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为什么说米哈伊尔·库图佐夫是“独眼老色鬼”?

米哈伊尔·库图佐夫在1812年击败拿破仑的战争中居功至伟,二百多年来俄罗斯人一直奉他为英雄。然而官方史料塑造的“光辉形象”无法抹消其私生活不光彩的一面。

米哈伊尔·库图佐夫年轻时曾向一位小俄罗斯贵族之女求婚,可惜这位小姐因疾病缠身,发愿守贞不嫁。1778年,晋升上校的库图佐夫迎娶24岁美女叶卡捷琳娜·比比科娃(著名将领、政治家亚历山大·比比科夫之女),她后来跻身宫廷女官之列,保罗一世皇帝也敬她三分。虽然这段门当户对的幸福婚姻带给库图佐夫五个女儿、一个夭折的儿子,却没能使他成为忠实的丈夫。

库图佐夫长期在外领兵,很少回家,所以身边总有情妇跟随,包括年幼的。他对此毫不避讳,甚至向其他军官吹嘘炫耀。就连副官亚历山大·米哈伊洛夫斯基-丹尼洛夫斯基亦形容库图佐夫是“多情种子”。正妻叶卡捷琳娜肯定心知肚明,岁数大了也像年轻女人一样穿着打扮,大概是怕在丈夫眼里失去魅力吧。

说起来,18世纪俄罗斯贵族肉欲过度毫不稀奇。民间地主多半有农女“后宫”,军队将领沾染此习岂足为怪。例如叶卡捷琳娜二世年间的名将彼得·鲁缅采夫,据说远征土耳其时随军携带四名情妇。1801年亚历山大一世皇帝登基,米哈伊尔·库图佐夫已经56岁了,但性欲并未随着衰老而减退。兰热龙伯爵(Александр Фёдорович Ланжерон)鄙夷地写道:“像库图佐夫这般又肥又丑的独眼老头,没有三、四个女人就没法儿活……真叫人既厌恶又可怜。”皇帝同样知道老将的嗜好,称他“独眼老色鬼”。

1812年战争艰苦卓绝,米哈伊尔·库图佐夫在这样的环境中仍不改旧习。塔鲁季诺战役沉重打击了法国元帅缪拉的军队,也让库图佐夫和陆军总参谋长列昂季·贝尼格森伯爵的矛盾愈加激化。战役胜利没几天,贝尼格森的报告出现在皇帝案头,控诉库图佐夫“花太多时间与14岁少女共处”,似乎只有这样才能“令老元帅开心”,无节制的欲望使他更加衰朽,丧失了统领军队的能力。结果,举报信被皇帝转给库图佐夫,之后贝尼格森因“身体不适”暂离军队,揣着勋章和十万卢布奖金到卡卢加省休养待命。

据兰热龙伯爵回忆,这位14岁瓦拉几亚少女名唤卢克桑德拉·古里亚宁,应该是库图佐夫一年前从布加勒斯特带回的,当时已经许配给当地某大地主,但显然没妨碍库图佐夫横刀夺爱。值得注意的是,此女母亲赞成她跟库图佐夫的关系,甚至暗授秘术以“唤起将军疲弱的感情”。

为避免造访指挥部的人乱传闲话,库图佐夫让小情妇打扮成哥萨克模样。此事同样被报给亚历山大一世,比如步兵将军费奥多尔·拉斯托普钦就曾写信提到“穿哥萨克衣服的年轻女子”。

无论同僚怎么评论,库图佐夫的军中声望毋庸置疑。俄军士兵对元帅的私密嗜好一无所知,他们只知道库图佐夫是个友善老者,能够“平易近人地”同他们谈话。列夫·托尔斯泰巨著《战争与和平》基本是以这种形象来描写库图佐夫,尽管书中也有“瞎眼的好色老头”字句。


外一篇:苏联高级指挥员的“前线妻子”

斯大林的贴身警卫员阿列克谢·雷宾少校曾开玩笑讲过一则轶事:某人报告斯大林,说康斯坦丁·罗科索夫斯基元帅跟漂亮女演员瓦连京娜·谢罗娃有不正当关系,请示怎样处理这桩丑闻。斯大林吧嗒着烟斗,吐出一个烟圈,说:

—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 羡慕他呗!

这件趣事有多种版本。一些人说斯大林获悉的是,罗科索夫斯基在前线有“战地情妇团”,女卫生兵、通信兵、炊事兵等充斥其间,每晚换人。另一些则说丑闻主角是陆军的伊万·切尔尼亚霍夫斯基将军。

而且“举报者”身份也不同。或称匿名举报,或称红军总政治部长亚历山大·谢尔巴科夫举报,还有说是总参谋长亚历山大·华西列夫斯基举报的切尔尼亚霍夫斯基。

笑归笑,其实“前线妻子”或“战地情妇”在工农红军内部十分常见,尤其伟大卫国战争期间,指挥员往往一整年不回家。这种“临妻”多数是医疗卫生部队、通信部队或后勤部队(炊事员等)女军人。

众所周知,日后投敌的安德烈·弗拉索夫将军就有个战地情妇叫阿格尼萨·波德马琴科。1941年9月她在基辅附近的弗拉索夫37军总部医疗站当高级军医,是突围幸存者之一。后来弗拉索夫指挥20军保卫莫斯科,两人关系逐渐密切,1942年1月阿格尼萨·波德马琴科因怀孕从部队复员,在后方恩格斯市生下一个儿子。

安德烈·弗拉索夫与第一任妻子安娜·沃洛妮娜从未离婚,他在1941年秋冬季的家信里对正妻甜言蜜语,发誓说自己“单身一人”,还经常寄礼物回家。

格奥尔吉·康斯坦丁诺维奇·朱可夫的感情生活一直不顺。早在1929年他就因重婚行为被调查并受党内处分,在开除军籍的威胁下,不得不中止与玛丽亚·沃罗霍娃的关系(育有一子),和亚历山德拉·祖伊科娃共同生活,1953年才正式结婚。

同时,正如朱可夫后来承认的,他跟亚历山德拉的关系从1941年就很冷淡了。战争开始后,1941年10月,一位名叫莉季娅·扎哈罗娃的医疗部队中尉出现在朱可夫身边,专职负责这位前线指挥员的身体健康。他俩的同居关系当时广为人知,一直持续到1948年党内调查为止。这次的调查不同之前,系(当时还不是合法妻子的)亚历山德拉·祖伊科娃直接告到中央。粗犷刚毅的元帅权衡爱情与前途,决定抛弃两次堕胎的莉季娅·扎哈罗娃。

朱可夫强烈抵触外界干涉其私生活。在祖伊科娃向中央告状之后,他在国防部长任上又结识新欢——军医加琳娜·谢苗诺娃,并于1965年同祖伊科娃解除婚姻关系,娶谢苗诺娃为妻。

朱可夫在战争期间的驾驶员亚历山大·布钦回忆,元帅对身边人的作风问题管理很严,禁止跟战友发生风流韵事。现在看来这也是律人不律己。而且有证据表明,他不仅严管司机、副官,甚至自己属下的高级将领也不例外。1945年2月朱可夫致信近卫第1坦克军指挥员米哈伊尔·卡图科夫,命令他立即中止跟“娘们儿”(原话如此)的同居关系,否则就叫锄奸部(СМЕРШ)来把他“除掉”。

所以,假如本文开头的趣闻有几分真实的话,那么显然斯大林对自己部下的“军中风流事”并不介意,抱以宽容态度。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战地恋情”都没好下场。伊万·科涅夫元帅与第一任妻子安娜·沃罗西娜的关系战前就十分紧张,他在前线认识了女卫生员安东尼娅·瓦西里耶芙娜,两人后来正式结婚。卡图科夫战后也跟自己的前线女友——近卫军高级军医叶卡捷琳娜·伊万诺娃成婚。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