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时代的东正教会

苏联时代的教会史充满了戏剧性和悲剧性时刻,乃是一段斗争和共存的历史。

从布尔什维克革命获胜的第一天起,东正教主教们就面临着一项艰难抉择:或者率领宗教界公开反对无神论国家,或者尝试与新生政权友好相处——尽管其心怀敌意。选择后者当然有利自身,但这并不意味着百依百顺。国内战争(Гражданская война)期间俄罗斯东正教会曾多次愤怒声讨政府的某些行径,例如公开谴责可耻的《布列斯特和约》以及枪杀皇帝全家。

苏联时代的东正教会1

1918年1月19日,经地方神职人员会议批准,吉洪大牧首(Патриарх Тихон)发表了他那篇著名的声明,诅咒制造“血腥镇压”的“狂人们”,尽管他并未直接挑明谁是凶手。

然而吉洪也同样说过:“教会尊重并支持苏维埃政权,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吉洪大牧首文书》,М. 1994,296页)。

国内战争期间大批神职人员成为红色恐怖的牺牲品。

1921年发起了一场没收俄罗斯东正教会财产的战役。

苏联时代的东正教会2
苏联时代的东正教会3

1922年1月2日,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ВЦИК)通过《关于清算教会财产的决议》。2月23日ВЦИК主席团颁布命令,指示地方苏维埃政权“……没收教会财物,转交各宗教信众使用。将全部金、银、宝石材质的珍贵物品登记造册,挑选其中对祭礼仪式无实质影响的,报送财政人民委员部以赈饥民”。

苏联时代的东正教会4
1922年6月在彼得格勒音乐厅举行公审大会,审判那些抗拒没收教会财产行动的神父们

法庭判处10人死刑,包括彼得格勒和格多夫都主教韦尼阿明(Митрополит Вениамин)、修士大司祭谢尔吉(Сергий (Шеин))、律师И. М.科夫沙洛夫和Ю.П.诺维茨基教授。他们被指控”传播抵抗苏联政府关于没收教会财产法令的思想,企图煽动内乱以配合国际资产阶级反对苏联政府“。ВЦИК批准了对他们的死刑判决,剩余六人改枪毙为监禁。其它被告分获刑期不等的徒刑(从1个月到5年),另有26人宣告无罪。1922年8月12日夜间~13日四名死囚遭处决。

苏联时代的东正教会5
1923年查封西蒙诺夫修道院,红军战士从被破坏的修道院内运出教会财物
苏联时代的东正教会6
掠夺的教会财物经分类清点收入国库,照片摄于1921或1922年
苏联时代的东正教会7
清点没收的教堂物品,1926年

虽然到1920年代末才开始大规模查封教堂,但在这十年间仍有不少因苏联的需要而被迫“改变用途”。

苏联时代的东正教会8

1929年左右,反教会运动进入最悲惨的时期,众多教堂被封,继而被大规模拆除。

苏联时代的东正教会9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所谓“反钟鸣”运动。从1930年钟声被正式取缔开始,几乎全苏联的钟楼都被推倒,大钟被送进熔炉以”支援工业化“。

1929年左右,反教会运动进入最悲惨的时期,众多教堂被封,继而被大规模拆除。

苏联时代的东正教会10
苏联时代的东正教会11
苏联时代的东正教会12
苏联时代的东正教会13
苏联时代的东正教会14

根据非公开的施工计划,每个城市的教堂至少要拆除半数,其余的大部分被“斩首”并改为世俗场所。

1935~1938年是拆教堂狂欢的最高潮,因为正赶上“大恐怖”时期(译注:即肃反运动),数万神职人员被镇压或送往劳改营。

苏联时代的东正教会15

战争前夕的苏联境内教堂几乎消失殆尽,许多大城市里仅剩一座正常运行的教堂。

伟大卫国战争最初几个月的惨败令苏联领导层对待教会的政策出现重大转变,意识到其对于保持民众和军队士气必不可缺。于是短时间内重新开放了上千座教堂,神职人员也开始参与公共生活,协助募集资金用于军事装备建设。部分神父甚至拿起武器保卫祖国。

苏联时代的东正教会16
列宁格勒第5游击旅指挥官、苏联英雄康斯坦丁·季昂伊谢维奇·卡里茨基上校为费奥多尔·普扎诺夫授勋
苏联时代的东正教会17
苏联时代的东正教会19
苏联时代的东正教会18

1943年9月8日苏联首次选举俄罗斯东正教会大牧首。

苏联时代的东正教会20
苏联时代的东正教会21

从战争结束到斯大林逝世的数年内,教会的稳固地位得到保障,作为回报教会也对苏联政府忠心耿耿,并积极参与其各项宣传活动,包括外交。

苏联时代的东正教会22

信徒们被号召为领袖的健康不断祈祷,尤其在他患病到逝世期间

苏联时代的东正教会23

赫鲁晓夫发动了对教会的最后一轮迫害,这位狂热的无神论者声称:“我们不能把教会带进共产主义”。1960年代初上千座教堂再次被关闭,数百座被拆毁,甚至连杰出的文物古迹也未幸免。

苏联时代的东正教会24

勃列日涅夫上台后苏联的情况终于稳定下来,这时候的教会其实是一种在克格勃严密监视下的“社会保留地”。

苏联时代的东正教会25

(儿按:附录1922~1923年俄罗斯遇难神父不完全统计)

 “……大批俄罗斯神父在1922~1923年间被枪杀或监禁。许多蒙难者姓名已不可考,但还是有部分数字流传下来:

阿尔汉格尔斯克99人罹难

阿斯特拉罕84人罹难

巴尔瑙尔41人罹难

博布鲁伊斯克29人罹难

弗拉季高加索72人罹难

沃洛格达的27人罹难

顿斯科伊97人罹难

叶卡捷琳堡29人罹难

叶卡捷琳诺达尔69人罹难(译注:即克拉斯诺达尔市)

叶卡捷琳诺斯拉夫92人罹难(译注:即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市)

伊万诺沃-沃兹涅先斯克54人罹难(译注:即伊万诺沃市)

喀山24人罹难

科斯特罗马72人罹难

克雷姆斯克44人罹难

库尔斯克68人罹难

明斯克49人罹难

莫吉廖夫61人罹难

莫斯科36人罹难

下诺夫哥罗德68人罹难

诺夫哥罗德68人罹难

敖德萨191人罹难

鄂木斯克人罹难

奥尔洛夫78人罹难

彼尔姆42人罹难

彼得格勒36人罹难

波尔塔瓦124人罹难

普斯科夫31人罹难

萨马拉61人罹难

萨拉托夫52人罹难

塞米巴拉金斯克12人罹难

辛比尔斯克47人罹难(译注:即乌里扬诺夫斯克市)

斯摩棱斯克62人罹难

斯塔夫罗波尔139人罹难

塔甘罗格36人罹难

坦波夫41人罹难

特维尔94人罹难

图拉61人罹难

乌拉尔斯克49人罹难

乌法28人罹难

哈尔科夫98人罹难

车里雅宾斯克20人罹难

切尔尼戈夫78人罹难

黑海镇37人罹难

仅1922年就有超过8000名神父、修士与修女被枪杀……”——三倍于“911”袭击事件遇难人数。

附录内容摘自纽约出版的《俄罗斯教会史》百科全书,弗拉基米尔·鲁萨克著。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