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的UFO研究机构

苏联地磁、电离层和无线电波传播研究所(ИЗМИРАН)

在苏联最后的十年间,有两个专门小组具备官方权限调查任何异常现象和UFO事件。它们由不同科学领域重量级专家组成,一直工作到苏联解体。

缘起

1977年9月20日凌晨,卡累利阿、列宁格勒州和芬兰边境几千居民看见空中出现一个奇异物体,史称“彼得罗扎沃茨克现象”。该物体形似明亮的章鱼或水母,水滴状光线从其许多根“触手”发出。目击者称他们当时正熟睡中,忽然因某种莫名其妙的焦虑感醒来,走近窗户看到UFO悬停在彼得罗扎沃茨克上空,保持可见状态约20分钟。

之后几天,陆续有城市居民反映窗玻璃出现小孔。小孔的成因饱受争议,一些研究者认为与UFO无关,而是小流氓气枪射击造成的;另一些研究者认为不可能是气枪钢珠或其他射弹造成,但也跟UFO无关;第三类研究者则认为系UFO“扫描光线”瞄准玻璃时留下的痕迹。

总之,此次事件在社会和政府高层引发广泛讨论,主要媒体都做了报道。几周后经苏联科学院主席阿纳托利·亚历山德罗夫倡议,军工部门科学技术委员会召开紧急会议,参会者都是来自国防或相关领域的权威专家。另外,尽管官方表示亚历山德罗夫是会议的主要发起者,但许多人猜测时任克格勃主席尤里·安德罗波夫才是幕后推手。

会上讨论了苏联科学界最近日益增多的异常现象报告,包括来自军队的通报。这种情况下不能继续视而不见,有必要成立专门机构进行调查研究。科学技术委员对此表示支持,决定将其列入研究工作计划,吸收国防部专家参与活动。

于是1978年成立了两个专门小组,平时独立工作,特殊情况联合办案。

第一个小组来自军队,基地设在梅季希的第22科学研究所,时任所长、雷达技术专家维克多·巴拉绍夫中将兼任小组长。该研究所隶属国防部,主要从事无线电设备研发。所以小组又被称为“МО网络”(МО即国防部)

第二个小组由苏联地磁、电离层和无线电波传播研究所(ИЗМИРАН)的专家学者组成,科学院其他机构如宇宙研究所、地球物理研究所等单位的同事也参与其中。科学院通讯院士、ИЗМИРАН主任弗拉基米尔·米古林兼任小组长,因此又被称为“АН网络”(АН即科学院)。

这两个小组都有高级专家加入,足可见苏联政府的重视程度。毕竟当时冷战正酣,UFO难保不是北约潜在对手的秘密武器,当然也不排除来自地外空间的可能性。

运作方式

“МО网络”仅调查部队和飞行员提交的报告。苏军各单位、警备部队和空军基地都被告知一旦遭遇异常现象应该向谁通报。“АН网络”借助目击者描述(他们通常会给报社、杂志社写信,再由后者转交)以及气象或其他部门的数据材料进行调查研究。如前所述,两个小组平时独立工作,除非情况特殊必须分享成果。

例如,如果部队报告说观察到异常现象、不明飞行器,而且伴有地面或空中的机械故障,两个小组就会立刻赶赴现场联合调查。军方小组的主要任务是确定或否定异常现象对人体及机械的影响,科学院小组则试图运用现代知识对现象进行解释。

苏联政府规定事发地的党组织、科研机构等单位必须为小组成员提供一切可能的协助。项目对外称“大气和宇宙异常现象综合研究”。

异象

两个小组存在的13年间共调查了约3000起报告,其中仅10%属于难以解释的现象。但即使这10%通常也有科学上的猜测,只是从严格意义上说它们出现的概率极低。

大多数事件是火箭或卫星发射、气象观测设备及罕见自然现象导致的误报。例如1983年10月“赫梅利尼茨基现象”:当时战略火箭军某师官兵观察到遥远的地平线上有明亮发光物体盘旋,同时电子设备失灵,指挥部收到导弹发射系统故障的信号。

两组专家用最快速度抵达现场。经过调查得出结论,原来距离该部队400千米之遥的靶场进行了照明弹投掷训练,虽然此类训练定期举行,但过去几乎不受人注意。这次之所以会被远距离观察到,是因为一种罕见的超折射效应。至于导弹系统故障则被认为属于巧合。

不过并非每一起报告都能得到解释。例如鲍里索格列布斯克航空枢纽有多个相邻的军用机场,1984-1987年间他们观察到几十次不明物体,包括地面雷达探测和飞行员的舱内目视。某些情况下不明物体出现还导致了事故。两个小组的专家始终无法判别这些现象的性质。

阴谋论

UFO和异常现象研究机构行事隐秘,难免会产生阴谋论。这方面的“先驱人物”是天文学家菲力克斯·西格尔,曾任莫斯科航空学院副教授,也是苏联第一位UFO普及者。

由于莫斯科航空学院参与了“АН网络”的工作,西格尔得以结识其中成员,甚至多次列席会议。他毫不掩饰对某些专家的怀疑态度,认为对后者来说“一切不属于大气现象范畴的东西都是哗众取宠的恶意虚构”。西格尔因此表示:专门小组的管理层对研究UFO现象兴趣寡然。

后苏联时代的一些俄罗斯飞碟学家也认为,专门小组的设立是为了掩盖UFO信息,防止体制外好奇者探索研究。他们特别提到某些专门小组成员后来断然否认13年的工作中曾接获UFO降落或外星人目击的报告,不过事实好像并非如此。飞碟学家相信至少有一起此类事件被隐藏了,即1980年5月在哈萨克斯坦杰尔扎温斯克的调查。当地人说他们看见发光球体降落,小山顶有烧灼痕迹和“非常高大的人形”。据称,作为调查的一部分,高温研究所曾派出几位专家前往勘测。他们为安抚居民情绪,宣布是流氓混混吓唬人的恶作剧。怀疑者则认为确实有人搞恶作剧,但专家们搜集大量证据后故意隐瞒了许多事情。
(译注:杰尔扎温斯克是战略火箭军第38导弹师驻地,该部队1996年解散)

无论如何,两个异常现象调查小组存在了13年,苏联解体后都被撤销,再未恢复。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