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笑话选辑(18)

安卡和别奇卡并肩坐着回首青春,想起他们年轻时曾约定:如果谁出轨了,就往小瓶里放一颗豌豆。

别奇卡拿出七颗,安卡拿出四颗。别奇卡很惊讶:

— 就这些?

— 难道你忘了战争年代我用什么煮粥的?


德国人、法国人、英国人和俄国人流落荒岛。

他们做了一张网,捕获一尾金鱼。金鱼说:

— 放我走吧,我满足每人三个愿望。

德国人说:

— 银行账户、梅赛德斯、送我回家。

法国人说:

— 5个情妇……呃……再要5个……送我回家。

英国人说:

— 大房子、忠实的妻子、送我回家。

俄国人说:

— 1箱伏特加、1箱零食、把他们仨弄回来!


列兵喝醉挨骂:

— 你小子怎么这副德行?如果不喝酒,你早就是上等兵甚至中士了。

— 少废话,指挥员同志。喝醉的时候,我就是苏联元帅!


— 维洛齐卡,对面有个男的一直盯着我看。他是谁呀?

— 精神病专家……


穷学生在电车站伤心哭泣,老奶奶上前询问:

— 青年,你怎么啦?

— 电车票丢了。

— 唉,拿着我的车票吧,别哭啦。

— 不,不是的,我早饭包在车票里。


安卡来找瓦西里·伊万诺维奇:

— 瓦西里·伊万诺维奇,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瓦西里·伊万诺维奇很感兴趣:

— 哦?快讲快讲!

安卡坏笑着说:

— 你没得不育症!


记者采访精神病院,见患者们排队从屋顶往弹簧床上跳。

— 哎,你们干嘛呢?

— 玩“坐飞机”游戏呢。

— 院长在哪儿?

— 我们把他送上第一班飞机了。


施季里茨在有铁窗的小房间醒来,脑袋嗡嗡作响,必须赶快清醒!

— 嗯,昨晚肯定有人打我头了,什么都不记得。待会儿,如果他们穿苏联制服进来,我就叫他们去找斯大林。如果穿盖世太保大衣,就叫他们去找鲍曼……

门开了,文化部长走进来:

— 好嘛,你昨晚肯定喝多了吧,吉洪诺夫同志……

(译注:维亚切斯拉夫·吉洪诺夫就是《春天的十七个瞬间》“施季里茨”的扮演者,此笑话是说他入戏太深)


犹太人、格鲁吉亚人和俄罗斯人闲聊。犹太人说:

— 我存折上有五千卢布。

格鲁吉亚人说:

— 我有一万!

俄罗斯人不甘示弱:

— 我存折上有苏联国徽!苏联国徽!


— 嘿,你怎么想的,居然娶了尤莉卡?

— 我也不知道。有一天我和她去饭店,实在没话说,越坐越无聊,于是我就想……

(儿按:最后生米成熟饭?)


楚科奇人当了交警,拦停一辆小汽车,问司机:

— 会说楚科奇笑话吗?

— 我会。

— 请出示证件!

司机递给他一张月历卡,楚科奇人掏出打孔器:

— 1月份禁止开车、2月份禁止开车……(把全年都打了孔)

然后翻过月历卡,念道:“国家保险局”……喀嚓又打个孔,忿忿地说:

— 这下你没保险啦!

(儿按:月历卡是国家保险局印制的小礼品)


《时间》节目,电视主持人伊戈尔·基里洛夫黑衣黑裤出场:

— 亲爱的同志们!你们当然会笑,但我们再次遭受了沉痛损失……

(儿按:党政领导人又死一位)


一个戴耳机的小伙子走进农村图书馆,日本产“随身听”挂在胸口晃荡。他拿起一本书,坐下翻看。

管理员过来要求他关闭随身听。小伙子当然不乐意,说:

— 在任何文明国家,都不会禁止人使用随身听!

— 的确,文明国家商店有电池,背包里不会装冒黑烟的汽油发电机……


戈尔巴乔夫进澡堂,众人慌忙转身向墙,拿毛巾遮盖下体。

— 同志们,是我呀,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都是男的,何必如此?

— 啊?赖莎·马克西莫芙娜没来吗?

(儿按:讽刺戈尔巴乔夫走哪儿都带老婆)


别奇卡读古代史,有几处不明白:

— 瓦西里·伊万诺维奇,这里写“勋戚召倡优酌金馔玉”,什么叫“酌金馔玉”?

— 你可以理解为喝酒吃肉。

— 什么是“倡优”?

— 妓女之类。

— 那“勋戚”又是什么人?

— 别奇卡,“勋戚”就是当时的“党员”!


妻子对女邻居说:

— 我很担心我丈夫,他今天去河里把猫淹死。

— 那有什么好担心的?

— 俩小时前猫就回来了。


出租车把楚科奇人从喀山火车站送到列宁格勒火车站,楚科奇人问:

— 多少钱?

— 三二五。

楚科奇人拿钱包数钱:

— 一个二十五、两个二十五、三个二十五!

(儿按:车费3卢布25戈比,因为不远)


父亲从农村进城探望儿子,按照地址打听着进了公寓楼,站在门外按铃。

一个女人来开门,父亲问:

— 请问托利克·彼得罗夫住这儿吗?

— 这儿、这儿,东西搁走廊地毯上就行!


布什赠送戈尔巴乔夫一辆车,后备箱锁着,上写:

“请在空旷田野打开”

好吧,戈尔巴乔夫开车去乡下,打开后备箱,一位美女跳出来,对他喊:

— 抓到我,我就让你嘿嘿嘿……

撒腿就跑!

过了几天,戈尔巴乔夫回赠布什一辆车,后备箱同样锁着,写着同样的字。

布什心想:“当我傻吗?”直接开进车库,门窗统统堵死,打开后备箱……

一员格鲁吉亚大汉跳出来,粗声说:

— 那么,我们要跑吗?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