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8世纪俄罗斯浴室的擦澡女工

17~18世纪的俄罗斯浴室少不了擦澡女工,她们绝大多数来自社会底层,年轻貌美、体态匀称。

专职“擦澡工”

蒸气浴室就是一间铺着木地板的方形屋子,墙边有长凳,中间留空。

一套蒸汽浴过程如下:专门的“烧水”男工往热石头上泼水制造蒸汽,多用提桶或带耳小盆,较少用浇杓或大杯。当他认为热气足够,就叫“擦澡侍女”前来。侍女进门首先往墙壁和地板喷洒芳香水——冬天用新鲜干草、夏天用花瓣浸泡,之后招呼客人说:“请君入浴!”

擦澡侍女站立浴室中央,客人们环绕她坐定。侍女手拿白桦树枝或橡树枝四面扇动,保证每位客人都被浓密的蒸汽包围。这个活十分辛苦,侍女扇一会儿就得换人接班。

如果客人需求“全套服务”,他就得订个单独房间(通常是仅够容纳两人的小棚屋)。在那里侍女会为客人洗身,并用桦条帚抽打他。

一般来说,仅上流阶级才能享受这种服务,普通百姓进公共浴室都是自己动手,没人伺候。

“浴室少女”

荷斯坦贵族费德里希·威廉·贝格霍尔茨1721年曾游历俄罗斯多地,他日记中有如下记载:“俄罗斯妇女和楚赫纳妇女很会服侍人。其一,她们往烧热的砖炉泼水,喜欢热一点或凉一点都行。其二,伺候你真可谓无微不至。她们先安排你躺在床架的干草上,再给你盖一块干净床单,用白桦枝扫帚抽打,轻重随意。这个过程非常爽快,因为毛孔扩张,大汗淋漓。之后她们用手指遍身刮擦,清理体内污垢,同样令人十分舒适。接着肥皂涂抹你全身,最细小的脏污也不放过。最后,按你要求用温水或凉水彻底冲洗,干净毛巾擦拭。这一整套操作下来,感觉自己仿佛重获新生。”

类似这种女性为男性提供洗浴服务的做法,同样出现在私人浴室,大概属于传统俄罗斯待客习惯的一部分。

尼古拉斯·维特森在《环游莫斯科》一书中描述:“显贵人士家皆有私人浴室,其中年轻侍女帮男人和女人洗浴…… 每间浴室摆放2、3条长凳,供人裸体躺卧。最高处的长凳最热。侍女或男仆(如果需要的话)为你擦拭、冲洗身体,再轻轻拍打以扩张毛孔。”

德国旅行家亚当·奥勒阿里也有类似见闻:“妇女或少女提供擦澡服务。若系熟客或主人密友,款待尤其周详,照护体贴入微。客人在澡堂享受的时候,女主人或女儿常会送来几块盐渍萝卜,以及精心准备的清凉饮料。”

而且普希金应该对这种服务有过亲身体验。他的长篇童话诗《鲁斯兰和柳德米拉》写道:

……头上是一团团透明的热气,
周围是一群妙龄的少女,
半裸着身体,千娇百媚,
低垂着脉脉含情的目光,
默默不语,体贴入微,
活泼的一群簇拥在身旁。
有的拿着嫩桦树枝
在骑士的身上晃来晃去,
桦树枝送来芳香的热气;
另一个取来春天的玫瑰汁,
使疲惫的肢体无比爽适,
又把乌黑鬈曲的头发
浸在芳香扑鼻的香水里,
勇士陶陶然,喜不自胜……
(王士燮译)

不干别的吗?

那么,当年的女擦澡工也为客人提供暧昧服务吗?《澡堂——关于风俗和医学的纪事》作者安德烈·达奇尼克认为俄罗斯不像欧洲列国,没这规矩:“俄罗斯浴室的俄罗斯少女真的只给客人擦澡而已,许多人态度相当‘冷淡’。”

原文:俄文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翻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