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笑话选辑(31)

一群人围坐说政治笑话,忽然发现角落有个鸟笼,笼内有个会说话的鹦鹉。大家都吓傻了,警告主人:
— 你不把这畜生弄死,它早晚把咱们卖给克格勃!
主人舍不得这只在他家养了100年的鹦鹉,于是拎入鸡舍。鹦鹉低头体验流放滋味,身边公鸡母鸡七嘴八舌嘲笑挖苦……终于忍无可忍,大吼:
— 闭嘴,下贱的流氓!我是这儿唯一的政治犯!


国营农场,每头牛都戴笼嘴。人家问:
— 它们会发脾气咬人吗?
— 不,它们吃太多了。


— 阿布拉姆·莫伊谢维奇,你为什么申请出国?
— 你们的同性恋政策令我很不爽!
— 怎么了?他们挺好的呀?
— 听着,斯大林时代枪毙他们,勃列日涅夫时代监禁治疗他们,现在放任不管了。所以,我想在这事儿变成强制推广之前离开这个国家!


当俄罗斯的边境线经过亚美尼亚、阿塞拜疆、白俄罗斯、格鲁吉亚、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拉脱维亚、立陶宛、摩尔达维亚、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乌克兰和爱沙尼亚,就有了苏联。


某人不想上班,需要病假条。他把一张10卢布卷细塞进屁眼,到医院对大夫说:
— 大夫,我屁股疼,帮我看看吧。
大夫检查完,说:
— 嗯,是痔疮,我给你开张病假条。
此人把这办法告诉另一位不想上班的同事。同事把一张3卢布卷细塞进屁眼,也去找大夫。大夫检查后说:
— 痔疮目前处于早期阶段。什么时候变红了你再来,我给你写病假条。

(译注:3卢布钞票绿色,10卢布钞票红色)


— 阿布拉姆,你听说昨天纽约证交所的恐慌了吗?
— 发生什么了?
— 美元贬值。
— 哈,你管这叫恐慌?我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恐慌:去年在市场进货的时候,米沙·弗里德曼发现裤兜里丢了2美元……


— 怎样击败苏军?
— 决不能突然袭击!必须提前一个月宣战,剩下的事他们会自行解决!


— 哎,你说“驼背鲑鱼”(Горбуша)的名字是怎么来的?
— 你不知道吗?源自戈尔巴乔夫和乔治·布什的会晤啊!


绝对有必要,至少以概括的形式,对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斯大林主义做出历史评价,将迷信权威和真正的经济唯物主义认识论区分开来,从而为党腾出新的活动空间。


日本人访问苏联,参观各行各业。人家问他:
— 您喜欢我们的汽车厂吗?
— 喜欢。
— 您喜欢我们的机器制造厂吗?
— 非常喜欢。
— 交通运输方面?
— 好极了!
— 那么整体印象呢?
— 太可怕了!


华约国家开会,决定向利比亚提供人道主义食品援助。保加利亚总理首先发言:
— 我们将提供10000箱西红柿。
— 为什么?
— 箱子是特殊包装,铅的,可以用来造子弹。
罗马尼亚总理接着表示:
— 我们将提供10000箱黄瓜。
— 为什么?
— 特殊包装,箱子钢板可以造机枪。
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起身宣布:
— 我们将提供20000个蛋。
— 怎么?也有特殊包装?
— 包装可好啦:蓝色贝雷帽和皮靴!

(译注:即一万空降兵)


— 第一次苏维埃选举是什么时候?
— 上帝把夏娃领到亚当面前说:“挑选你的妻子吧”。


苏联犹太人分三类:办出国的、想出国的、被认为不想出国的。


出入境登记处(ОВИР)标语曰:“犹太妻子不是奢侈品,而是交通工具”。
(译注:娶犹太女人就有机会移民)


— 苏联1980年基本建成共产主义社会的承诺果真能实现吗?
— 非也,后来改成举办奥运会了。


苏联游客拜访外国工人家,参观了卧室、餐厅、客厅、厨房、儿童房…… 然后表示:
— 这些我们也有,只不过没打隔断罢了!


熊走进餐厅,点了白兰地、咸鱼肉干,服务员说没有,只有伏特加和罐头鲱鱼。熊往旁边一瞧,一只兔子正在豪华餐桌上狼吞虎咽咸鱼肉干、白兰地。熊当场就怒了:
— 不卖给我,光卖给他?!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托普捷金!(译注:老熊、胖熊之意)
服务员面无表情:
— 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柯西金!


不同年龄护照(身份证)照片的变化:头发越来越少,皱纹越来越多,只有西装还是那一件。


某位敖德萨(Одесса)老人去列宁格勒访友,说起自己进城后的观感:
— 谢苗,还是你这儿好啊,满大街招牌:“列粮店”、“列奶店”、“列肉店”。如果我们敖德萨也这样写,只能是:“噢!无粮店”、“噢!无奶店”……不过谢苗啊,我实在没法儿想象赫尔松(Херсон)的招牌啊!

(译注:敖德萨之Де置于名词前有否定、废除意,赫尔松之Хер即俚语鸡巴、屌)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