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大林喝醉之后

斯大林贴身警卫尼古拉·弗拉希克、阿列克谢·雷宾回忆,“人民慈父”很少饮酒,即便喝也大多选择葡萄酒而非烈酒。但斯大林的近侍确实曾目睹他大醉酩酊,一次是在谢尔盖·什捷缅科将军生日宴上,另一次是在苏共中央书记安德烈·日丹诺夫的追思宴上。

某些历史学家认为斯大林是个遗传的酒鬼。据说他爸爸——鞋匠维萨里奥·朱加什维利——嗜酒如命,喝醉后常常家暴。熟悉他家情况的格鲁吉亚医生尼古拉·基普希泽曾说,有一次维萨里奥把儿子狠狠摔在地上,导致小约瑟夫尿血好几天。斯大林母亲的朋友哈娜·莫希阿什维利因此坚信约瑟夫将来必是“悍勇、粗鲁、坚强之人”。另外,斯大林本人也说过他爸从他婴儿时期就培养他喝酒,用手指蘸着酒让儿子吸吮。

所以,即使斯大林真从父亲身上继承了嗜酒恶习也不足为奇。事实上他年轻时一度豪饮,甚至被列宁叫到身边劝诫:“我听说你酗酒,自己喝大了还硬灌别人。这不可以!” 很显然斯大林后来变得老成稳重,认为酒精是一种“吐真剂”,能令下属畅所欲言,从而了解他们的真实想法。

那么,为了听别人酒后吐真言,斯大林本人必须保持清醒。正如前警卫员阿列克谢·雷宾在《斯大林身边》一书中所言,1930~1953年警卫人员仅见过斯大林喝醉两次:谢尔盖·什捷缅科寿宴和安德烈·日丹诺夫追思宴。

日丹诺夫1948年突然离世,斯大林深受刺激,在孔策沃別墅举行的葬礼后追思宴上哭个不停,反复念叨:“我又老又病,还活着,他却死了。就该我死他活着!”莫洛托夫看他情绪失控,嘱咐斯塔罗斯京别放斯大林出门,毕竟老汉岁数大了,当晚还下着雨。结果斯大林发现房门落锁,大怒,喊叫着开除斯塔罗斯京的职务。别墅主任奥尔洛夫和其他人想方设法安抚斯大林回屋睡觉。第二天斯大林酒醒,恳请斯塔罗斯京忘记昨天发生的一切。

暂时不清楚斯大林在日丹诺夫追思宴上喝的什么酒,只听说他喜欢白兰地和干白酒,逝世前几年一直掺水兑着喝。陆军大将、总参谋部作战总局局长谢尔盖·什捷缅科肯定知道领袖的这种习惯,他在自己生日宴上悄悄尝了尝斯大林往酒杯里搀兑的液体,发现是白水。斯大林回到桌前,微笑说:“这水够劲儿吧?”

尽管如此,据警卫员回忆斯大林在什捷缅科生日当天仍然喝多了,不过迄今无人透露他的行为表现。其他资料称斯大林还喝醉过几次,比如《斯大林家庭悲剧》一书作者阿列克谢·皮马诺夫写道:娜杰日达·阿利卢耶娃开枪自杀那晚斯大林居然毫无察觉,因为正处于烂醉状态。《俄罗斯伏特加之谜:斯大林时代》的作者亚历山大·尼基申则认为斯大林爱酒,桌上永远放着酒瓶子,好在自己有节制。

翻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已关闭。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博主赞过: