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笑话选辑(14)

赫鲁晓夫应邀出席某妓院开业典礼。

他愉快地剪彩,和姑娘们调笑,又捏捏最年轻女孩的脸蛋说:

— 我看你不错。明天介绍你入党!

— 尼基塔·谢尔盖耶维奇,瞧您说的。我来这儿我妈都不让啊!

(儿按:入党不如做窑姐)


苏联工人代表团赴美国考察:

— 这家工厂是谁的?

— 福特。

— 这些小车是谁的?

— 工人们的。

美国工人代表团赴苏联考察:

— 这家工厂是谁的?

— 广大劳动人民。

— 这辆小车是谁的?

— 厂长同志的。


丈夫垂钓归来,两手空空。妻子问:

— 鱼呢?

— 河里啊,不然在哪儿?

次日丈夫下班回家,见桌面空空,问妻子:

— 晚饭呢?

— 餐馆啊,不然在哪儿?


顾客逛食品,货架一干二净,没东西可买。他气愤地说:

— 简直太不像话!政府是怎么想的?都干什么了?

俩便衣把他推到墙角:

— 公民,你骂谁呢?

— 当然是骂罗曼诺夫皇帝!

— 骂罗曼诺夫干嘛?

— 他们统治了三百年,却只储备了七十年的粮食。

(译注:1917-1991)


二十大胜利闭幕,赫鲁晓夫打算把斯大林移出列宁墓,送给其他国家。

所有国家都不想要,惟以色列表示愿意接收。

赫鲁晓夫说:

— 不行,在你们那儿他会复活的。


— 亲爱的,假如我掉进这条河里,你会怎么做?

— 我跑去村里喊人。

— 可村子很远啊。

— 亲爱的老婆,为了你,再远我也不怕。


— 你们厂改组之前是造什么的?

— 造坦克。

— 现在呢?

— 现在我们做婴儿车。

— 有人买吗?

— 当然有人买。只是一些喜欢挑剔的妈妈投诉说,很难把宝宝从炮塔里面抱出来。


施季里茨翻阅时尚杂志,见一张美女照片,题为:”Miss—90″

施季里茨心想:

— 真奇怪,九十岁了,居然保养得这么好!


射击训练,士兵伊万诺夫脱靶,士兵彼得罗夫脱靶,士兵拉比诺维奇命中!

指挥员向全体训话:

— 看看人家拉比诺维奇,虽然是差兵,但知道努力上进!


楚科奇人得知自己被选中出席莫斯科的党代表大会,一路小跑回自家鹿皮帐篷,喊道:

— 老婆,快收拾行李,我要去莫斯科开会啦。

— 好,我帮你收拾,你先去澡堂洗澡。

— 不,不去澡堂!

— 为什么?你全身脏死了。

— 我一去澡堂就出事儿!

— 啊?去澡堂能出什么事儿?

— 41年我去澡堂:战争爆发了。

45年我去澡堂,战争结束了。

53年我去澡堂:斯大林死了。

75年我去澡堂:棉袄子丢了。

坚决不去!

— 休想!我肯定不能让你这样去开会,太丢脸了!

楚科奇人被迫屈服。回家后又嚷嚷:

— 蠢婆娘!我早说过不能去澡堂!

— 又出事儿了?

— 当然出事儿了。棉袄子找到了!

— 哪找到的?

— 在汗衫下面!


外国人在莫斯科某饭店用餐,看看盘子,询问服务员:

— 贵国肉饼为什么是三角形?

— 我们正在全面改革。

— 为什么半生不熟?

— 加速发展战略。

— 好吧,那为什么被咬了一口?

— 噢,国家验收委员会!


战争终于结束。

希特勒在秘密掩体焦虑踱步,谁都不敢打扰他。

施季里茨突然从拐角跑过来,正好撞个满怀,赶紧抬起胳膊大喊:

— 嗨希特勒!

希特勒疲惫地挥挥手说:

— 得了吧,马克西姆维奇,别再挖苦我了!

(译注:元首早知施季里茨卧底身份)


— 沃沃奇卡,你怎么又迟到?

— 妈妈丢钱了。

— 跟你迟到有什么关系?

— 我站在钱上。


科研所新来的主任是个民主派。

他走进实验室,跟同事热情握手。大家自我介绍:

— 伊万诺夫。

— 幸会!

— 彼得罗夫。

— 幸会!

— 拉比诺维奇。

主任拍拍他肩膀:

— 哦,哦…… 没关系,不要紧的。

(译注:对其犹太人身份表示同情和安慰)


— 亲爱的,咱俩结婚以后,会有三个孩子。

— 你怎么知道?

— 他们现在和我妈妈住!


外国人在红场询问拉比诺维奇,国营百货店门口为啥排了好长的队?

拉比诺维奇说:他们排队认购国债呢。

事后,莫洛托夫找来拉比诺维奇:

— 拉比诺维奇同志,我代表苏联政府和人民感谢您。您是怎么想到如此机智的回答的?

— 我爱国!

— 太好了。您需要什么吗?任何东西都行。

— 我想要去美国的签证!


妻子擦地,丈夫稳坐沙发看报纸。妻子说:

— 抬腿,我擦地!

— 哼,我要是不配合,你连地板都擦不好。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