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笑话选辑(10)

女子跑进警局大喊:

— 救命!有个醉汉,他要强奸我!

警察上下打量这女子:

— 嗯,肯定是喝醉了。


瓦西里·伊万诺维奇骑马去找情妇。他对马说:

— 我上楼办点事,你在阳台底下等着。如果我跳下来,你接住我赶紧跑……

马点头表示明白。

于是瓦西里·伊万诺维奇放心进屋“办事”。忽听咚咚咚敲门声,迅速从阳台一跃而下!

情妇走去开门,见一匹马站在门口对她说:

— 请告诉瓦西里·伊万诺维奇一声,外头下雨了,我到走廊等他。


大学生画毕业设计图,庞大而复杂,三天三夜累得他头昏脑胀。忽然“嘭”地出现一位仙女:

— 你做什么呢?

— 画毕业图呢,老子都快晕了。

— 那么……你想搞一搞吗?

— 当然想,太想了!!!

— 哦~~搞一搞,搞一搞!

仙女嘴里说着,拿起墨水瓶泼到图纸上。

(儿按:此“搞一搞”非彼“搞一搞”)


别奇卡去找安卡:

— 安卡,看电影吧?

— 不去,别奇卡。

— 走嘛~

— 不去,今天天气……

— 天气多好啊!

— 真不去,我没衣服穿。

— 怎么会?(顺手拉开衣柜)这儿有红裙子、白裙子、绿裙子……你好瓦西里·伊万诺维奇……蓝裙子,还有条方格裙呢!


拉比诺维奇走进照相馆,对奇佩洛维奇说:

— 给我拍张照片,重点凸显本人英雄气概。

— 没问题。我在这里放一瓶伏特加和一只烤鸡,而您不屑一顾地扭过头去。


某男子遭遇事故,失去部分生殖器官。心情沉重地向外科医生诉苦。

医生安慰他:

— 老兄,这事儿难过也没用啊。其实整体看起来还是不错的,只是原来的刺青光剩了个“攵”?

— 唉,大夫,整句话应该是:“光荣的塞瓦斯托波尔水手向英勇的波罗的海保卫者致敬!”

(儿按:从长度看,损失惨重)


安卡哭着回来抱怨:

— 我在邻村被他们说是荡妇!

瓦西里·伊万诺维奇继续低头看地图,心不在焉回答:

— 别去人家认识你的地方嘛……


大学生参加英语口语考试。老师惊讶地说:

— 同学,你刚才用中国话回答我!

— 坏了,我昨天拿课本的时候没开灯……


宿管员仅仅脱岗一天而已,该市的出生率竟剧增20%。


— 拉比诺维奇,我昨晚看见你岳母被黑色棺材抬出门。可以恭喜你吗?

— 嗨,瞧你说的!楼里三百多户,这几率还不跟中彩票一样……


楚科奇人做客到很晚,忽然下起倾盆暴雨。

主人挽留他:

— 这种天气你别走啦,睡我家吧。

楚科奇人说:

— 谢谢……

迅速冲出门,半夜又出现,浑身湿透:

— 我回家告诉老婆,今晚不在家过夜了!


— 被告,你讲一遍事发过程。

— 我下班回家,老婆和情人躺在一起。我是个冷静的人,走进厨房,拿把刀开始削橘子。然后他慌慌忙忙往外跑,被橘子皮滑倒直接摔在刀上……十五次。


中学应届毕业生报考大学,进行历史测验:

— 十二月党人起义什么时候发生的?

— 1825年12月26日深夜。

— 你怎么确定是深夜?

— 读列宁知道的。

— 哦?!

— 列宁在《纪念赫尔岑》一文写道:“十二月党人的起义唤醒了他”。


夏洛克·福尔摩斯与华生散步观赏伦敦夜景。他们走过一座桥,福尔摩斯说:

— 我的朋友,通过逻辑演绎法,我学会了支配人的行为。

— 真厉害!

— 演示一下吧。你看那边那位绅士,他马上就要跳桥了。

— 不可能!

福尔摩斯拦住那人,问:

— 您是英国人吗?

— 是的。

— 您今天去银行了吗?

— 去啦。

— 您知不知道那家银行一小时前刚被抢了?

— 啊?什么?!天哪——

尖叫着跳进河水。

华生目瞪口呆:

— 这是个巧合。

— 好,再来一次。

又拦住一人:

— 您是法国人吗?

— 是呀。

— 您去找妓女了吗?

— 是呀。

— 全伦敦的人都知道她有梅毒。

— 啊?什么?!天呀——

尖叫着跳进河水。

— 行了,福尔摩斯!我信我信!

— 不,再来一次吧。

又拦住一人:

— 晚上好,先生!

— 嗯。

— 您是俄罗斯人吗?

— 干嘛?

— 既然如此,您知不知道英国已颁布法律禁止跳下这座桥?

这人一边翻栏杆一边说:

— 咱俄罗斯爷们儿不在乎!


赫鲁晓夫在印度出席国宴,身边坐着一位迷人的半裸印度舞娘。

赫鲁晓夫在桌下抚摸她膝盖,舞娘微微侧身耳语道:

— 赫鲁晓夫同志,请抬手,脸上别做表情——国家安全局普罗宁少校报告!


华生和福尔摩斯见面,福尔摩斯问:

— 你好啊华生,是不是和老婆吵架啦?

— 咦,你怎么知道的?

— 很简单,谁看不见你背上插了把刀!


某人逛动物园,看见几只后背带壳的新品种狮子,大为惊奇:

— 这啥玩意儿?

饲养员不好意思地说:

— 唉,有一回没看住,小狮子和小乌龟跑一块儿了……


学校上社会实践课,女老师提问:

— 我们有什么材质的钱?

— 金属的!

— 纸张的!

老师点点头:

— 很好,孩子们。

沃沃奇卡举手抢答:

— 还有木头的!

— 胡说,谁告诉你的?

— 我爸爸,他说我家女邻居两“棒子”换了两件皮大衣……

(译注:палка:木棍、手杖、棒状物,也有男女交合之意。)


俩警察值班闲聊,甲问乙:

— 你猜,抓一只蟑螂需要几个人?

— 不知道。

— 笨货!需要五个人!

— 为什么要五个人?

警察甲循循善诱:

— 你看嘛,一个人把蟑螂赶出柜子底下,其他人打断它的腿。

警察乙想了两分钟,脸上显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 不对,不是五个人,要七个!

— 怎么要七个?!

— 蟑螂有六条腿!


一位黑人来到苏联,接待官员问他:

— 您需要些什么消除旅途疲乏?

黑人说:

— 吃的,喝的,再来个姑娘过夜。

前两件都好办,可没人愿意陪他过夜。于是在床上放个充气娃娃。

第二天再问:

— 睡得好吗?

— 挺好,只是你们的姑娘有点反常。我分开她的腿,她又合上了,我咬她奶子,她就“哧”地一声飞出窗外。


敖德萨港码头附近水面,忽然冒出一条怀抱婴儿的美人鱼。

她对围观群众说:

— 请问潜水员卓拉住在哪?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