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笑话选辑(15)

某男子半夜冲出卧室:

— 这不是我老婆!这不是我老婆!!!

接着又往回跑。


俩楚科奇人走在苔原,空中有飞机飞过。

一个说:

— 这是政府专机。

另一个说:

— 不,这才不是政府的飞机。

— 哎,你怎么知道?

— 如果是政府飞机的话,肯定有四辆摩托车开路!


拉比诺维奇被叫到克格勃:

— 原来您在以色列有个兄弟啊!

— 可我跟他三十年没联系了!

— 真遗憾。他反对帝国主义,支持苏联的政策。所以别担心,给您纸,请坐在这儿给他写封信吧!

拉比诺维奇提笔写道:

— 亲爱的哈伊姆!我终于选定了给你写信的时间和地点……


勃列日涅夫在克里姆林宫散步,遇见一位老太太:

— 还记得我吗,列昂尼德·伊里奇?我是娜杰日达·康斯坦丁诺芙娜·克鲁普斯卡娅。

— 当然,当然,我记得您,克鲁普斯卡娅同志,我和您丈夫克鲁普斯基同志很熟悉!

(儿按:克鲁普斯卡娅是列宁夫人。活见鬼了吧)


男子捕获一尾金鱼,金鱼说:

— 放我走,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

男子说:

— 我想成为苏联英雄!

一道亮光闪过,金鱼不见了。他抓着两颗手榴弹,五辆坦克快速驶来……


两个囚犯对话:

— 你因为什么进来?

— 我在工作时间打开天窗。

— 你在哪儿工作?

— 潜艇。


某退休人士每天买报,只浏览第一页就丢掉。

卖报纸的很好奇,问他为什么这样做?

— 我想看讣告。

— 讣告都在最后一版啊。

— 我等的是头版讣告。


女大学生放假回家,在门外大喊:

— 妈妈,我有个男孩了!

— 哎呀,我真高兴,他在哪儿上学?

— 您说啥呢,他才三个月啊!


一位平素行踪诡秘、小心谨慎的苏联特工在伦敦被捕。

事后人家问他,英国情报部门究竟怎么发现他的?

— 他们在伦敦各公厕外布置暗探,凡是边走边扣裤门襟的男士一律逮捕。


尼克松访苏,问勃列日涅夫:苏联工人为什么不罢工?

勃列日涅夫不答,亲自开车带尼克松到工厂,召集全厂开大会:

— 决定从明天起降低工资!(掌声)

— 工作时间增加!(掌声)

— 十分之一的人将被绞死!(掌声更加热烈,纷纷提问:“自带绳索还是工会统一发?”)


他温柔地抱着她,问:

— 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吗?

她久久凝视他,说:

— 我觉得,我以前在这儿见过你。


俩外国人途径楚科奇小村庄,走进咖啡馆,要菜单看。

好吃的东西真不少。老外对“楚科奇奶”很感兴趣,各点一份。

走来一位楚科奇美女,解怀露出(.)(.),往每人杯中挤些奶。

老外喝光“楚科奇奶”,议论道:

— 如果我们点了“楚科奇啤酒”呢?


大学生参加联共党史考试。老师提问:

— 卡尔·马克思是谁?

— 卡尔·马克思早已去世,我们为他默哀一分钟!

老师们起立默哀。接着问:

— 列宁是谁?

— 列宁虽死,精神永存!我们为这位领袖默哀一分钟!

老师们再次起立默哀。教授小声说:

— 打三分让他及格,不然他要唱国际歌了,我只会第一段。


拉比诺维奇边走边骂:

— 一群强盗,一群恶棍,一群败类!

便衣迅速靠过来,要求他解释清楚。

拉比诺维奇说:

— 骂谁?还能骂谁?当然是美帝国主义者!

便衣很失望,转身离去。

拉比诺维奇追上他们:

— 请问,您心里想的是谁?


楚科奇人收包裹,取出一面镜子:

— 哟,老哥来看我了!

他老婆接过镜子:

— 我姐也来了!


教练安慰落败的拳击手:

— 第三回合你把那小子吓得不轻。

— 为什么?

— 他以为你死了。


勃列日涅夫会见群众:

— 同志,生活怎么样?

— 好极了!

— 希望过得更好吗?

— 只要您规定,我们就过得更好。


楚科奇人去眼科,大夫给他查视力:

— 闭左眼,这是哪个字母?

楚科奇人沉默……

— 闭右眼,这是哪个字母?

楚科奇人依然沉默……

— 您是完全看不见吗?

— 不,看见了,我就是忘了它们念什么!


— 亲爱的编辑部,我丈夫经常在门口缠着我不让出去……

所以……请……原谅……我的……字迹……潦草……

(儿按:缠绵进行中)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