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居无人岛的37天

苏联海员帕维尔·瓦维洛夫的故事不像鲁滨逊漂流记那样有名,但艰难程度远超后者——他在喀拉海的一个北极熊出没的无人荒岛坚持了37天。

帕维尔·伊万诺维奇·瓦维洛夫1909年生于雅罗斯拉夫尔乡村,小学毕业在基涅什马干装卸工,1927年到列宁格勒谋了份河船水手的差事。1937年北方海路管理总局调他去海船做锅炉工,之后又当轮机员,参加了1939年苏芬战争。

伟大卫国战争爆发,32岁的帕维尔·瓦维洛夫在传奇破冰船“亚历山大·西伯利亚科夫号”上工作。这艘船是1908年英国建造,曾在纽芬兰沿岸猎捕海兽。1915年卖给俄帝国,重新命名在白海航行,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往返协约国运输货物。

1932年弗拉基米尔·沃罗宁船长指挥”西伯利亚科夫号”尝试开辟北极航线,从阿尔汉格尔斯克出发抵达楚科奇海,在厚重的冰层间艰难前行,结果丢失螺旋桨。船员们奋勇自救,一针一线缝制了简易船帆,用它成功退至白令海峡安全水域,由苏联轮船接应回国。同年全体船员荣获劳动红旗勋章。

但这艘船的冒险并未结束。1936年它在新地岛暗礁搁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脱困。1939年修复,继续在北极圈航行,为偏远的居民点和气象站供应食品、燃料。1941年8月“亚历山大·西伯利亚科夫号”安装了两门76mm炮、两门45mm炮和两门“厄利孔”高射炮,划归白海舰队调遣。但并不参加战斗,主要任务仍是为极地站点运输货物和轮班人员。

尽管如此,1942年8月25日这艘武装民船却不得不与法西斯军舰进行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战斗。

8月24日船长阿纳托利·卡恰拉瓦中尉指挥“西伯利亚科夫号”从迪克森港驶往北地群岛莫洛托夫岬,科考人员将在那里新建一座站点。船上载着100名乘客(科考员和建筑工)、349吨物资(燃料、建材、食品、雪橇犬等)。谁都没想到会在偏远的极地撞见纳粹分子。

8月25日,破冰船突然在白鲸岛、中央岛和椭圆岛之间海域遭遇德国“舍尔上将号”重巡洋舰,它当时正在执行狩猎盟军补给船队的任务。后来人们查明北方海路管理总局早就掌握一艘纳粹军舰在喀拉海活动的情报,奇怪的是“西伯利亚科夫号”从未接到警告。

遭遇发生在下午13:17,“舍尔上将号”耍了个诡计:悬挂美国国旗,请求“西伯利亚科夫号”告知冰层情况,假装自己毫无敌意。然而卡拉恰瓦船长怀疑有诈,命令全速驶往10海里外白鲸岛方向,希望甩掉德军。船上拉响战斗警报,海员们纷纷进入炮位,同时向陆地发密码电报:“遭遇外国巡洋舰。正在监视我们”。陆地则回电:“喀拉海没有苏联或德国舰艇”。

尽管“西伯利亚科夫号”的火力无法跟德国巡洋舰相提并论,但海员们还是准备博一下。13:45陆地连续收到两条电报:“炮击开始,等候”、“我船被炮击”。当两船距离缩小到64链(1链约等于182.8米),卡拉恰瓦下令反击。可惜力量悬殊,德军炮弹迅速摧毁无线电天线、电话线、船尾货物和部分救生艇,船首甲板的燃料桶破裂,柴油四溢,许多人员和雪橇犬被烧伤。蒸汽锅炉也被打坏,“西伯利亚科夫号”失去动力,继续抵抗。

卡拉恰瓦船长胳膊负重伤,仅剩一层皮连着。政委泽里克·埃利梅拉赫接过指挥权,开炮至最后时刻,下令打开通海阀自沉,结果他和执行命令的轮机长波楚尔柯随船牺牲。14:05陆地接收最后一条电报:“政委命令弃船,起火了,永别”。

德国人对两条救生小艇上的幸存者毫不留情,射杀了一条,捕获另一条。试图抵抗的锅炉工马特维耶夫中弹,几名海员被迫跳进冰海躲避。重伤的卡拉恰瓦、报务员、科考站站长等22人沦为俘虏。

帕维尔·瓦维洛夫也是在冰海漂浮的人之一。15点左右破冰船沉没,他紧紧抓住碎裂的残骸逃出漩涡,奋力划水爬上那条无人救生艇,顺手捞起一只烧伤的雪橇犬。可惜这只狗伤太重,没多久就死了。

为免冻毙,瓦维洛夫不得不脱下马特维耶夫尸体的干衣服保暖。清点物资发现,艇上有小桶淡水、饼干盒、火柴、麸皮、睡袋、手枪和斧头。就这样飘了几小时,根本辨不清方向,终于看见陆地。那是白鲸岛,一块1千米长的荒凉巨石,瓦维洛夫别无选择只能靠岸。

这座岛以前有人来过,建起木制灯塔,现已废弃。瓦维洛夫刚上岸就看见好几头饥饿的北极熊徘徊,不被吃掉的唯一办法就是藏身灯塔最顶层。木板千疮百孔,挡不住黑夜凌冽的寒风。要在这里住多久?又能够坚持多久?只有天知道!

之后几天瓦维洛夫望见有船经过,他大喊大叫、鸣枪、挥衬衫,甚至点燃珍贵的木板做篝火,很遗憾人家没发现他。他心里怎么想的我们不得而知,或许已经做好了永别妻儿的准备。困居荒岛者多数以悲剧收场,连坟墓都没有,尸体会变成熊的晚餐。再过几十年,勇敢的探险家大概能找到他的饭盒与斧头。

万幸老天眷顾,苦熬了一个月,帕维尔·瓦维洛夫被途径此地的“萨科号”轮船发现。那一天最后的柴火烧光了,“萨科号”派出的小艇因海况恶劣无法靠近。瓦维洛夫深感绝望,不知如何继续下去。但被人发现终究还有一线生机,正是这点念想支撑着他不倒下。

次日早晨飞来一架水上飞机,因暴风雨不能降落,扔下一包衣服、食物和香烟。包裹附纸条,写着天气允许时会有人来救援。

又过了三天,功勋飞行员伊万·切列维奇内(1949年苏联英雄)接连尝试四次降落海面,搀扶着虚弱的瓦维洛夫登上飞机。帕维尔·伊万诺维奇的磨难终于结束,迎接他的是拥抱、肉汤和上级问话——他们想知道“西伯利亚科夫号”的具体遭遇。

如果换成别人,或许一辈子远离大海,但瓦维洛夫拥有钢铁般坚强的意志。身体恢复后他继续当海员直到战争胜利。和平年代曾在三艘破冰船:“格奥尔基·谢多夫号”、“列宁号”和“梅列霍夫船长号”工作,先后获得列宁勋章、纳西莫夫奖章、“劳动英勇”奖章、“1941-1945年伟大卫国战争战胜德国”奖章和“荣誉极地勘察者”、“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称号。

1966年1月帕维尔·瓦维洛夫早逝,葬入阿尔汉格尔斯克市库兹涅切夫斯基公墓。1962年喀拉海的一个小岛、1982年摩尔曼斯克航运公司的一艘货轮以他姓氏命名。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