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笑话选辑(35)

乡村俱乐部夜间舞会,共青团领导宣布接下来的节目:
— 现在,让我们欢迎英国劳动者乐队“泽·彼得罗斯”,表演者是约安·列宁、保罗·马卡连科与林戈·斯大林。他们将带来歌曲《炕土盖着》,讲述英国贫农无钱买被褥的艰苦生活;以及歌曲《救命!》,传达英国底层人民求告无门的呼声。这两支歌,生动描绘了资本主义制度的反人类本质!


外国游客在街头掏出微型半导体收音机。苏联人见了,撇撇嘴不屑地说:
— 显摆什么?我们也有这个……欸这叫什么来着?


华沙街头巨幅海报:“庆祝波苏友谊月”。
海报角落手写字:“同意,但不能再多一天!”


— 谁应该被认为是共产主义者?
— 读过马列著作的人。
— 那么,谁应该被认为是反共分子?
— 读懂马列著作的人。


签证登记处问犹太人:
— 什么原因促使您决定出国?
— 原因有二。第一:我集体公寓的邻居多次表示,等哪天苏维埃政权结束了就杀我全家……
— 可苏维埃政权永远不会结束!
— 这是第二个原因。


部队指挥员训斥女准尉:
— 听说你经常换男人?昨天在少校屋里,前天在上校屋里,今天又去勾搭中士了。你的行为真给苏联军人抹黑!
— 我有罪,首长同志!但如果我爱整个苏联军队,又该怎么做?


集体农庄年底开大会:
— 伊万诺娃同志田间工作出色,奖励她一袋面粉!(鼓掌)
— 彼得罗娃同志牧场工作出色,奖励她一袋土豆!(鼓掌)
— 西多洛娃同志社会工作出色,奖励她一套《列宁全集》!(掌声,笑声,高呼:“她活该!她活该!”)


工会礼堂举办马克西姆·高尔基周年纪念晚会。许多出身工人或集体农民的代表一致建议把城市、街道和集体农庄命名为“高尔基”。一位边远地区代表走上台说:
— 是不是应该把我们的一生也称为“最大的苦难”?


— 中国是社会主义阵营成员吗?
— 是通讯委员。


空手道大赛正在进行。
1号选手出场,毫不费力打断两块砖:
— “来自蟒蛇体育学校!”
2号选手出场,轻轻松松打断三块砖:
— “来自野牛体育学校!”
3号选手出场,一头撞断十块砖:
— “来自高级党校!”


导游介绍列宁格勒名胜古迹:
— 列宁格勒的建筑令人叹为观止。请看那些拱门和穹顶,建筑师——拉斯特雷利。还有这座豪华公馆的巴洛克式山墙,建筑师也是拉斯特雷利!
游客纷纷说:
— 好啦好啦,我们知道建筑师被枪决啦。你能不能告诉我们他叫什么?
(译注:巴托罗缪·拉斯特雷利,18世纪著名建筑大师。姓氏音近俄语“枪毙”、“处决”)


苏联有两种犹太人:勇敢的、绝望的。前者离开,后者留下。


当丈夫发现妻子和情人同床共枕,作何反应?
英国人(冰冷地):“女士,我请你立刻离开我家!”
法国人:“啊,请原谅,先生!我大概来的不是时候!”
俄国人:“懒婆娘!商店来鲱鱼了你还躺这儿不动?!”


第比利斯十月游行,一位扛着福尔采娃巨型相片的游行者被人踩了脚:
— 没见我扛着美女吗?你还来踩我!
又被踩了一下:
— 再敢踩我我就用这婊子打烂你的狗头!
(译注:叶卡捷琳娜·福尔采娃曾任苏联文化部长14年)


— 什么是中国式共产主义?
— 苏维埃政权加全国绝育。


— 为什么眼科医生门外排长队?
— 广播里说:“苏联人的福祉在眼前快速增长”。


市委第一书记批评他的组织部长:
— 你工作效率也太差了吧。犹太教堂半年没拉比了,你找的人呢?
组织部长辩解说:
— 我们一直找不到合适的:要么是犹太人,要么是党外人!


有个模样像犹太人、说话大舌头的官员在德国巴登—巴登度假,结识一位驼背教授。临别之际,官员压低声音对教授耳语:
— 教授先生,我向您坦白:我其实是犹太人!
教授同样低声说:
— 谢谢您的信任。我其实是驼子!


五一节群众游行,医务工作者方队打出标语:“苏联瘫痪——领先全球!”


单位举办向市场经济过渡的讲座。讲师唇焦舌敝,感觉台下听众好像一头雾水。于是问:
— 都明白了吗?
听众齐声说:
— 请您举例说明!
— 好吧,我举个例子。咱们国家向蒙古出口陶瓷哨子,他们放羊……
— 卖给我们!
— 卖给民主德国。他们把羊肉做成高级罐头,运到……
— 运到苏联!
— 不,同志们。罐头运到西方换外汇,羊毛卖给捷克斯洛伐克做成好料子,羊皮卖给匈牙利做成漂亮的皮大衣,供应给……
— 我们?
— 又错了!都出口西方换外汇了。然后保加利亚人民为我们提供黏土,我们做成陶瓷哨子给蒙古。


— 所有宗教当中,布尔什维克最恨犹太教。
— 为什么?
— 他们发明了星期六义务劳动刁难犹太人。这天不仅要做工,而且没工钱。


— 能不能光着屁股坐在刺猬上?
— 三种情况下可以:刺猬秃了、屁股是别人的,以及党委指示。


— 巴甫洛夫,西伯利亚在哪儿?
— 在亚洲。
— 怎么去?
— 上法庭就能去!


— 为什么在政治局会议上,安德罗波夫和契尔年科先后当选?
— 因为安德罗波夫肾功能最差,契尔年科心功能最差。


亚历山大大帝、尤利乌斯·凯撒和拿破仑参观红场阅兵。亚历山大惊叹:
— 看呐,尤利乌斯。我如果有这些坦克,天下无敌!
凯撒也说:
— 我如果有这些飞机,罗马帝国就不至于灭亡!
拿破仑没理他俩,嘴里念叨着:
— 唉,如果我有苏联报纸,滑铁卢的事情将无人知晓。


外国代表团参观苏联工厂。某工人正和领班激烈交谈,没看见来了旁人。代表团有个略懂俄语的,翻译道:
— 领班要求工人加工零件,声称自己和工人母亲有亲密关系。工人拒绝了,表示自己和领班母亲、车间主任母亲、厂长母亲及零件本身都有亲密关系!


— 共产主义的时候还有金钱吗?
— 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说有,中国教条主义者说没有。我们则辩证地看待这个问题:哪些人有,哪些人没有。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