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笑话选辑(20)

— 男人和女人的欲望有何区别?

— 女人想从一个人身上要很多东西,男人想从很多人身上要一件东西。


— 坚果和丈夫有何区别?

— 有钱的时候咬坚果,没钱的时候“咬”丈夫!


— 善变的女人什么样?

— 白天在丈夫身边利口如刀斧,夜晚上了床又变木头。


克格勃接到线索:某人家的鹦鹉成天咒骂苏联政府。于是找上门去:

— 您家有只鹦鹉吗?

— 有啊。

— 在哪儿?

— 在冰箱。

拉开冰箱门,拿出鹦鹉。可无论克格勃怎么挑拨,鹦鹉始终一言不发。只好起身走了。

主人盯着垂头丧气、瑟瑟发抖的鹦鹉,说:

— 我就知道,只有西伯利亚能治得了你!

(儿按:西伯利亚是劳改、流放地)


— 医生,我还能活吗?

— 能,只不过少而糟而已。


父子旁听竞选大会。讲台上参选人滔滔不绝。

儿子问:

— 爸爸,他为什么边说话边摇晃啊?

— 移动的目标不好打,儿子!


办公室主任:

— 您已经连续五天迟到了,您说我该怎么办吧!

— 哈,今天星期五啦?


妻子带回家一条下水灌肠。丈夫不满地说:

— 你买这玩意儿干啥?这东西如今只能喂小狗!

— 我知道,亲爱的,别汪汪!


坦克部队演习,团长用无线电下令:

— 1号车,前进!2号车,前进!3号车,前进!前进,3号车,前进!3号,3号,前进!

楚科奇人从3号车跳出来,一把扯掉头盔耳机,颤抖着嗓音大喊:

— 团长同志,我从没见过帽子会说话!


新兵拉比诺维奇向班长报告,自己放在床头柜的一块培根被偷。

班长把同营房的人召集起来,问:

— 你们谁拿了拉比诺维奇的培根?哎等等……

拍拍自己脑壳:

— 列兵拉比诺维奇,犹太人不是不吃猪肉吗?

— 我没吃,班长同志。长途拉练回来,脚底总是长茧子,所以抹点儿猪油……

这时值日兵迈着正步走过来说:

— 班长同志,列兵西多连科吐了!


— 您为什么要越狱?

— 我想娶媳妇。

— 呵呵…… 你对“自由”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克格勃接到的告密内容:

1970:昨天我邻居吃鱼子酱了。

1980:昨天我邻居吃香肠了。

1990:昨天我邻居吃饭了。


穆勒对下属宣布:

— 从明天起,所有人都开始吃土豆!有问题吗?

施季里茨说:

— 请原谅,Gruppenführer!但我们苏联反间谍机关是不会派军官吃土豆的!

— 唉呀,施季里茨,你永远能编出理由来不吃土豆……


撒切尔夫人访苏期间,戈尔巴乔夫设法甩开赖莎,深更半夜溜去找撒切尔密会。

记者们听到风声,在新闻发布会上故意提问:

— 请问戈尔巴乔夫先生,值此历史性时刻,您有什么感受?

— 我觉得俄罗斯终于把英国压在身下了。

— 您呢,撒切尔夫人?

— 我?我榨干了社会主义!


敌军俘获楚科奇人,问他的部队有多少士兵。

楚科奇人沉默不语。

敌军表示,每供出一个人,就给一瓶伏特加。

楚科奇人大怒:

— 去死!以为我傻吗?为了区区100瓶酒当叛徒?!


两位音乐迷相遇:

— 明天去听罗斯特罗波维奇的演奏会吧?

— 呃,不去了,施皮尔曼明天演出。

过段时间又相遇:

— 嘿,蒙特塞拉特·卡芭叶星期五来演唱,我有两张票,去不去?

— 不去,周五施皮尔曼演出。

— 老兄!这个施皮尔曼究竟何方神圣?

— 其实我也不清楚。不过他演出的时候,他老婆肯定一个人在家……


体毛浓密的男人,要么是第一个人类,要么是最后一只猴子。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