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笑话选辑(17)

假如您凌晨一点醉醺醺地从情妇家回到自己家,而老婆和岳母视若无睹,那就意味着:

饭菜被下毒了,斧头也磨快了——千万别睡觉啊!


拉比诺维奇在克里姆林宫上班,他的工作是每天登上斯帕斯基塔瞭望,以便及时发出共产主义到来的信号。

美国人想把他挖走,让他去纽约帝国大厦发出经济危机的信号。但拉比诺维奇拒绝了,表示:

— 我需要的是终身工作。

(译注:共产主义到死都不会来临)


女老师问:

— 沃沃奇卡,你不舒服吗?脸色如此苍白!

— 没事,玛丽亚·伊万诺芙娜,妈妈今天给我洗澡了。


楚科奇人在帐篷沉思。一个人跑进来喊:

— 糟啦!你的鹿跳下悬崖啦!

楚科奇人面无表情。第二位跑进来喊:

— 不好啦,你的两头鹿跳下悬崖啦!

依然纹丝不动。第三位跑进来喊:

— 坏啦坏啦,你的鹿群都跳下悬崖啦!

楚科奇人开口说道:

— 我分析,这里有某种趋势!


不同行业的新郎对待新娘的方式各有不同。洞房花烛夜,俩人躺床上——

护士:疼不疼?

鞋匠:紧不紧?

售货员:自用还是送人?


苏共二十五大,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发表讲话。听众席忽然一声枪响,总书记倒在讲台后。医疗团队冲向列昂尼德·伊里奇,保卫人员迅速制服刺客……

卢比扬卡地下室,审讯进行中:

— 你是退伍军人,怎么在第四排都打不中?子弹稍微擦过总书记胳膊。究竟有何阴谋?!

— 原本能打中。我刚掏出手枪,没想到周围人边抢边说:“让我来!让我来!”


通讯员进村采访集体农庄女庄员:

— 你们的主席换了吗?

— 换了。

— 党委书记呢?

— 也换了。

— 农艺师?

— 还没——木料不够了。

(译注:打棺材的木料)


某楚科奇人坐火车,到站时鼻青脸肿。人家问他:

— 你怎么啦?

— 唉,我睡不惯上铺,老往下掉。

— 你不会跟下铺的人换一换吗?

— 没法换,下铺没人啊!


妻子问丈夫:

— 我听说你有新秘书啦?

— 对。

— 她称职吗?

— 凑合。

— 漂亮吗?

— 挺漂亮。

— 穿衣服怎么样?

— 很快……


俩军官准备去钓鱼。中尉问将军:

— 首长,带多少伏特加?

— 七箱。

— 不太好吧。上回我们喝七箱,结果找不着坐公共汽车的路了。

— 那就五箱。

— 不太好吧。上回我们喝五箱,结果鱼竿都扔下忘带了。

— 别废话,带十箱。今天不拿鱼竿也不下车了!


华生拜访夏洛克·福尔摩斯,见他办公室墙上有三幅画:

1、焦黑的烤饼,

2、溺水的泳客,

3、怀孕的少妇。

华生问:

— 这些画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 华生,你幼稚啊——出来晚了嘛!


理发店,客人坐在椅子上问理发师:

— 您的剃刀跟上次一样吗?

— 一样啊。

— 那我要求全身麻醉。


别奇卡报考某学院,被拒绝。愤愤不平找院长讨说法:

— 凭什么不录取我?

— 同志,别发火。我们一起看看你的答卷再说……

第一题:“两个字的单词,孩子依赖它,男人和女人都珍爱它”。正确答案是“和平”,可您写的什么?

第二题:“苏联妇女共同拥有的”。正确答案是“勤劳”,可您写的什么?而且跟第一题重复了?

第三题:“哪里女人毛发最蜷曲?”正确答案是“非洲”,可您写的,唉,这都什么呀……

(译注:奶子和阴部)


乡村俱乐部,一位讲师宣传酗酒的危害性。讲到最后,他向听众提问:

— 想象一下,我们在牛面前放一桶水、一桶伏特加,你们觉得牛会喝哪一桶?

一个声音说:

— 水桶!

讲师很满意大家听进去了,接着问:

— 好极了,为什么呢?

— 因为它是牲口不是人嘛!


非洲猴子大量繁殖,各国派出科学家控制生育。瓦西里·伊万诺维奇和别奇卡代表苏联前往,成绩斐然。

众人纷纷参观学习先进经验,只见瓦西里·伊万诺维奇和别奇卡躺在棕榈树下喝酒,狗转圈闲逛。

忽然一只猴子现身枝头,别奇卡蹭蹭爬上树,“啪”一个大耳光——猴子跌落地面,狗冲过来一口咬掉蛋蛋,绝育术完成!

没多久第二只猴子出现,别奇卡上树“啪”一个大耳光——不料这只猴子躲得快,别奇卡重重跌落,厉声尖叫:

— 瓦西里·伊万诺维奇,拉住狗拉住狗!!!


妻子责骂丈夫:

— 你个蠢货!举世罕见的白痴!假如联合国举办蠢货大赛,你肯定拿第二!

— 怎么是第二名?

— 太对了,因为你蠢嘛!


盖世太保头子穆勒审查干部,叫第一位进屋:

— 随便说个两位数字。

— 27

— 或者72?

— 也行……

穆勒在他个人档案上写:“不可靠”。叫第二位:

— 随便说个两位数字。

— 52

— 或者25?

— 不,52!

— 您再考虑一下?

— 我决定52!

穆勒在档案上写:“可靠,不易动摇”。低着头叫第三位:

— 随便说个两位数字。

— 33

穆勒抬头一看:

— 施季里茨,是你啊,别来捣乱!


老太婆弥留之际:

— 叫女婿来,我要跟他告别……

女婿拎着一瓶伏特加跑进来:

— 妈,开始吧,最后一杯!


犹太老汉走进食品店:

— 鱼没有,肉没有,奶酪没有……

克格勃官员出现在他身边:

— 快出去,否则我用手枪把敲你头!

— 懂了,懂了,子弹也没有……


苏联游客走在米兰,被站街女纠缠。他摆摆手表示拒绝。

站街女不舍弃:

— 阳痿?

— 不!

— 梅毒?

— No,No!

— 哈哈哈,我知道了,政工干部!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