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笑话选辑(11)

集体农庄农机手辛苦工作大半年,获得去南方疗养机会。

他夜晚入住疗养院。早晨醒来,站在阳台张望,海滩上横七竖八到处都是女人。

— 嗯,看来还没法休息,这是一片处女地!


某男子拜访30年未见的老友,赫然发现他家竟有11个孩子。

— 哈哈,你肯定很幸福吧?

— 不可能。这个婆娘成天吼我唠叨我,说实话,我很怕她。

— 那还生这么多?

— 人多好藏身。


雷斯垂德探长拜访福尔摩斯和华生。闲聊中,华生问他:

— 探长,请问你平日最常说的是哪句话?

雷斯垂德回答:

— 查案的时候:“以女王的名义,开门!”

福尔摩斯问:

— 那么你只说过一次,但印象深刻的话呢?

— 曾经有一位可敬的夫人在德文郡海滩解开泳衣纽扣,我不得不要求她:“以女王的名义,关上!”


收音机里说:“伟大的十月革命把人民从资本主义枷锁中永远解放了出来!”

老奶奶告诉孙女:

— 对,是这么回事!我记得,当年水兵来我家,拿走所有东西,还把我的金链子摘了……


瓦西里·伊万诺维奇到机场接别奇卡,见别奇卡两只手提着裤子。

惊讶地问:

— 别奇卡,你怎么啦?

愤愤回答:

— 哼,那个空姐,有毛病吧!一会儿说扣上安全带,一会儿又让解开……


妻子问丈夫:

— 谢尼亚,为什么女邻居每次见我都会微笑?

— 我怎么知道?!

— 谢尼亚,如果让我发现这事儿跟你有关,我就让全楼的男人都对你微笑。


大学生和女伴跳舞,忽然昏厥倒地!

女伴急得直喊:

— 拿水来!拿水来!

众人连忙把水杯送到他嘴边,大学生缓缓睁眼,虚弱地说:

— 还要面包……


女秘书问上司:

— 亲爱的,你老婆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 因为她以前是我秘书!


楚科奇人刚到莫斯科,向一名男子打听哪儿有便宜实惠的女人。

男子说:

— 随便哪个火车站都有,只是别去喀山站,明白吗?

楚科奇人终究去了喀山站,果然找到一个女人。两人在小餐馆吃饱喝足,拉着手回她家。

刚走到床边,门忽然开了。之前那个男的边撸袖子边说:

— 我告诉过你,别去喀山站!

(儿按:不知是嫂夫人,罪过罪过)


社会经济困难时期,某城市新建一座百货大楼。他们不清楚需要雇多少员工,找来日本顾问商量。

日本顾问看完后说,只要两个员工就行:

一个站在入口对顾客说:“啥都没有。”

另一个在出口说:“没骗你吧?”


— 告诉我,拉比诺维奇,您在大庭广众面前讲过话吗?

— 当然,当然讲过。

— 哦,您讲的什么?

— 我说:“公民审判员们,我确实有罪,但应该宽大处理。”


— 父王,火龙饿了!

— 它想吃什么?

— 纯洁处女。

— 唉,倒霉小畜生,跟着我们会饿死的……

(译注:大王之国没有龙想吃的)


妻子问丈夫:

— 你带别佳去喉科了?

— 去了。

— 大夫听过了?

— 听了。

— 怎么说的?

— 大夫说:这副嗓子只能在火车站要饭!


— 谢苗,你这辈子运气真好,我有时挺嫉妒你的。

— 得了吧,亚沙!我上周末就倒了一回霉。坐公交快车去村里玩,结果两小时的路足足开了五个小时!

— 什么?这也叫倒霉?!你只花两小时的钱,却白坐了三小时的车!


新经理嫌自己办公室的长沙发碍事,搬到其他房间。过了一会儿,女秘书惊慌地跑来问他:

— 彼得·伊万诺维奇,我被裁员了吗?

— 咦?何出此言?

— 那你为什么不要沙发了?

(译注:她怕自己“工作岗位”没了)


在警察局进行智力测试。

测试内容:金属板上开有各种形状的孔洞(方形、圆形、三角形等),受试者需要插入对应的金属块。

根据结果,将警员分为两组:

1.头脑愚笨

2.手劲奇大


楚科奇人带儿子去医院:

— 医生,我儿子不吃东西:奶油、白糖、肉、鱼、面包、香肠——统统不吃!

— 为什么呢?

— 家里没有!


— 拉比诺维奇,您在哪儿工作?

— 在铁路上。

— 那边有几个犹太人?

— 俩:我和道口拦路杆。


老师提问:

— 那么,普希金童话《渔夫和金鱼》给我们的启示是什么?

小姑娘举手回答:

— 这个童话告诉我们,现代资本主义世界消费的无节制增长将不可避免地把人类拖入生态和人道主义灾难!


情人就像手榴弹:如果她有指环,一切安全。如果没有,必须及时扔远,否则您甭想活。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