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尔拉乔夫关于中国人民志愿军作战情况的报告

戈尔拉乔夫关于中国人民志愿军作战情况的报告
(1950年12月15日)

一、1950年10月27日至11月7日,第13兵团在云山、熙川地区歼灭南朝鲜第2军的进攻战役。
根据第13兵团司令员开始时的决心,为歼灭南朝鲜第2军,集中了4个军(第39、第40、第38和第42军,共12 个师)。诸军实施了穿插合围。兵力平均部署在整个战线上。没有组织第二战役梯队。
经过4天激战,向正东和东北方向进攻的第39军和40军向前推进了25公里,在进攻过程中为追剿后退之敌,两军转角90折而向南进攻。向西南方向进攻的第38军,击退了南朝鲜第8步兵师,向前推进了50公里。第42军改变了先前的决定,以主力攻咸州,仅以步125师一个师的兵力向西南方向进攻。
在战斗过程中,敌使南第2军摆脱第13兵团的攻击并向南撤退,同时又把美第1骑兵师调往这一方向以对第39、第40军右翼实施攻击,这也是第39和第40两军折而向南的原因之一。
在进攻过程中,第13兵团司令作出了消灭清川江以北美军主力的决定。为此又使用了4个军(第66、39、40和38军,共12个步兵师)。这次兵力平均摆在整个战线上,没组织突击集团。3个军对飞虎山(Хакусен)实施围攻。在迂回左翼进攻的只有第38军(3个师)。这次战役没有组织第二梯队。
在7天的进攻战斗中,集群迂回部队向前推进20公里,几次把敌人压向清川江以南。敌猜透第13兵团指挥部的意图,把部队撤出战斗,退到南东方向调整部署,并于11月7日转入进攻。

二、1950年11月26日至12月2日,第13兵团歼灭安州地区美军部队的进攻战役
依据敌之行动特点,第13兵团司令员制定了两个行动方案。他决定歼灭安州地区的美军进攻部队。但部队部署仍和11月24日战斗过程中的部署一样。4个军(66、39、40和38军)向不同的方向进攻(似乎是穿插分割),目的是在清川江以北粉碎这些军的南面之敌,只以左翼第42军一个军(3个师)对敌之右翼实施迂回突击,前出到安州地区敌之后方。
按照中国最高指挥部的命令,4个军(66、39、40和38军)折而向东,因此实施进攻推迟了一昼夜。但在实施转向之后,兵力仍平均分布在整个战线上。
根据新的决定,右翼3个军(50、66、39军)推迟了一昼夜转入进攻,实施正面突击,目的是牵制敌人,不让它撤退到清川江以南。左翼3个军实施迂回突击,任务是前出到美军主力部队之后。
部队布阵纵深不大,没有第二战役梯队。
在6天的进攻战斗中,第13兵团的部队歼灭了美第2步兵师、南朝鲜第2军(第7、第8步兵师)主力;几乎全歼土耳其旅;重创美第24、第25步兵师和第1骑兵师、南朝鲜第1步兵师和英国第27步兵旅。但没有达到战役的主要目的——聚歼美主要集团。敌摆脱了第13兵团的进攻部队,后撤到平壤方向,然后又撤回三八线以后。

三、1950年11月27日至12月10日,第9兵团歼灭美第1海军陆战师和第7步兵师的战役
第9兵团司令员作出决定,以两个军之兵力(第20军和第27军,共8个师)对下碣隅里、古土里地区之敌实施包围突击,然后歼灭之。为对敌实施直接突击(敌第1海军陆战师和第7步兵师)只使用了5个师;3个师从南面和东北面保障战役的实施。
第26军(4个步兵师)留作预备队,但在战斗过程中被用来歼灭被围之敌。
在这一持续13昼夜的战役中,中国部队行动不坚决,在敌可能外来打击方向兵力部署稀薄。
第26军在战役之初未被用来向咸州突击以控制此地并前出到在东海岸活动的敌之集团之后。敌遭到重创,尽管如此,还是于12月10日冲破包围退到咸州。

总的结论:
一、在上述3次战役中,兵力和装备沿全线平均部署,没组织突击集团,各军都是在独立的方向上实施突击,在敌之薄弱环节没实施强大突击。
二、第13兵团在两次战役中没组织第二战役梯队,结果第一梯队取得的战果没得到发展,战役没达到目的。
三、部队行动不坚决,尤其是正面进攻部队。这使敌人有机可乘,毫无阻力地后撤并重新部署。
四、第13兵团在最后一次战役中,在敌最危急时刻——其主要兵力在横渡清川江之时,停止了进攻,当时以40、38 和42军之兵力很容易包抄敌人。
五、第9兵团之第20和第27军,在合围敌人后,行动迟缓而不坚决。留作预备队的第26军未被用来对咸州方向实施突击以建立外合围圈。

上校戈尔拉乔夫
1950年12月15日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