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笑话选辑(7)

男人带女人回家,上床大战三百回合。然后男的问:

— 你说咱俩现在算什么关系?丈夫和妻子?还是主任和秘书?

— 我觉得像丈夫和妻子。

男人随即翻身朝外,鼾声大作……


克格勃审人:

— 姓氏?

— 萨哈罗夫。

— 具体些?

— 萨哈洛维奇。

— 再具体些!

— 祖克曼。

— 有无子女?

— 没有。

— 这里明明写着有!

— 那些不是孩子,是杂种。

— 有无海外关系?

— 没有?

— 这里明明写着有!

— 他们在家,我才是在国外。

(译注:“祖克曼”常用作嘲讽语,意近“犹太佬”。所以去了以色列的如同“在家”,在苏联的如同在外受刁难)


许多国家都有严格的保密制度:

法国,一家工厂不知道另一家工厂在干什么。

英国,一间实验室不知道隔壁实验室在干什么。

美国,一个员工不知道对桌同事在干什么。

苏联,一个员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法官询问证人:

— 请问您年龄?

— 需要算一算。结婚的时候我20岁,丈夫40岁,他的年龄是我的两倍。今年他70岁了,所以我35岁。


两位军官相遇,他们曾经是同学。多年不见,交谈起来:

— 过得好吗?

— 怎么说呢……部队就像大森林:指挥员是橡树,政委是树桩,司令部是泥潭,干部们是狼,准尉是豺,士兵是貂,通信女兵是小浆果。

— 那在家呢?

— 家庭?家庭就像童话故事:妻子是女巫,岳母是雅加婆婆,岳父是不死的老头(Кощей Бессмертный),孩子是三只小猪。不过,女邻居是美丽的瓦西里萨,她丈夫是傻蛋伊万(Иван—дурак)。


女人哭哭啼啼跑进警察局:

— 帮我找找丈夫,我不能没有他,可他不见了。

— 什么时候失踪的?

— 一个多星期了。

— 那你怎么才来报案?

— 他今天发工资!


丈夫站在窗边看风景,忽然大喊:

— 索妮娅,拉比诺维奇最喜欢的女人来了!

妻子扔下锅碗冲过来:

— 在哪在哪?

— 那边,拐角,穿蓝衣服的。

— 白痴,明明是他老婆!

— 那我说的是什么?


小青年很喜欢《光头党》这部电影,说服奶奶陪他一起去看。正片之前照例先播新闻片,奶奶渐渐睡着了。回家路上,孙子问:

— 您觉得《光头党》怎么样?

— 什么党?我就看见一个光头坏蛋,藏在玉米地里。

(译注:即赫鲁晓夫,讽刺他强令全国种玉米)


警察局电话铃响:

— 警察局吗?救命!强盗闯进女修道院了,快救人啊!

— 慢点儿说……你是哪位?

— 我是哪位?我是强盗!


某官员闲着没事儿,打电话给情妇:

— 卡佳,准备好,我一小时后到。

停住车,让驾驶员自己去逛,过两小时再回来。

走进门廊,电梯坏了。卡佳住17层。

爱情的力量让他爬上第5层。在第9层擦擦汗,吞下一片“伐力多”……

坐在15层的楼梯自言自语:“上帝啊,她最好别在家!”

(译注:”validol”常用于心绞痛、晕车恶心、焦虑紧张等症。他已经干不动了。)


某男子早晨睡醒,起床,拉开窗帘,

掀起鹦鹉笼的罩布,进厕所,洗脸,剃须,刷牙,

开冰箱拿瓶伏特加,倒一杯,喝光,

伏特加放回冰箱,杯子搁水槽里,回卧室,

关窗帘,蒙上笼子,躺倒睡觉。

只听鹦鹉说:

— 多~~么漫~~长的一天啊!


军队翻译审问战俘:

— 沃特 以兹 窑 奈姆?

— Му nаmе is Jоhn Smith.

“啪”一鞭子抽在头上……

— 沃特 以兹 窑 奈姆?

— (瞪大眼睛)Му nаmе is Jоhn Smith!

又一鞭子抽在头上……

— 沃特 以兹 窑 奈姆!!!

— (吓得快哭了)Му nаmе is Jоhn Smith!!!

再一鞭子抽在头上……

— 你个操蛋东西,老子是问你有多少辆坦克?!


一男一女躺在床上……

他问:

— 可以叫你夏娃吗?

— 为什么?

— 因为你是我的第1个……

— 好吧。那我可以叫你“莫斯科人”吗?

— 可以……但为什么呢?

— 因为你是我的第412个……

(译注:“莫斯科人-412”轿车是销量极高的苏联“国民车”,出口到欧洲和拉美国家)


某人贴出广告:“求购住宅”。几天后他被请到办公室,人家问他:

— 是您贴的购房广告吗?

— 是啊。

— 好,请签字付款。您明天就可以搬家了。

之后此人又想买车,贴出广告。没多久他被请到办公室,人家问:

— 您需要车吗?

— 是啊。

— 好,签字付款吧。给您车钥匙。

这人心想:“不可思议——我大概运气好吧!”

很快他再次被请到办公室:

— 您需要飞机吗?

— 咦?我不知道……

— 别不好意思。您需要哪种型号的?

— 老天爷!你们到底是什么单位?

— 揭露秘密富翁办公室!

(儿按:在苏联,普通人基本不可能自费买房,买车也要凭票排队,除非特别有钱或有关系。)


冬天,熊窝。小熊熊睡不着,央求老熊:

— 爷爷,爷爷,讲故事。

— 快睡,崽崽。

— 爷爷,讲故事……

— 别闹,快睡!

— 那你演个木偶剧吧!

老熊无奈,钻进床底,掏出俩骷髅头,一手捧一个,捏着嗓子说:

— “彼得罗维奇,你以为这地方有熊吗?”


农庄主席下田检查工作,发现拖拉机手醉醺醺的。

— 喝了多少?

— 两杯啤酒。

— 撒谎!

— 不信问狗!

主席果然低头问狗:

— 你主人喝了几杯啤酒?

— 汪!汪!

— 你看吧,你看吧,狗可不会撒谎。

第二天,拖拉机手仍然醉醺醺的。

— 今天喝了多少?

— 两杯啤酒。

— 又撒谎!

— 不信问狗!

— 汪!汪!

— 那他喝了几杯伏特加?

— 呜嗷~呜嗷~呜嗷~呜嗷~呜嗷~呜嗷!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