。1906年4月15日皇帝终于允许大公返回塔什干。俄罗斯君主制被推翻一年后,1918年1月14日尼古拉·康斯坦丁诺维奇·罗曼诺夫大公因肺炎逝世,葬于塔什干圣乔治大教堂。

大公与正妻娜杰日达的两个儿子:长子阿尔乔姆死于内战(或称在塔什干死于伤寒),幼子亚历山大1957年死于法国。与哥萨克女人达莉娅有三个孩子,与亚历山德拉·杰米多娃有两个孩子。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