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笑话选辑(33)

一位职工提前五分钟到岗,以”间谍罪”判刑入狱。另一位职工迟到五分钟到岗,以”怠工罪”判刑入狱。第三位职工准点到岗,以”反苏宣传罪”入狱——因为他戴着瑞士手表。


1980年代,某工厂上政治课。讲师介绍:
— 美国侵略者用新式武器——中子弹威胁我们。这种炸弹爆炸后杀死所有人,但物品完好无损。
有位工人举手提问:
— 那是什么炸弹炸得我们人都活着,商店东西全没了?


— “事故”和“灾难”的区别是什么?
— 举个例子:假如一辆车溅了你满身泥水,这叫灾难不叫事故。假如苏联领导人专机坠毁,这叫事故不叫灾难。


— 鸡和蛋哪个最早出现?
— 我告诉你,最早的时候我们既有鸡也有蛋!


— 是什么让苏联每年从西方进口这么多粮食?
— 资本主义制度的一大弊病是商品长期过度生产。


— 为什么苏联不存在失业?
— 因为一些人建设,另一些人破坏。


美国人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终于从苏联手中买下列宁墓,安置于摩天大楼顶层。
列宁醒来,低头一看:
— 嗯,跟我想的一模一样!


斯大林正在作报告,忽有人打个喷嚏。
— 谁打的喷嚏?(全场死寂)
— 第一排,起立,枪毙!(暴风骤雨般的掌声)
— 谁打的喷嚏?(全场沉默)
— 第二排,起立,枪毙!(众人热烈鼓掌,高呼“光荣属于斯大林!”)
— 谁打的喷嚏?
— 我!我打的……(泣不成声)
— 请您下次注意点儿,同志!


马克思、列宁和斯大林在另一个世界相会,额头皆有”ТК”字样。
赫鲁晓夫见了,跑去照镜子,竟也有。于是询问上帝:
— 天父!马克思脑门的字母是何意思?
— 意思是“共产主义创造者”。
— 列宁呢?
— 意思是“共产主义理论家”。
— 斯大林呢?
— 他呀,共产主义暴君。
— 天父,那我是什么呢?
— 你是玉米话痨!


复活节,勃列日涅夫在克里姆林宫遇见乌斯季诺夫,后者说:
— 基督复活了,列昂尼德·伊里奇!
勃列日涅夫点点头,继续走,又遇见契尔年科,也说:
— 基督复活了,列昂尼德·伊里奇!
— 谢谢你,我刚才听到通知了。


勃列日涅夫在广播中说:
— 有人告诉我(停顿喘气),社会上传言(喘气停顿),一个稻草人代替我坐在车里…… 今天我正式澄清(停顿),是我代替稻草人坐在车里。


80年代,某个犹太人装病昏迷,仿佛临床死亡,被送医“救活”。他为了不露馅,就胡编说:
— 我进入一条黑暗隧道,尽头有光。升天之后,见到上帝本尊!
克格勃从医院的线人得知这事,把犹太人带到勃列日涅夫面前。总书记问:
— 直说吧,犹太佬,究竟有没有上帝?
— 有上帝,列昂尼德·伊里奇,我亲眼所见!
— 好,现在是这样,拿上这一百万卢布去以色列,那儿的人十分虔诚,他们会理解的。我国是无神论国家,容不下你。明白吗?记住:没有上帝!
犹太佬坐飞机前往祖居之地,被“摩萨德”直接领到大拉比面前。大拉比问:
— 你说实话,究竟有没有上帝?
犹太佬摸摸兜里的卢布,想起总书记训教,说:
— 不,夫子,没有上帝,我亲眼所见!我撒谎了,因为我想挣钱来以色列。
— 好,现在是这样,我们的人民都是虔诚信徒,而你只会在他们心中撒播怀疑的种子。拿上这一百万美元去美国吧,他们有民主,不在乎谁信什么。
犹太佬坐飞机抵达纽约,刚落地就被FBI带进白宫。里根说:
— 欢迎欢迎。你知道我国是民主国家,人人享受宗教自由。不过呢,我自己心里很想知道究竟有没有上帝?请一定告诉我!
— 嘿,罗纳德,真有上帝——他是黑人!


某人自传:
— 我在斯大林领导下度过童年,在赫鲁晓夫领导下进入青葱岁月,在勃列日涅夫领导下踏入社会,之后的事记不清了……


集体公寓,有个坏蛋连续多日往厕所墙壁涂抹大便。住户们找了很久,最后一拳打在教授脸上,因为他是唯一从厕所出来洗手的人。


— 人民怎样评价革命?
— 马克思放闷屁,列宁放响屁,斯大林便秘。


1989年,瓦茨拉夫·哈维尔赴美拜会老布什。老布什想炫耀美国核实力,把哈维尔带进一间地下室,里面有张桌子,桌上红、蓝、绿三色按钮。老布什说:
— 看,瓦茨拉夫。如果我按下红的,某个国家就完了;如果我按下蓝的,某个大洲就完了;如果按下绿的,全世界都完了,只剩美国安然无恙!
哈维尔说:
— 厉害,但都是些废物。
老布什大惊:
— 阁下何出此言?
— 你看啊,我岳母在布拉格有一座大房子,修了三间厕所:白银的、黄金的、铂金的。苏联坦克进城的时候,她在走廊中间吓得拉裤裆了。


舒申斯卡娅养殖场职工培育出新品种兔子,这种兔子呈帽形,耳朵在身体左右两侧。职工们表示将继续研究,以获得不同大小的个体,耳朵上长缎带,腹部有丝绸衬里。


想和骚浪小蹄子共度美好时光吗?国营农场8号牛棚等你来哦!


— 矿工罢工了!
— 给矿工发工资!
— 教师罢工了!
— 给教师发工资!
— 集体农民罢工了!
— 给集体农民发工资!
— 矿工、教师和集体农民同时罢工了!
— 快给防暴警察发工资!!!


内战年间,白军押送一名布尔什维克上刑场。忽然下起雨,忧愁的布尔什维克不禁感叹:
— 这鬼天气……
— 你抱怨什么?等会儿走回去的是我们!


苏联人并非天生懒惰,这是应付上级不可理喻又无法抗拒的瞎指挥的一种形式。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