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大林时代集体农庄庄员收入情况浅谈

□本文作者: 瓦西里·耶列明

文章开头,笔者要真诚鸣谢那些公开苏联档案(哪怕一鳞半爪)的人们,这使我们今天研究苏联问题时有了可靠依据。也要特别感谢那些将档案发布到互联网的人们。

此外令我深感惊讶的一件事是:看似平平无奇的苏联集体农庄事务统计报表居然曾经属于涉密文件。且不仅仅是“秘密级”,而是打上了“绝密级”的戳子…… 天知道他们怎么想的!难道不应该反着来吗——广泛公开集体农庄幸福生活的各类文件,好向全世界证明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

那么苏联领导人的顾虑究竟何在?下面我们试着做有条理地分析(引用档案原文以粗体字表示)。

先看看档案序言:

绝密。发文号№2396,1951年6月23日。苏联共产党(布)中央委员会书记П.К.波诺马连科,按照您的委托提交关于发放集体农庄庄员劳动日谷物和现金,以及1940、1948、1949和1950年度关于集体农庄公积金扣款的资料。苏联中央统计局局长В.斯塔罗夫斯基

接着就是包含众多数据的大表格。前四行最有意思,乃全国平均数——战争前后加入苏联的西部地区除外(那些地方的剥夺富农工作和集体化工作时间不长)。请看:

1个劳动日发放的谷物数量(千克)

1940 – 1.64

1948 – 1.05

1949 – 1.14

1950 – 1.51

根据另一份题为《1950年集体农庄年终简报》(“绝密级”)的资料,我们得知农民在1940~1950年期间平均每年有250个劳动日。也就是全国农民平均每年能收到300千克谷物(译注:此处指“劳动报酬”,“口粮”另计)。但集体农庄庄员怎样使用这些谷物呢?当然是饲养家禽家畜。喂一只母鸡每年约需50千克谷物,那么“全国平均”每年六只。不多,总比没有强。这个问题搞清楚了。

再往后的数据就令人遗憾了:有多少集体农庄完全未发放谷物或只发放极少量(每劳动日低于300克)。为提高文章可读性,避免大量数字堆砌,我们将其归总如下。

全国集体农庄:

1940年劳动日完全未发放谷物的 – 4.8%

1948年劳动日完全未发放的和少于300克的 – 26.7%

1949年劳动日完全未发放的和少于300克的 – 18.5%

1950年劳动日完全未发放的和少于300克的 – 13.5%

坦率地说,结果真叫人沮丧。靠这种收入,一个人养一只鸡都难。让我们继续探究集体农庄庄员能到手几个卢布!

全国劳动日现金平均支付数(卢布):

1940 – 0.92

1948 – 0.90

1949 – 1.13

1950 – 1.50

就是说,1950年苏联集体农庄庄员年收入大约375卢布,月收入31.2卢布。真糟糕,因为1950年工业界平均工资是726卢布。(来源:1956年苏联中央统计局报表。儿按:该表显示1950年全国农业人口平均月工资386卢布,差别巨大,计算时囊括了农业管理人员?)

当然也要看看完全发不出工资和日工资少于40戈比的情况:

1940 – 12.1%的集体农庄未支付劳动日工资

1948 – 61.4%的集体农庄未支付劳动日工资或少于40戈比……(超半数啊,我滴天哪!)

1949 – 59.8%的集体农庄未支付劳动日工资或少于40戈比……

1950 – 53.5%的集体农庄未支付劳动日工资或少于40戈比……

至此我们应该明白这些档案资料保密的原因了,不是吗?可以说那段时期的苏联农民半数穷苦、半数赤贫——有政府公文为证。

的确,理论上集体农庄庄员也可以获得蔬菜、干草或其他物品作为劳动日报酬,但这种情况基本不存在。可以发,但不能发。因为按规定集体农庄必须先满足下列条件才能支付劳动日报酬:

1.按照国家规定的计划和价格完成全部交售任务;

2.完成农机站的劳务结算;

3.为种子、饲料、应急储备和集体农庄公积金拨付产品和资金;

4.拨付为集体农庄利益在市场销售的产品;

5.为残疾者、年老者、托儿所和其他“社会事务”拨付资金;

——在此之后,集体农庄才有权发放庄员劳动报酬,如果还剩下些什么……

所以,集体农庄庄员唯一可靠的收入来源是在城市市场上销售个人自留地的产品,只要他纳税并从市场管理处取得执照就行。但必须考虑到,农民把产品从家运往城市,两者间距离多远?马车早已在集体化的时候被征收。难办了,对吧?那年头又不像现在可以打手机雇车。

不出意料的话,一堆斯大林主义者此刻该跳出来了,尖叫着:“资料都是伪造哒”、“战斗机和坦克都是农民购买哒”之类废话。务必提醒他们:收入微薄的集体农庄庄员仍有义务缴纳农业税,根据其自留地产出物来计算。每丛灌木每棵树,甚至草地都算。比如特洛伊茨科-伯朝拉斯基区“马连科夫集体农庄”女庄员Е.М.谢姆亚什金娜1950年缴纳了金额539.04卢布的农业税。此项税来自:1头牛、390平方米菜园、20平方米菜垄、1.5公顷割草等……

现金税之外,集体农庄庄员还要向国家缴纳“实物税”,比如1948年每户强制低价交售40~60千克肉、150枚鸡蛋。一头牛的每年牛奶强制交售量达300升(此处举科米共和国为例,不同地区情况各异)。

1940~1956年,人们不太会特别关心付费教育,毕竟有能力为子女提供高等教育的农户寥寥无几。想来正是那些在战争期间买飞机买坦克支援前线的人吧。

原文:俄文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翻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