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笑话选辑(16)

所有的俄罗斯童话,不外乎一个道理:

想让公主幸福,就让她嫁给傻瓜。


美国大使馆院外,两位苏联公民正在欣赏豪华凯迪拉克。

一位赞叹道:

— 多么精致的苏联车啊!

— 呵呵,这辈子没见过美国车吗?

— 当然见过。可我没见过你!

(儿按:怕他是“有关部门”的便衣)


— 福尔摩斯,你为什么不结婚?

— 因为会带来很多问题,华生。请设想,你累了一天,坐上躺椅休息看报。这时老婆在前门敲打,狗在后门狂吠——你先让谁进屋?

— 我想,谁声音大先让谁进?

— 必须先让狗进,华生,它只要进来就闭嘴了。


娜塔莎对新追求者说:

— 我听过一些你在床上的事……

— 嗨,没什么特别的。

— 人家也是这样讲的。


伊利亚·穆罗梅茨(译注:古代勇士)走进餐厅,落座,要了一桶伏特加。服务员问:

— 您吃点儿什么?

— 就吃这,亲爱的,我吃这个就行。


斯大林丢失烟斗,贝利亚展开调查。

到了傍晚,已抓捕一百多人。次日晨清洁女工发现烟斗。

斯大林致电贝利亚:“拉夫连季,烟斗找着啦!”

— 太好了,斯大林同志,但我这里只有一个人承认自己偷了烟斗。

— 只有一个?!继续调查。


新娘:

— 结婚以后,你还会爱我吗?

新郎:

— 我想会的,因为我一直都喜欢已婚女人!


战斗胜利了,坦克兵坐在河边休息。抽烟,丢石子,无所事事。

突然,不知从哪蹿出一位骑马老汉,手拿长刀,满脸尘土,须发皆白,身形干瘦:

— 爷们儿,战争结束了吗?

— 还没呢,老爹,你……

— 妈的,我就知道,拿破仑个老不死的!

(儿按:1812—1942,究竟谁老不死?)


一位穿旧西装、破衬衫的访客来找夏洛克·福尔摩斯求助,但福尔摩斯拒绝了他。

客人走后,华生很不高兴:

— 你以前从不回绝穷人!

— 的确,但他并不是穷人。他钱包里有123英镑15便士。

— 你怎么知道?

— 不信?不信咱俩再数一遍……


急救站接到电话:

— 溜冰场有人被撞啦!

— 请问地址?

— 普希金街15号、16号、17……

(儿按:道路结冰请小心驾驶)


楚科奇人买彩票,中了一辆“日古利”。开回营地,乡亲们齐来围观。

一个人摸摸前灯:

— 眼睛真大!

另一人拍拍引擎盖:

— 身板儿结实!

第三位抓住排气管:

— 公的!


我年轻那会儿,最讨厌叔叔阿姨在婚礼上一边戳我一边笑着说:

— 你是下一个哦~~

直到我在葬礼上对他们如法炮制,他们才停止。


拉比诺维奇给朋友打电话:

— 来我家喝茶啊。

— 谢谢。需要我带什么吗?

— 当然。杯子、碟子、勺子、茶叶、糖和点心。我这儿有茶壶和开水。


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有何差别?

1、资本主义下,人对人就像恶狼;而在社会主义下,狼是同志。
2、资本主义人剥削人,社会主义相反。
3、资本主义,社会朽烂;社会主义,资本朽烂。
4、资本主义的权力父子相传,社会主义的权力从爷爷传给爷爷。

(儿按:老人政治)


列昂尼德·伊里奇·勃列日涅夫站在阳台看风景。小飞人卡尔森正好飞过——

— 你是谁啊?

— 列昂尼德·伊里奇,您不记得我啦?我是卡尔森!

— 哦哦哦,记得,记得,你战友恩格森我也记得。

(儿按:小飞人卡尔森是动画角色,勃列日涅夫误以为卡尔·马克思,联想到恩格斯。历史上有一位俄国革命者弗拉基米尔·恩格森,流亡英国)


妻子和情人躺在床上。门响,妻子大惊:

— 他回来了!

— 终……终于回来了!

(儿按:所谓如狼似虎、坐地吸土)


小红帽顺利抵达奶奶家:

— 奶奶,我给你带馅饼来了!趁热快吃吧!

— 等等,宝贝儿,我刚吃的狼还没消化呢……


百货商店里:

— 有香肠吗?

— 有。

— 有熏鱼吗?

— 有。

— 鱼子酱?

— 也有。

— 黑的?

— 是的。

— 啊?你逗我玩儿呢吧?

— 你先逗我的。


拉比诺维奇看大夫:

— 医生,我有毛病。我对自己说话!

— 这不叫毛病,人人都对自己说话。

— 可我语言无味,像个瘪三啊……


伏特加这玩意儿:
对于滴酒不沾之人,是毒药。
对于三杯两盏之人,是燃料。
对于狂饮滥醉之人,是生命的意义。
对于热血豪迈之人,是对祖国的爱!


妙龄少女在镜前转圈,自言自语:

— 唉,快点结婚吧,我早就厌烦化妆打扮了……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