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谈俄罗斯帝国人民的收入情况

俄罗斯的漫长历史中,战争、衰退和粮食歉收都曾严重降低人民生活水平。然而,只要吃饱穿暖、略有余财,就足可称为小康人家了。

很难确定农奴制废除前的俄罗斯人生活水准,因为大小权贵和劳苦民众是在不同阶层上共生共存的。此外,19世纪中期全国34%以上人口是农奴,本质上并不存在所谓“中产阶级”。

但我们可以通过外国人的客观意见来了解俄罗斯人何时生活在繁荣之中。例如阿列克谢·米哈伊洛维奇皇帝时期的克罗地亚人尤里·科里扎尼奇(1618~1683),他认为较之诸位近邻——立陶宛、波兰或瑞典,17世纪莫斯科人的财富更多、生活更佳。

科里扎尼奇认为,虽然西班牙、意大利、法国和英国的权贵阶级比俄罗斯的财力更强,但俄罗斯农民和市民“生活得更轻松舒适,胜过其他富国”。据他讲,就连俄罗斯的农民和奴仆都能穿金线、珍珠装饰的衬衫,吃黑麦面包、鱼和肉。

彼得大帝制度改革后,普通人的生活变差了,但根据同时代人观察,俄罗斯人生活水平仍然高于其他西欧国家。1780年代穿越西伯利亚旅行的法国人查尔斯-吉尔伯特·罗姆记述道:西伯利亚农民的日子比他们法国农民的更好。这话并不夸张。

1813~1814年俄军远征外国期间,俄国军官对法国农民的穷困深感诧异。另外,了解俄罗斯农村情况的普希金曾说:“在欧洲各地,拥有一头母牛是富裕的象征;而在我们国家,没有母牛是赤贫的象征。”(儿按:这句话出自亚历山大·普希金《从莫斯科到彼得堡的旅行》,1833~1835年。未闻此人参加过第六次反法同盟作战。)

再来听听英国海军舰长约翰·科克伦的观点,他1824年访问俄罗斯,说:“当地农民的生存状态比爱尔兰农民更好”。这位英国人注意到,普通村庄里“物美价廉”的商品丰富多样,而且“畜群遍地”。

19~20世纪俄罗斯进入工业繁荣期,但仍远远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1899年俄罗斯财政部长谢尔盖·维特曾说:“如果比较我们和欧洲的消费,那么俄罗斯人均消费仅是其他国家认为维持基本生活之必须消费水准的四分之一或五分之一。”

不过,戈尔巴乔夫改革时期重要思想家、俄罗斯科学院院士亚历山大·雅科夫列夫对这段岁月有不同看法,他说:“上帝啊!那真是一段好时光!俄罗斯正以空前的速度发展,一千年来第一次迅速成为繁荣的国家。全国各地纷纷成立学校,食品和消费品充塞市场。”

秉公而论,也只有俄罗斯精英阶层和城市富裕阶层(约占总人口10~15%)有条件过高标准生活。这些人锦衣玉食,享受各种服务,住宅是西欧式样的精致房舍。

美国劳工统计局资料显示,20世纪初俄罗斯平均月工资10~25卢布。作为对照,美国同时期平均月工资为71卢布。不过美国的数据仅部分正确,实际上俄罗斯工人每月收入20~30卢布,仆役可挣5~10卢布。此外不乏高收入职业群体。

例如:专业车工、钳工和工长月工资50~80卢布,普通中学高年级教师80~100卢布,邮政、铁路、船运站的主管150~300卢布。国家杜马代表350卢布,高级官员甚至能超过1000卢布每月。

最后简略介绍一下物价。在莫斯科市中心租住带全套家具的新装修套房,每月租金100~150卢布。若在市郊租一个小房间就便宜多了,5~7卢布而已。

一条重约400克的黑面包卖3戈比,一千克最普通的通心粉20戈比,一升牛奶14戈比,一千克牛肉45戈比。一套西装8卢布,钢琴200卢布,不带额外配件的汽车2000卢布。

翻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

略谈俄罗斯帝国人民的收入情况”的一个响应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