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吉斯卡村校爆炸袭击

1950年摩尔达维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宾杰里市郊吉斯卡村第20学校发生爆炸案,兼职军训教员弗拉基米尔·塔塔尔尼科夫携带炸药进行自杀式袭击,导致24人死亡。

弗拉基米尔·格奥尔基耶维奇·塔塔尔尼科夫1920年生于伊尔库斯克州图伦,孤儿院长大,在克孜勒当兵,伟大卫国战争期间可能上过前线,战后转为预备役军官。1948年因行为不端在塔什干被开除党籍,同事们说他当时在消防队任职。离婚,前妻和儿子住古比雪夫。

1949年秋塔塔尔尼科夫到摩尔达维亚宾杰里找工作,9月15日认识了当地“支援陆军志愿协会”(ДОСАРМ)分部负责人谢坚科,后者表示正招募排雷排爆人员。10月份塔塔尔尼科夫至谢坚科处报名,获录用。

塔塔尔尼科夫又在乡村学校兼职军训教员,与女老师娜塔莉娅·多尼奇的短暂恋情很可能是他后来实施爆炸的关键原因。全村都知道这段关系,但后来多尼奇老师决定分手。熟悉他俩的友人说分手原因是塔塔尔尼科夫强烈的嫉妒心理和死亡威胁,令多尼奇难以忍受。

悲剧发生前塔塔尔尼科夫给前妻写诀别信,告知打算自杀,请她转达对儿子的问候。又给ДОСАРМ主席和区执委会主席留信,曰:“别责怪旁人,12千克TNT是我从仓库拿的”。由于这一点,爆炸案被怀疑带有政治色彩,长期未公开报道。

1950年4月3日塔塔尔尼科夫假称“过生日”,企图在聚会上引爆炸药,但多尼奇老师未出席。次日4月4日上午,有人看见塔塔尔尼科夫携带可疑包裹出现在学校门外,清洁工问是什么,答:“给娜塔莎的礼物”。此时多尼奇正上俄语课,塔塔尔尼科夫手握点燃的导火索走进教室紧紧搂住她,命令学生们快跑。然而导火索燃烧迅速,几秒钟就炸了,现场五年级学生根本没时间反应也不可能逃出,隔壁教室更一无所知……

烟雾散去,村民们发现这座土坯砖学校损毁严重,塔塔尔尼科夫本人、娜塔莉娅·多尼奇、另一名教师(或称校长尼古拉·丹尼洛夫)和21位同学死亡。

案件发生后进行了约一星期的详细党内调查,共和国“支援陆军志愿协会”工作人员被认定犯有重大过失,指控他们不遵守规定程序,自行排除发现的战争遗留弹药。协会主席佩尔桑杰-彼得罗夫开除职务、开除党籍;宾杰里分部(吉斯卡村行政上属于宾杰里)主任谢坚科因为直接雇佣了塔塔尔尼科夫,又未能防止其偷盗TNT,被逮捕、起诉追究刑事责任。

调查委员会同时发现ДОСАРМ的炸药收发和储存严重违规——领出无需文件证明,而且往往随意堆放在办公室内。委员会接触的所有工作人员都竭力为自己和本部门辩解,千方百计把责任推给别人。协会主席佩尔桑杰-彼得罗夫甚至声称:他不能眼睁睁看着群众被未爆弹炸死炸伤,所以才招募人员尽快排爆。此外,摩尔达维亚共和国高层还向敖德萨军区军代表提出索赔要求,指责对方本应负有扫雷职责,却把工作转交“支援陆军志愿协会”这个民间组织。

最终政府决定不公开吉斯卡村学校爆炸案,禁止泄露肇事者姓名。《摩尔达维亚联共(布)中央委员会关于1950年4月4日宾杰里地区吉斯卡村学校爆炸和儿童死亡事件》的部分材料至今仍处于保密状态。

第20学校幸免遇难的孩子们在学期结束前搬进其他地方上课,那一年仅5人毕业。次年新校舍落成,一直使用到1986年,后毁于1992年夏季德涅斯特河沿岸战争。

吉斯卡村每年举办追思活动。幸存者长大后开始多方促成建立纪念碑,2006年2月市议会决定拨付专款予以资助。2007年黑色石质纪念碑揭幕,镌刻的死者名单上没有弗拉基米尔·塔塔尔尼科夫。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