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笑话选辑(19)

什么叫“做爱”?

对法国人而言,做爱就是男人和女人关起房门,为所欲为。

对意大利人而言,做爱就是法国人关起房门之后,透过锁眼偷看他俩为所欲为。

对美国人而言,就是俩美国人撰写一本法国人关起房门为所欲为、意大利人在门外偷看的小说。

对俄罗斯人而言,则是青年共产党员在党委会上讨论最近阅读的一本美国小说,描写了法国人关起门为所欲为、意大利人猥琐偷看的故事。


人民代表大会,某位代表在台下一直对着戈尔巴乔夫攥拳头。

戈尔巴乔夫用手指揉揉太阳穴作为回应,代表仍然对他攥拳头。

会后戈尔巴乔夫叫人去问清楚,于是两名便衣拦住那位代表:

— 您为什么对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攥拳头?

— 是啊,我告诉他手段一定要强硬、强硬,结果他告诉我脑子不够用!


公元2000年,《纽约时报》头条新闻:

“德克萨斯州、密歇根州和密西西比沿岸州的集体农庄超额完成春播计划。”


老皇帝叫来儿子,给他一张弓、一支箭,让他出去遵照传统习俗选择妻子。

太子走进茫茫旷野,对着天空拉弓搭箭,嗖——

箭直直落入大贵族家前院。

皇太子的婚礼和他岳母的葬礼在同一天举行。


警察赤身裸体走进单位。人家见了问他:

— 你怎么不穿衣服?

— 我……昨晚参加一个舞会,跳着跳着,灯光熄灭了,喇叭里说:

— “现在女士们脱衣服!”

灯光亮起,大家继续跳舞。一会儿灯光又熄灭,喇叭里说:

— “现在男士们脱衣服!”

灯光亮起,大家接着跳。最后灯光又熄灭,喇叭里说:

— “上班时间到啦!”

所以我就来上班咯。


勃列日涅夫对镜自言自语:

— 我想……

— 我想……

— 我想什么来着?

(儿按:讽刺他最后几年神志不清、昏昏欲睡)


市煤气公司接群众来电:

— 小伙砸,怎么搞的!我拧开煤气灶好半天了,怎么不着啊?

— 奶奶,您划火柴了吗?

— 哦,对对对……我现在就划……

(儿按:嘭——)


楚科奇人被派去侦察敌情,上级告诉他:

— 如果我方哨兵发现你,你就学动物叫,比如猫。

楚科奇人匍匐爬出侦察。返回时果然被哨兵发现:

— 站住!什么人!

— 是我,猫!我爬回来了!


— 阿姨,请吃糖。

— 谢谢,乖孩子。

— 好吃吗?

— 很好吃。

— 那就奇怪了,为什么小猫小狗总是吐出来呢?


阿布拉姆请求参加瓦西里·伊万诺维奇的队伍。瓦西里·伊万诺维奇不愿要他,问别奇卡:

— 怎么办?想个什么招儿撵他走?

别奇卡说:

— 让他去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到时候他就知难而退了!

瓦西里·伊万诺维奇点头称善。对阿布拉姆说:

— 现在有个考验给你:你必须带回敌人的军旗。

阿布拉姆领命离开。第二天早晨敲响瓦西里·伊万诺维奇屋门:

— 瓦西里·伊万诺维奇,给你敌人军旗!

瓦西里·伊万诺维奇大惊:

— 你怎么拿到的?

— 用我们的去换呀。


科学家在勃列日涅夫领导下造出时间机器,问他:

— 您想去什么时代,列昂尼德·伊里奇?

— 去光明美好的未来。

勃列日涅夫回来后,表示:

— 虽然我们生活在黑暗停滞的现在,但我准备返回的时候,光明美好未来的人们纷纷往我机器上挤,我都没地方伸腿了!

(儿按:未来比现在更糟糕)


集体农庄主席问楚科奇先进分子:

— 请告诉我,你们发明的马铃薯新型种植方式是怎样的?

— 早晨播种,傍晚收获。

— 啊?长这么快吗?!

— 不不不,长得不快,是我们饿得快!


儿子走到父亲面前:

— 爸爸,请闭眼。

— 为什么?

— 妈妈说,只要你爸闭眼了,我们所有人都能活得更轻松。


瓦西里·伊万诺维奇邂逅一位女子。他俩躺床上,女子问:

— 瓦夏,你负过伤吗?

— 当然了,胸口被子弹打到。

— 为什么没击中心脏?

— 我当时心跳剧烈加速。


老教授对女大学生说:

— 我真看不懂,你到底是裙子太短还是腰带太宽?


一个醉汉淹死河中……

警察写道:“溺水所致”。

想了想,改成:“冲动所致”。

又想了想,最终改成:“身体入水未能离开所致”。


戈尔巴乔夫视察工厂,问一位先进分子:

— 您说老实话,喝一杯伏特加之后还能好好工作吗?

— 嗯,可以。

— 两杯?

— 也可以。

— 如果三杯呢?

— 我一直都这样工作啊……


儿子问父亲:

— 爸,醉汉什么样儿?

— 你瞧见对面四棵白桦树没?醉汉会看成八棵!

— 爸,那边儿只有两棵树……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