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笑话选辑(28)

— 为什么我们沿着党的总路线前进如此缓慢?

— 因为每次党的代表大会总要急转弯。


西方商人访问苏联,人家问他最喜欢这儿的什么?他说:

— 那可太多了,医疗免费、幼儿园免费、度假国家安排……但最棒的是:上班什么都不用干,照拿工资。


党委书记陪同外国记者参观工厂,这人说的俄语勉强能听懂。他问一位工人:

— 你挣多少钱?

— 100卢布……

忽然瞥见书记凶恶的眼神,赶紧补充:

— 每周!

— 你家房子多大?

— 我住一个房间,呃……一扇东窗,一扇西窗,一扇南窗!

— 那你积极性大不大?

— 30厘米!

党委书记脸都绿了,工人也有点儿语无伦次:

— 直、直径!


苏联米丘林派学者培养出樱桃和西瓜杂交的全新品种,兼具两种植物特点,但既非味甜(酸涩),也非果大(细小),更非色红(偏绿),而是:籽多!


犹太人去应聘,被拒绝。他愤愤不平:

— 这就叫反犹主义!

— 我们凭什么招你?反正你早晚会出国!

— 我不一样,我绝不出国!

— 那更不能招你了。

— 什么意思?

— 我们不要蠢货!


四个人坐火车相遇,伊万诺夫是汽车司机,彼得罗夫是外科医生,第三位自我介绍:

— 你们不妨猜猜我姓什么。前半部分是革命前布尔什维克许诺的,后半部分是革命后我们得到的。

第四位起身说道:

— 我是普罗宁少校。而你,公民莱赫尔(Райхер),下一站跟我走一趟!

(译注:Рай意为天堂,乐土,хер犹言鸡巴、屌)


卡特和葛罗米柯离开各自房间,向对方走去:

— 我们终于全面解除武装了!

— 的确,如今我们可以实现互谅互信了!

— 嘿,别说话啦,都回牢房去!——中国狱警大声呵斥。


— 《文艺报》幽默版块的编辑为什么被辞退了?

— 党的二十五大前夕,他建议开辟新专栏:“再来二十五!”


— 如果苏联兼并了保加利亚会怎么样?

— 不会怎么样,就连西红柿也还是那个味儿!


记者在谢列梅捷沃机场采访一群意大利客人:

— 请问你们来苏联做什么呢?

— 我们来学习农业方面的先进经验。

— 农业方面?

— 对啊!国营农场简直棒极了,我们一直梦想建立这样的组织:上级给巨额补贴,士兵耕地,工人锄草,大学生收割,教授、副教授、研究生分选——而且都是义务劳动。作物卖完,农场主任宣布“亏损700万”。厉害啊!第二年还让他接着干。妈妈咪呀!我们想都不敢想啊!

— 你们……是农场主吗?

— 不,我们是全国黑手党代表!


— 蛇的脊柱骨会断吗?

— 如果沿着党的总路线爬行就会。


昨天,美国“新泽西号”战列舰在大西洋撞击冰山沉没。冰山指挥员、一级舰长谢苗诺夫同志被授予“列宁”勋章。


老人到签证登记处,对领导说:

— 我想去伦敦!

— 去伦敦干嘛?那边又湿又冷,成天下雨。你岁数大了身体不好,回家考虑考虑吧!

两个小时后领导走出办公室,又看见那个老人:

— 哎,你怎么又来了?

— 我就没走。我在想去伦敦到底要不要带伞。


由于饲料品质不佳,决定用母牛和长颈鹿杂交:伸长脖子在欧洲吃喝,后半身在苏联挤奶。


赞比亚总统有100个情妇,其中1人患艾滋病,正在调查是谁。
美国总统有100个安全顾问,其中1人是克格勃,正在调查是谁。
苏联总书记有100个经济顾问,其中1人懂经济学,正在调查是谁。


货轮沉没,俄国人、美国人和法国人漂流到无名小岛。他们被食人族带至首领面前,首领说:

— 我们对外来人有个规矩。如果你说一样东西岛上没有,就放了你;否则就吃了你!

法国人脱口而出:

— 你们没有金发女郎!

首领哈哈大笑,挥手招来一位金发妞儿。法国佬卒。

美国人想了想,肯定地说:

— 岛上没有电子计算机!

首领摇摇头,领他参观了计算机房。美国佬卒。

俄国人试探着表示:

— 你们没有政治局?

食人族面面相觑,叽叽呱呱讨论半天。最后首领两手一摊:

— 你说对了,我们确实没有政治局。

俄国人大惑不解:

— 那谁教给你们吃人的?!


由于BBC获知苏联机密太快,本次政治局会议规定任何人不得提前离开。会开到一半,柯西金捂着肚子请求上厕所,被拒绝。几分钟后,清洁女工拎着水桶、拖把敲门进来,说:

— BBC刚才报道阿列克谢·尼古拉耶维奇拉裤子了!


一条新地铁线开通,电台邀请建设者代表们宣布这个好消息:

— 第一站是“赫鲁晓夫斯卡亚”站,可转乘到毗邻玉米地的“家酿酒”站。第二站是“勃列日涅夫斯卡亚”站……

司机代表接着说:

— 从“勃列日涅夫斯卡亚”站可转乘到通往“小地”的“畅饮”站。第三站是“安德罗波夫斯卡亚”站,可转乘至“契卡斯卡亚”站,出口直通彼得罗夫卡街38号,上楼梯即没收全部财产!

(译注:彼得罗夫卡街38号是莫斯科内务总局大楼)


有关单位决定把社会流传的幽默笑话收集起来,用电脑制作一个“终极笑话”。成果如下:“老婆和情夫躺在床上,门铃响,沃沃奇卡快步去开,门外站着俩犹太佬——恰帕耶夫和别奇卡”。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