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凡雷帝之母怎样影响俄国历史

莫斯科大公瓦西里三世的第二任妻子叶莲娜·瓦西里耶芙娜·格林斯卡娅出身立陶宛,父亲是立陶宛王子瓦西里·利沃维奇·格林斯基,母亲是塞尔维亚军政长官之女。1508年格林斯基家族发动叛乱失败,被迫逃亡莫斯科避祸。据历史学家А. В.库兹明研究,格林斯基家族是留里克王朝奥利戈维奇家族的分支;另一种观点则称,系金帐汗国摄政马麦后人。

1526年,瓦西里三世因婚后20年无嗣,不顾教会反对,与发妻所罗门尼娅·尤里耶芙娜·萨布洛娃离婚,将其送进修道院。另娶立陶宛美女叶莲娜·格林斯卡娅,希望获得继承人。叶莲娜果然生下两个儿子:伊凡(1530)和尤里(1532),前者日后登基,后者“智力欠缺”(实为聋哑)。可惜这段婚姻持续时间不长,1533年瓦西里大公病逝,遗嘱年仅3岁的伊凡继位。瓦西里生前叶莲娜经常帮他处理政务,所以守寡后她确实有手段捍卫权力并保护两个幼子的性命。

叶莲娜发动宫廷政变,将丈夫临终指定的7位顾命大臣统统撤职,其中包括她的亲族,而这些人原本计划至少摄政到伊凡15岁。叶莲娜成了实际统治者,由于是外国媳妇,大贵族和平民都不真心支持,所以一些人认为叶莲娜只能依靠娘家男人。然而真实情况是,1534年她把亲伯伯米哈伊尔·格林斯基也关进大牢,此人后来和瓦西里三世的两个弟弟都饿死狱中。

此外,叶莲娜的兄弟和母亲也因为反对她执政而短暂入狱,但很快获释。1537年瓦西里三世亲弟弟安德烈·伊万诺维奇(斯塔里茨基)兵变未遂,死在狱中。由此,叶莲娜·格林斯卡娅扫除了主要政敌,一举成为基辅大公夫人奥莉嘉之后第二位掌握罗斯政权的女主。

尽管如此,统治合法性不足的问题依然很明显。据16世纪古书《复活纪事》(Воскресенская летопись)的记载,瓦西里三世曾托付妻子掌权直到儿子成年,并命令大贵族们“亲吻十字架”发誓服从。但在某位宫廷近臣撰写的《瓦西里三世疾病和死亡纪事》中,这个问题就很含糊了。我们可以推断,瓦西里大公的确给了妻子一些权柄,但未必是全部。总之,叶莲娜面临的局势困难重重,除了潜藏的内敌,她还急需寻找盟友抗衡虎视眈眈的邻国——克里米亚汗国和立陶宛。

瓦西里三世死后一年,立陶宛和波兰向罗斯宣战,虽然初期攻势很猛,但遭遇顽强抵抗,难以扩大战况。克里米亚汗曾答应帮助波兰国王兼立陶宛大公齐格蒙特一世,却因国内问题未出兵。波兰和立陶宛的国内困境也阻碍了他们继续作战。

1537年2月叶莲娜迫使齐格蒙特签署和平协议,结束了持续三年的战争。双方互相让步,罗斯保留战时建立的谢别日、扎沃洛奇耶等堡垒及周边土地,割让戈梅利州给立陶宛。另外,叶莲娜还和利沃尼亚签订协议,加强了同瑞典、摩尔达维亚及“金帐汗国遗存”——诺盖汗国和阿斯特拉罕汗国的关系。

内政方面,叶莲娜因两项重大举措名留青史——货币改革和行政改革。这实际上延续了当年瓦西里二世的路线,巩固了朝廷对基层的掌握。

在此之前,各公国都有自己的钱币。叶莲娜通过发行新银币、开办国家铸币厂,成功建立起统一的货币体系。0.34克的银币叫“登加”(后来指代半戈比铜钱),0.17克的银币叫“波鲁什卡”(后来指代四分之一戈比铜钱),1个卢布等于100戈比,1俄磅银锭价值10戈比……这不仅打击了1533年之前盛行的假币和王公贵族私铸的劣币,还有助于充实国库、消除赤字。

叶莲娜试图把公国长官的部分权力移交给选举产生的地方自治机构(识字贵族和贵族子女组成),使他们能够审理刑事案件、保本乡平安。遇到自治机构难以裁决的刑案,则移送莫斯科的刑事衙门(Разбойный приказ)。经过这轮改革,罗斯境内拦路抢劫盗匪变少,东方和欧洲的客商更愿意往来贸易。

如果叶莲娜·格林斯卡娅继续执政,或许会给罗斯大地带来更多改变。但很遗憾,1538年她因汞中毒辞世,葬于克里姆林宫升天修道院(译注:1929年拆毁,取出遗骨研究)。关于中毒原因众说纷纭,有人认为是大贵族舒伊斯基谋杀所致,也有人认为是化妆品的汞进入身体——这种液态金属经皮吸收的危害当时罕有认识。无论如何,叶莲娜死后舒伊斯基推翻了她的拥护者,监禁了“智障”小儿子尤里,扶持未成年的伊凡四世(雷帝)即位并摄政。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