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笑话选辑(6)

日本客人造访苏联城市,深感惊奇:

— 贵国楼房真有意思,墙上居然有个大圆圈!

苏联人回答:

— 那是因为我们的建筑师把咖啡杯搁图纸上啦。


希特勒总部丢失秘密文件。希特勒致电斯大林:

— 听着,你手下人拿我文件没有?

斯大林说:

— 我问问。

于是致电施季里茨(译注:《春天的十七个瞬间》主角):

— 听着,你拿没拿希特勒的文件?

— 拿了。

— 拍照了?

— 是的。

— 快还回去,人家急着要呢!


科考船在海上漂浮数月,大家开始偷偷喝酒。船长认为此风不可长,召集全员开会宣布:

— 鉴于经常有人喝醉,我现在命令把伏特加全都扔海里去。

舱室内一片死寂,忽然后排有人说:

— 船长同志,确实早就该扔海里去啦!

大家愤怒地回头指责道:

— 你个潜水员闭嘴吧!


核导弹发射基地控制室,士兵趴着打瞌睡,胳膊肘误触按钮。值班军官冲进来,士兵一激灵站起身,大声报告:

— 中尉同志,我未发生任何事故!

— 没事故?再说一遍?!澳大利亚呢?你他妈告诉我澳大利亚在哪?!


亲朋好友埋葬拉比诺维奇。大家在坟墓周围站好,追念死者生平:

— 今天,我们怀着沉痛心情送别著名作家拉比诺维奇……

祖克曼惊讶地问寡妇:

— 奇丽娅,什么作家?我从没见过他写书啊?

— 哎,你知道什么?!他的遗嘱写得可棒了!


大学生参加联共党史考试,一道题都答不上。教授是个善心人,打算给他最后一次机会,就指着卡尔·马克思像问:

— 小伙子,你至少认识这个人吧?

大学生憋得满脸通红:

— 黑桃K?


精神病院医生玩填字游戏:

— 嗯…… 拿破仑出生的岛……

转头对病人说:

— 嘿,白痴,你哪儿出生的?


妻子和情夫躺在床上,忽听见钥匙开锁声。

— 坏了,是我丈夫!

— 别怕,他进不来。

果然,紧接着传来沉闷的撞击声和身体扑地声。

— 我就说吧,他进不来,角撞门框上了!

(译注:“头上长角”犹言“戴绿帽”)


三位女士疗养归来,分享各自经历:

— 我遇见一位党的干部。第一天我们就住一块儿了,别的事情他不让多说。

— 我遇见一位国家安全局干部。他打听了我家每个亲戚,还问有没有海外关系。直到最后一天才决定“那个”。

— 我遇见一位矿工。他刚进屋就拉紧窗帘说:“这才像我们矿井嘛!”最后一天他拉开窗帘,惊讶地喊:“看哪,这儿有大海!”


一名美国间谍花了八年时间准备潜入苏联,培训内容包括语言、习俗、喝伏特加等……

最后在清晨蒙蒙亮时伞降到基辅城外田野。他掩埋了降落伞,换上平民服装,深吸一口乌克兰农村的清凉空气,走进村子,跟老大爷打招呼:

— 您早啊,老人家!

— 你也早啊!没看错的话,你是美国间谍吧?

当场傻眼……八年刻苦训练…… 怎么会这样?哪儿露馅了?不可能啊!

— 瞧您说的,还美国间谍,我不是个帅气的乌克兰小伙子吗?

— 我们乌克兰没有厚嘴唇的黑人!


战斗打响,红军指挥员鼓励战士们进攻:

— 为了祖国,冲啊!

大家蜂拥向前。

德军新兵在战壕里颤抖着说:

— 撤退吧……

德军老兵安慰他:

— 慌什么!

端起机枪瞄准射击,我军纷纷倒地。

五分钟后,指挥员再次高呼:

— 为了斯大林,乌拉——

大家蜂拥向前。

德军新兵抖得更厉害了:

— 撤吧……

— 慌什么!

端起机枪瞄准射击,每个人都被打倒。

五分钟后:

— 为了列宁,进攻!

德军新兵彻底吓破胆。老兵沉着应对,机枪响个不停,我军死伤惨重……

五分钟后,我们的指挥员站起身嚎叫:

— X他妈的!杀了这些婊子养的!跟我冲!!!

德军老兵脸色发白:

— 不好,快跑!


在数学解析进修班上:

— 同学,你完成家庭作业了吗?

— 还没……

— 为什么?

— 没时间……

— 女朋友?

— 不是。

— 同学,你真让我失望。


老师给学生讲解社交礼仪:

— 上楼梯时男士总要走在女士前面,请问谁知道这是为什么?

沃沃奇卡举手回答:

— 因为女士不知道他住几楼!


交通警察在餐厅门外蹲守设伏。

醉醺醺的食客涌出,坐进各自车里。这时交警注意到其中一人并未开车,而是拖着腿慢腾腾挪动。太反常了!迅速撵上去拦住他:

— 吹吹吹吹吹吹!

仪器显示为零。

交警大惑不解:

— 怎么搞得?

— 今天轮到我执行分散注意的任务。


开学第一天,女老师认识新生:

— 孩子,你叫什么?

— 费佳!

— 你爸爸做什么工作?

— 他是肉联厂经理!

— 费佳,你坐第一排。

— 孩子,你叫什么?

— 瓦夏。

— 你爸爸做什么工作?

— 他是酿酒厂经理。

— 你也到第一排,挨着费佳坐下。

— 你呢?你叫什么?

— 万尼亚。

— 你爸爸在哪儿?

— 克格勃。

— 是吗?!好吧…… 你俩去第二排,让瓦尼亚坐第一排。你爸爸在克格勃干什么?

— 不知道,他昨天刚被带走。


男人和姑娘在夜晚“深入了解”对方。早晨醒后,他说:

— 事已至此,作为负责任的人,我必须娶你为妻……

— 哦?发生什么了?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