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笑话选辑(29)

苏联专家伫立阿斯旺大坝附近,见有条鳄鱼在尼罗河游来游去。专家挥挥手,鳄鱼游近岸边。专家问:
— 你为什么在这儿?
鳄鱼小声说:
— 弯下腰,悄悄告诉你。
专家一弯腰,鳄鱼张口把他整个吞下。转身面朝太阳,温柔地说:
— 为什么,为什么?这儿是我家呀。


州委书记给农村打电话:
— 收成怎么样?
— 糟透了……
— 你别遮遮掩掩的,照实说!


某个犹太人被问到为何不入党,他说:
— 我要像党员那样履行职责,像犹太人那样享受权利。


— 如果蜂巢之中没有蜂后,却有总书记,会怎么样?
— 那咱就别想吃蜂蜜了,该死的!


醉汉躺在水坑嘟囔:卡尔·马克思死了,列宁也死了,我的健康已经动摇了……


最高苏维埃开会:
— 同志们,现在,让我们从最重要的事情开始……
— 好!来来来,满上满上!


想法这个东西,文学一点叫“倾向”。倾向分左右:左倾城里有面包,村里没有;右倾村里有面包,城里没有。严格执行党的总路线——城里、村里都没面包。而在腐朽的资本主义国家,城里、村里都有面包。


港口附近两船相遇,一艘从苏联驶往以色列,另一艘正相反。全体乘客都挤在舷侧,伸出手指在太阳穴旁转动。美国人看了大惑不解:
— 这是你们国家互相问候的方式吗?
(译注:手势的意思是“你疯了吗?”)


— 反常的爱恋有哪几种?
— 男人爱男人,女人爱女人,民主国家人民爱苏联。


— 真的吗?安德罗波夫的英语水平跟俄语一样?
— 说反了,他的俄语水平跟英语一样。


苏联录音机碰见日本录音机。苏联的问:
— 听说主人给你买新磁带啦?
— 是啊。
— 快让我嚼一嚼!
(译注:讽刺苏联录音机经常毁磁带)


苏联厂长与日本厂长相遇,交谈得知他们的产品和产量完全相同。苏联厂长就问了:
— 哎,贵单位有多少职工?
— 9个人,你们呢?
苏联工厂实际有500人,但厂长反应快,脱口而出:
— 10个人!
次日清早,日本厂长找到苏联厂长:
— 我想了一宿,实在想不明白:那第10个人是干什么的?


幼儿园准备迎接外国人参观,老师对孩子们说:
— 如果有人问你们什么,你们就答“苏联的一切都最好”!懂了吗?
— 懂啦~~
第二天贵宾光临,问道:
— 小朋友们,你们喜欢自己的幼儿园吗?
— 苏联的一切都最好!
— 你们今天吃什么啦?
— 苏联的一切都最好!
— 那……你们的玩具给我看看好吗?
— 苏联的一切都最好!
突然,最小的孩子嚎啕大哭。老师赶紧跑过去问:
— 你哭什么?怎么了?
— 我、我想去……去苏联!


儿子找父亲要钱:
— 爸爸,我们学校募捐援助瓜德罗普岛饥民。请给我1卢布。
父亲说:
— 瓜德罗普岛不会有饥民。那里气候温暖,一年收两季呢。
第二天儿子又要钱:
— 爸爸,学校今天募捐援助瓜德罗普共产党。
父亲立刻掏出2卢布:
— 爸,为什么给这么多?老师说每人1卢布就行。
— 拿着吧,儿子。如果瓜德罗普岛有共产党,那儿的人一定吃不饱!


— 苏联该怎样提高粮食产量?
— 把大粪泼在田里,而非同胞身上。


1930年代,伏尔加河流域某村庄。一场“宗教是人民的鸦片”讲座结束后,老人们坐在长椅上,讲演人走过来问:
— 所以,你们现在知道上帝是坏蛋了吧?
— 我们一直都讨厌上帝,愿真主惩罚他……


— 如何解释苏联总统的观点和苏共中央总书记的观点未必一致?
— 意见多元化。
(译注:讽刺戈尔巴乔夫)


前往海外的苏联家庭搬进新家。入住第一天傍晚丈夫回来,见妻子眼泪汪汪:
— 怎么啦?
— 洗衣机坏了!我把所有要洗的衣服塞进去,一拽绳,它们就消失了!
(译注:公寓楼的垃圾滑道)


中央电视台播音员:亲爱的观众朋友们!今晚21:30的“第一美食”栏目将向您展示熏肠三明治的样子。


— 苏联妇女可以靠一份工资生活吗?
— 可以,只要她脱衣服挣钱,赊账买衣服就行。


苏联和波兰开始流行两种新舞:雅鲁泽尔卡、安德罗波尔卡。第一种的动作是双手紧贴裤缝,第二种双手反背腰后。
(译注:沃伊切赫·雅鲁泽尔斯基,大将军衔,1988年出任波兰总统,1990年被解职)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