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笑话选辑(13)

两位警察准备进屋抓捕持枪嫌犯,在门外互相谦让:

— 你先进。别担心,我会替你报仇的!


瓦西里·伊万诺维奇走出澡堂,说:

— 别奇卡,拿双小2码的鞋来。

— 瓦西里·伊万诺维奇,你穿的是新鞋!

— 别奇卡,我刚剪了趾甲!


安卡魅惑地问:

— 别奇卡,今晚来我家吧?我们喝茶。

别奇卡皱着眉头:

— 那个,还有点事……

安卡不舍弃:

— 我家有糖,多放点儿……

别奇卡仍然犹豫:

— 呃,瓦西里·伊万诺维奇叫我……

安卡急了:

— 难道你不想要我吗?!

别奇卡大喜:

— 你早说不就行了!光在那儿暗示、暗示……


瓦西里·伊万诺维奇藏身枯井。白军分子朝井下张望:

— 下面有人吗?

— 有人吗……人吗……吗……

— 没人吗?

— 没人吗……人吗……吗……

— 我扔手榴弹了!

— 也不是没人……没人……人!


瓦西里·伊万诺维奇和别奇卡从战场归来,路过湖边,见一位肤白貌美的长发女子正在沐浴。

瓦西里·伊万诺维奇说:

— 别奇卡,你快脱衣服,过去问问她,愿不愿意和我进城开个房间,喝酒、打扑克,再干点儿别的?

别奇卡脱光衣服跳进水里,在女人身边转了两圈,游回来汇报:

— 师长同志,问过了。进城、开房、喝酒、打牌都行,至于干别的——免谈。


安卡去指挥部送饭:

— 瓦西里·伊万诺维奇,今天第一道菜是罗宋汤,第二道——哎哎哎,先让我躺下……

瓦西里·伊万诺维奇挤挤眼:

— 我要“吃”两个第二道菜!


瓦西里·伊万诺维奇、别奇卡和安卡躲避白军追兵。跑进小木屋,往哪儿藏?

瓦西里·伊万诺维奇爬进装酒瓶的大箱子。

安卡跳进泡菜桶。

别奇卡钻进土豆麻袋。

白军赶至搜查,四处踹东西——

“叮啷叮啷”——肯定是一堆瓶子。

“砰砰嘭嘭”——肯定是一桶泡菜。

又踹麻袋,什么声儿都没有。奇怪了,继续猛踹——

“我是土豆!我是土豆!”


— 瓦西里·伊万诺维奇,什么是共产主义?

— 别奇卡,就是一切东西都免费,连站街的小妞也免费。

— 那条街叫什么名?

— 嗯……如果免费了,就叫“献身者街”吧。


值班人员向首长汇报:

— 上校同志!我值班期间未发生重大事故,只有狗死了。

— 狗怎么会死?

— 吃马肉撑死的。

— 马怎么会死?

— 运水救火累死的——指挥部全烧光了。

— 你应该从这儿开始说!

— 我就是从这儿开始向政委汇报的,他当场背过气了。


拉比诺维奇跟妻子大吵一架,跑去犹太会堂诉苦。

人家劝他:

— 拉比诺维奇,别再埋怨你老婆了!我们知道,家庭生活如同宁静的港湾,两只小船相遇,难免……

— 你说的都对。可我遇上了巡洋舰,我该怎么办?!


英国人:“我国在十八世纪考古遗址中发现一根电线,证明当时的人拥有电报。”

俄国人:“我国考古什么也没找到,证明当时的人拥有无线电报!”


伊利亚·穆罗梅茨遇见三首蛇妖:

— 你这样挺好嘛,蛇妖!凡事总能想得更全面。

— 也好不到哪去…… 我有三个头,却只有一个肝!

(译注:更容易喝醉)


凌晨三点门铃响。妻子一看:丈夫醉醺醺站在门外,涂着口红。

— 你以为我会让你这样子回家吗?

— 我不回家,我拿吉他。


外国代表团访问集体农庄市场,见一男子卖牛。

外国人上前问价。陪同参观的区委书记在后面挤眉弄眼,小声说:“低点儿,低点儿!”

男子会意:

— 三卢布!

外国人很高兴。另一男子走过听到,大喜:

— 三卢布?我买了!

区委书记在后面张牙舞爪,让他赶紧滚蛋。

男子瞬间会意,连忙说:

— 不要了,不要了。我宁可再加一卢布买只小鸡!


克格勃劝阻拉比诺维奇前往以色列:

— 您以为去了会过得好吗?毕竟,就像俗话说的:他乡虽好,不属于我们!

— 太对了,我就是要去不属于你们的地方!


楚科奇人在阿拉斯加海岸登陆,叫嚷着:

— 穷鬼,你们都没钱吗?

美国人说:

— 怎么没钱?乱讲!

— 那你们为啥买完阿拉斯加,就没钱买楚科奇了?


仨警察划船过河。

土匪砰砰放枪,小船倾覆沉没。

问:死了几个警察?

答:六个。翻船死三个,做侦查实验又死三个。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禁止全文转载,引用请注明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