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军曾在普希金墓埋地雷

斯维亚托戈尔斯基修道院(油画)

斯维亚托戈尔斯基修道院位于普斯科夫州普什基诺戈尔村,诗人亚历山大·普希金在此长眠。1941年7月12日纳粹德军占领这里,三年后他们被迫撤离时,在许多地方埋设地雷,甚至包括普希金坟墓。

伟大卫国战争爆发之际,斯维亚托戈尔斯基修道院及普希金坟墓属于“米哈伊洛夫斯科耶”文物保护区范围内,德军占领后陈列馆继续开放。值得注意的是,即便文化程度最低的纳粹士兵也知晓普希金作品,因为他们都看过1940年第三帝国根据普希金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驿站长》。

但随着时间推移,人们逐渐发现德国人保留陈列馆并非出于热爱俄罗斯文化,而是打算抢劫珍宝。1942年担任馆长的林学家、作家库兹马·阿法纳西耶夫无力阻止国防军上士从普希金庄园拿走他喜欢的古董、油画和旧书。1943年秋天,普希金卫戍司令部派来10辆卡车运走了剩余文物。之后占领者把“米哈伊洛夫斯科耶”变成战区,挖掘掩体、壕沟,大量埋设地雷,甚至普希金保姆阿琳娜·罗季昂诺夫娜的小木屋也不放过。

得知红军步步逼近,德国人一把火烧掉旧庄园和斯维亚托戈尔斯基修道院,故居陈列馆及两座教堂也被毁。整个地区爆炸物密布,最过分的是他们挖了一条20米长隐蔽隧道直通普希金墓,在其中堆放反坦克地雷和10枚120千克航弹。墓碑附近同样埋有地雷,上面盖着木板伪装。法西斯分子明白这里对俄罗斯人的重要意义,相信红军工兵必然首先来此排雷并蒙受损失——结果表明他们奸计得逞。

1944年7月12日,红军解放了被占整整三年的“米哈伊洛夫斯科耶”文物保护区。排雷工作随即展开,修院墓地入口外放置一块警示牌,上写:“А.С.普希金墓已布雷,不准进入——斯塔尔切乌斯上尉”。苏联工兵发现法西斯分子使用了此前没见过的一种地雷:80厘米长金属棒,每个内藏5千克TNT,伸出5根引信,而且部分引信的位置使其几乎无法安全拆除。尽管危险重重,工农红军第12工兵旅战士最终成功清理了“死亡隧道”。一些资料称普希金墓排雷任务系工兵阿纳托利·胡迪舍夫与助手共同完成(但他们的功勋未见官方记录)。

当年参与任务的连长卡扎科夫回忆:“普希金墓发现的反坦克地雷‘暗藏乾坤’:上层地雷有化学引信,一段时间后自行起爆,下层第二枚地雷则装了拉力引信。”

由于此类诡雷的迷惑性,7月13日清理普希金墓周边时发生爆炸,上尉弗拉基米尔·科诺诺夫、排长谢尔盖·波基多夫和另外七名工兵不幸牺牲。整个修院及附近区域共计约3000枚地雷,此后几天不断有苏联公民误踏身亡。纽伦堡大审判期间,对希特勒同伙宣读的起诉书中直接提到了上述罪行。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