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亚历山大·什莫诺夫刺杀戈尔巴乔夫

亚历山大·阿纳托利耶维奇·什莫诺夫1952年生于列宁格勒,童年家庭幸福。参军退伍后进入科尔皮诺市国营伊若拉工厂当钳工,平日和妻子、女儿住公共宿舍。

据报道,此人1978年曾被列宁格勒精神病医院诊断患精神分裂症,1981年计划刺杀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因其自然死亡,未实施。1980年代后期什莫诺夫加入俄罗斯社会民主党,政治观点愈发激进,认为现任总书记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应该对1989年4月9日镇压第比利斯群众集会和1990年1月20日镇压巴库群众集会负责,必须将之从肉体上消灭,以保证民主选举总统。另有说法称,亚历山大·什莫诺夫早在1987年就打算刺杀戈尔巴乔夫,多次秘密张贴打字传单,号召镇压党政领导人。

总之,为实施刺杀计划,什莫诺夫花900卢布合法购买(有警方颁发的许可证)一杆德国双筒猎枪,锯短枪管、磨平准星,反复练习12秒内从长外套下抽枪射击——他认为警察来不及在如此短时间内做出反应。起初决定1990年5月1日行刺,后延期。11月5日什莫诺夫前往莫斯科,11月7日上午给猎枪装填自制大威力子弹,自己粘假胡子、戴假发伪装。为躲过金属探测器搜查,他往外套上缝了一块橡胶垫,又在枪身贴一张纸,写着:“巩固国家!”,让枪看起来像标语牌。最后,裤兜内装遗书,曰:“万一我死了,是因为我想消灭苏联总统М.С.戈尔巴乔夫”。

什莫诺夫事后供称:如果第一枪顺利命中戈尔巴乔夫,就用第二发子弹打死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阿纳托利·卢基扬诺夫。

中午11:09,什莫诺夫混进游行群众,缓缓接近戈尔巴乔夫和其他苏联领导人站立的列宁墓看台。由于他藏身拿鲜花、举标语的游行队伍中,警察和克格勃军官都没起疑。当距离列宁墓约47米时,什莫诺夫抽出猎枪瞄准戈尔巴乔夫头部扣动扳机。警察上士安德烈·梅利尼科夫在最后一刻紧急抓住枪管往上推,两颗子弹一颗飞向天空,另一颗击中“古姆”外墙。现场的克格勃第九局军官迅速支援,什莫诺夫被捆绑带走。

据说现场电视直播11:10被掐断,插播古典音乐会,11:25恢复。当晚的《时代》节目报道:“有人在古姆附近红场举行的游行活动上开枪。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新闻处表示,一名列宁格勒市民持猎枪向天射击两次后被拘留。无人员伤亡。正在进行调查……”

后来专家们肯定地表示,锯短枪管发射的子弹不可能击穿总书记西装下面的防弹背心,除非命中头部。而什莫诺夫自言服役时枪法很好,只是红场上他没法仔细瞄准……

亚历山大·什莫诺夫在看守所关了一年,坚称神智清醒、脑子没病,却也表示不会再进行恐怖活动,因为“反正现在人民自己会把戈尔巴乔夫选下去”。最终他被判定精神异常,送精神病院治疗4年,此期间妻子跟他离婚,带走女儿。出院后又被评为“二级残废”,干了1年左右的水暖工,攒钱创办一家名叫“一吨黄金”的建筑维修公司,当起了小老板,好像经营不顺。数年后什莫诺夫热心参与社会活动,1998年出版小书,题为《我如何以及为何要射杀极权主义国家头目М.戈尔巴乔夫》。1999年试图在圣彼得堡竞选国家杜马代表,但被地方选举委员会拒绝登记——尽管他收集了许多支持签名。此路不通,什莫诺夫摇身变成人权捍卫者,组织发起6次社会政治活动,积极保护那些被精神病医生“迫害”的人,呼吁停止对未犯罪者进行非自愿的精神病治疗。

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不相信什莫诺夫当真打算取他性命,甚至说:“我认为此次图谋不过是精心策划的表演,由于当时国内群情沸腾,局势紧张,有些人就觉得应该吓唬吓唬总书记。所以我压根没怎么重视这件事。自始至终就是情报机关和克格勃上演的独角戏。”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