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哈伊尔·肖洛霍夫的危险情人

作家米哈伊尔·肖洛霍夫25岁凭借小说《静静的顿河》名扬四方,不仅成为苏联文学界的一颗新星,更是许多苏联女性心中的“白马王子”。然而,他与内务人民委员部头目尼古拉·叶若夫之妻的一段婚外情,险些令他死于非命。

虽然肖洛霍夫与妻子玛丽亚青年相识,婚姻持续了60年之久,但也偶有外遇。小说家无法抗拒叶甫根妮娅·哈尤京娜(娘家姓费根贝格、第一任丈夫姓哈尤京)的魅力,此女是斯大林刽子手尼古拉·叶若夫的续弦妻子,也是莫斯科出了名的风流交际花,家里常有高级党员和社会名流聚会出入。

当时有一份杂志叫《苏联建筑》,哈尤京娜是名义副总编、实际控制者,跟她相熟的文化界人士可以在该刊发表作品。作为一名有权有势的女人,哈尤京娜性格大胆、感情奔放,似乎并不担心怀孕问题(终身未生育,1933年收养一女),曾跟许多男性名人弄玉偷香,能确定的包括作家伊扎克·巴别尔、米哈伊尔·科利佐夫和极地探险家奥托·施密特。

奥托·施密特之子希格尔德·施密特这样描述哈尤京娜:“如此美丽的容颜、青铜色的头发,令人一见难忘,尤其她身边那些小男人,比如尼古拉·伊万诺维奇·叶若夫……”

通常情况下,“斯大林委员”叶若夫对老婆的奸情选择视而不见。毕竟他自己也绝非模范丈夫,一有机会就把老婆的女友甚至自家女仆拽上床。但由于某种原因,哈尤京娜与肖洛霍夫的恋爱关系居然惹得叶若夫怒火中烧。

1937年哈尤京娜跟肖洛霍夫初次相识,次年春夏之交两人情意渐浓。五月份肖洛霍夫借着准备在《苏联建筑》上发表红色哥萨克文章的机会来到莫斯科,八月份再次与哈尤京娜悄悄幽会。值得注意的是,这婆娘在丈夫面前说起自己对肖洛霍夫的好感,导致叶若夫疑心大起,派下属监听肖洛霍夫宾馆房间,获得了完整的活动记录。

1938年负责监听莫斯科“国家宾馆”的库兹明中尉报告称:“对肖洛霍夫房间的监听持续十多天,直至其退房离开,期间记录到了肖洛霍夫与叶若夫同志妻子的暧昧联系。”

哈尤京娜女友季娜伊达·格林金娜回忆,某次晚餐后醉醺醺的叶若夫从皮包拿出一摞文件,问妻子:“你跟肖洛霍夫住一起吗?”哈尤京娜矢口否认,叶若夫当场把监听记录甩她脸上,说:“给你,念!”格林金娜后来得知文件部分内容,记得肖洛霍夫说的一句话好像也出现在他作品中:“我们的爱很沉重,热尼娅。”哈尤京娜接着说:“我恐怕……” 之后声音显示为“进入浴室”、“亲吻”、“躺下”。

对哈尤京娜来说,此事以挨了丈夫一顿打告终。但肖洛霍夫惹的麻烦无疑更重,叶若夫想让他死。据研究员爱德华·马卡列维奇考证,罗斯托夫的“契卡”工作人员打算揭发肖洛霍夫是“人民公敌”,再以“拒捕”的名义枪毙他。为此,根据内务人民委员部的栽赃计划,新切尔卡斯克工程师波格列洛夫应当诱使肖洛霍夫谈论顿河哥萨克反苏暴动。结果波格列洛夫拒绝从命,反倒把此事向肖洛霍夫和盘托出,随后立刻前往莫斯科,写材料给斯大林揭发内务人民委员部的“勾当”。再后来,据说“人民慈父”邀请肖洛霍夫和叶若夫共同出席接见活动,以此警告后者最好别动《静静的顿河》的作者。

(儿按:据《传记文学》2006年第12期文章介绍,1938年11月4日下午4点钟,肖洛霍夫、波格列洛夫和区委书记卢戈沃伊、罗斯托夫州克格勃分部负责人格列丘辛、副手爱泼斯坦、克格勃维约申斯克区分部负责人鲁金谢夫等人被召进克里姆林宫斯大林办公室,斯大林本人和叶若夫在座。斯大林听取各人汇报,谴责了叶若夫,叶若夫被迫承认错误。

但,查阅1938年11月4日斯大林办公室访问者登记簿,显示:
1.赫鲁晓夫同志,23点20分进入,02点00分离开
2.莫洛托夫同志,23点30分进入,02点00分离开
3.谢尔巴科夫同志,23点45分进入,24点00分离开
4.叶若夫同志,00点10分进入,00点50分离开
5.贝利亚同志,00点10分进入,00点50分离开
6.日丹诺夫同志,00点45分进入,02点00分离开
最后一批人员于11月5日02点00分离开

暂时未见1938年11月肖洛霍夫等人进入斯大林办公室的公开资料。)

丑闻平息之后,叶若夫和哈尤京娜的婚姻实际上已然破裂,女人出现了神经过敏的毛病。1938年11月21日叶甫根妮娅·哈尤京娜被发现死于镇静剂过量,也有观点认为她是被丈夫蓄意谋杀的。叶若夫又活了一年多,1940年因“反革命罪”处死。

原文:俄文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翻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