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二三事

珍贵的福音书

当作家途径托博尔斯克前往鄂木斯克流放地时,十二月党人丰维津(退役少将)的妻子设法捎给他一本福音书。陀思妥耶夫斯基在鄂木斯克的最初两年既无书籍也无纸笔,所以只能反复阅读福音书。

这位作家甚至连一根铅笔也得不到,于是用指甲在书页边缘“掐笔记”,共“掐”了约1700字。这本珍贵的福音书陪伴陀思妥耶夫斯基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文字艰难

陀思妥耶夫斯基经常拿自己的文学创作和苦役劳动做对比:“……我就是个干苦役活儿的人。在西伯利亚做了四年苦役,后来的工作和生活我都能够忍受……”。不过陀思妥耶夫斯基也明白体制内的前程终归比当作家的落魄生活好一些:“我辞职是因为想辞职…… 日子真不愉快,像在白白浪费大好光阴…… 我要开始地狱般的工作了……”(1844年书信)

26天一本书

长篇小说《赌徒》的内容很大程度上基于作家的亲身经历——此前不久,陀思妥耶夫斯基因赌钱欠下一笔巨债,逃往欧洲暂避,必须在期限内完成一部作品来偿还。

《赌徒》于1866年10月4号~29号顺利完成,这得益于速记员安娜·斯尼特金娜的高效工作。次年两人喜结良缘,陀思妥耶夫斯基向妻子保证今后远离赌博。

《冬天里的夏日印象》

这是陀思妥耶夫斯基一篇政论文集的题目,1863年首次刊登在《时代》杂志上。在这篇”整个夏天的小品”中陀思妥耶夫斯基记述了此前他游览欧洲的印象,顺便讥讽了俄罗斯人对欧洲的印象。例如他观察到:“难道您不知道,在我们所有俄罗斯人(至少阅读这本杂志的人)当中,不了解欧洲的人比不了解俄国的人多两倍吗?我说两倍已是留情面了,实际大概十倍吧。”

“是让世界毁灭,还是我不喝茶?”

离了浓茶陀思妥耶夫斯基就没法写作。当他夜晚写小说的时候,桌上总有一杯茶,餐厅的茶炊也总是滚烫的。

献词与神圣

陀思妥耶夫斯基将他最后一部作品(也许是最著名的作品)《卡拉马佐夫兄弟》献给爱妻安娜·斯尼特金娜。小说中“佐西马长老”这个人物形象,是作家受到“三位一体隐修院”创始人、苦行僧佐西马(韦尔霍夫斯基)生平事迹影响而创作的。

原文:俄文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翻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