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笑话选辑(2)

1.恰帕耶夫和别奇卡走在苏黎世街头,迎面过来一位非裔人士。

— 这谁啊?——恰帕耶夫问道。

— 瓦西里·伊万诺维奇,你不知道吗?这是索尔仁尼琴!

— 哎呀,别奇卡,可不能这样黑人家!


2.拉比诺维奇同志,我们不得不解雇您了!

— 可是我有苏联护照!

— 正因如此才解雇您。事实上我们已经辞退十名犹太人了,如果不连您一块儿解雇,人家会说我们反犹主义!


3.神甫登门拜访区委书记申请砖头修教堂。书记说:

— 不给。

— 那我就不准唱诗班参加区党代会!

— 那我就禁止共青团员参加唱诗班。

— 那我……就让修女们洗蒸汽浴!

— 那要这么说的话,老兄,可以给你发党员证了。


4.第比利斯某学校一年级老师询问学生父亲的职业。

— 同学甲:“我爸爸是售货员。”

— 同学乙:“我爸爸是仓库主任。”

— 同学丙:“我爸爸是商店经理。”

— 同学丁:“我爸爸……是工程师……”

全班哄堂大笑。

— 老师严肃地说:“孩子们,不准嘲笑别人的不幸!”


5.沃沃奇卡被女老师撵出教室。校长见了问他:

— 沃沃奇卡,怎么不上课?

— 老师让我去叫我爸爸来。

— 你爸爸在哪儿上班?

— 在中央……

— 沃沃奇卡!你不用去叫爸爸了。先回屋上课,我跟你们老师说两句。

沃沃奇卡回到家:

— 爸爸,你的中央锅炉房今天又救我一命。


6.老师上课提问:

— 哪个女性人名带三个字母“W”?

沃沃奇卡举手抢答:

— 大屁股!

— 你跟谁学的?!这里明明一个“W”都没有!

— 我爸昨天带我逛街,遇见一位胖阿姨。爸爸一边瞅她一边说:”Woh~Woh~Woh!Woh~Woh~Woh!”


7.女人抱着孩子到乡村户籍登记处上户口。登记员问她:

— 父亲是谁?

— 是切尔诺夫卡的瓦希卡。

— 真有意思!索斯诺夫卡的津卡、沃罗布耶夫卡的曼卡、米加耶沃的瓦列卡、中央农场的叶卡捷琳娜·马特维耶夫娜本周都来登记,今天又是谢苗诺夫卡的您…… 而且孩子父亲都是切尔诺夫卡的瓦希卡!他怎么做到的?

— 这我知道!他有辆自行车!


8.苏丹的后宫距离寝殿五公里。

苏丹每天傍晚派他的男仆去后宫找妃子。

苏丹享年一百岁,男仆活到三十岁。

教训是:女人不会累死男人,但奔走会。


9.— 拉比诺维奇,你为什么想去以色列?

— 我受够了节日!

— 什么节日?

— 香肠——过节买,厕纸——过节买……


10.两人相遇:

— 听说没?彼得罗维奇死了!

— 没听说,什么情况?

— 他在家喝多了。

— 醉死的?

— 不是,他喝多了抽烟,把房子点了。

— 烧死的?

— 不是,他打电话叫消防员,然后跳出窗外。

— 摔死的?

— 不是,消防员来的快,扯着篷布接他,又被弹回去了。

— 所以还是烧死的?

— 没,他错过了窗户,撞在窗台上……

— 那么还是摔死的?

— 没,窗台把他撞向马路,正好一辆“卡玛斯”拉着蹦床驶过,又把他弹回窗户。

— 终究烧死了?

— 没,被开枪打死了。

— 啊?啊?!

— 人家烦他飞来飞去的。


11.精神病院患者集体收看电视新闻。

其中一人每看完一段新闻都拍着大腿高声欢呼:

— 好啊,我在这里很幸福!

医生对同事说:写出院证明吧,这人显然康复了。


12.“阿波罗号”飞船和“联盟号”对接成功。他们飞越苏联,看见地面数以百万计的望远镜对准天空。

美国宇航员佩服地说:“贵国人民多么向往科学啊!”

苏联宇航员回答:“不是的,他们举着瓶子喝酒呢!”


13.太平间电话铃响。

— 我爷爷外出三天未归,能否帮忙查查在不在你那儿?

— 描述一下具体特征。

— 他说话大舌头。


14.塔斯社消息:

“……昨天17:31,四个师的敌军在飞机坦克支援下悍然越过边界线,攻击我国正在犁田的‘白俄罗斯’型拖拉机。拖拉机向来犯之敌猛烈开火将其打退,击毁飞机5架、坦克10辆,毙伤敌兵1000人。战斗结束后拖拉机卸下底盘上升至平流层。”

正如我国政府不久前声明的,如果将来再发生此类挑衅行动,我国将被迫在田野间投放联合收割机和新型现代化播种机。集体农庄主席伊万诺夫少将强调,任何企图侵犯我们和平工作的人都将遭遇同样下场。


15.刑侦记录:

11:34 抵达案发现场。

11:34 询问目击者。

11:34 做笔录。

11:34 发现手表坏了。


16.别奇卡请教瓦西里·伊万内奇:

— 瓦西里·伊万内奇,怎样做能让女人幸福?

— 嗨,别奇卡,很简单!主要就是把她弄上床。你个年轻壮小伙儿,这方面肯定没问题。重点在于她们喜欢上床,不需要别的东西。

第二天别奇卡在院子遇见安卡,想了一会儿,抱起她拖进小木屋。安卡厉声尖叫,玩儿命挣脱,狠狠甩了别奇卡一耳光。别奇卡愣在原地,揉着脸说:

— 安卡,唉,你个蠢娘们儿!你本来可以幸福的。


17.列宁证明,国家可以由全体人民治理。

斯大林证明,国家可以由一个人治理。

赫鲁晓夫证明,国家随便什么人都能治理。

勃列日涅夫证明,国家根本无法治理。


18.打击盗窃社会主义财产局找拉比诺维奇问话:

— 你有一间别墅!

— 这不好吗?

— 你有一辆车!

— 这不好吗?

— 你老婆有貂皮大衣!

— 这不好吗?

— 然而你的工资总共一百五十卢布!

— 这么好的吗?!


编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